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就犯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一刀劈开生死路

开局就犯禁 青铜战五渣 2116 2020.06.12 14:10

  第3章一刀劈开生死路

  刚解决了一件事。

  或许老廖这个事情对于前杨侍郎家来说都不叫做事。

  反正还是觉得又丢了一个事情,杨秩便想到这平乐坊来放松一下。

  带了一个府上的家丁,杨秩便进了平乐坊。

  家丁武功还算不错,至少在这青阳县也算是数得上号的。

  不过带着也算是充数,毕竟在这青阳县敢动他的人除了老廖那种铁憨憨还真的找不到第二个。

  偏偏像老廖那样的人,有一个毛病。

  他们更愿意相信大理寺,而不是对杨秩的性命直接造成什么威胁。

  杨秩和家丁都带剑。

  不过杨秩却不懂武功。

  因为杨秩相信,很多时候脑子比刀子更有用。

  带着的这把剑也仅仅是因为好看而已。

  毕竟大楚王朝尚武。

  诗书礼乐射春秋里边的射也有武功剑法在里边。

  大楚王朝虽然升平已久,不过士族大多仍然习惯佩剑,而不是摇扇子。

  这年头,手里边没拿着一把剑,出门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

  这个世界的酒度数极低,三杯两盏下肚之后,杨秩就想去上厕所。

  杨秩的手刚搭在剑上面,旁边的姑娘笑了起来。

  “爷,你还真当自己是一个剑客啊?”

  “什么真当?我本来就是一个剑客,剑不离身!”

  姑娘看着镶金的剑鞘,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哪里是剑,分明是银子。

  这杨秩是怕如厕回来发现这刀鞘不小心被磕着碰着了。

  “少爷,我陪着你一起去吧?”

  家丁说道。

  “不用,这整个青阳县谁敢动我?”

  杨秩摆了摆手,便晃晃悠悠的走出了房间,朝着拐角的厕所走了过去。

  一拐角,就发现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娘子真呆呆的看着自己。

  酒是色媒人。

  有道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对于杨秩来说,过程往往比结果还要重要。

  征服的过程往往比得到的结果来的更重要。

  房间里边的几个小娘在过去已经被他征伐鞭挞过无数遍了。

  都腻歪了。

  现在突然有这么一个“貌美如花,花容月貌”的姑娘呆呆的看着自己。

  杨秩突然就笑了起来。

  这家伙也是一个浑人。

  本来是打算去厕所的,这个时候看到别人小娘看向了自己,厕所也不去了。

  扒拉扒拉两下,就把自己的裤带解开了。

  底裤一扯,就开始对着自己前面嘘了起来。

  一遍还洋洋自得的看向了江平。

  ......

  江平一脸日了狗的表情看向了杨秩。

  这家伙没毛病吧?

  杨秩抬头挺胸。

  “小娘子,大否?壮否?”

  江平不敢说话,怕一说话就露陷了。

  竖起大拇指,示意杨纨绔又大又壮。

  杨纨绔更加得意了起来。

  江平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丝浅笑。

  杨纨绔更加得意了起来,摇了摇腰。

  “来,小娘子,清平乐会不会?来给爷吹一首。”

  江平继续微笑着走了过去,来到杨纨绔的身前,蹲了下去,就好像真的是要来一手清平乐一样。

  紧接着,江平抬头,脸色大变,看向了杨秩的身后。

  怎么啦?

  这是相当简单的小伎俩,不过在这个时候,杨秩自然不相信江平有什么鬼。

  怪就怪十六岁的江平女装之后实在是太像女人了。

  杨秩转身看向了自己的身后,没想到的是,原本在他身后的江平却是缓缓的占了起来。

  手里边则是拿着刚才被杨秩自己解下来的裤腰带。

  “什么都没有,小娘子,你好调皮哦!”

  杨秩还没来得及回头,就发现一条绳索缠着了自己的脖子上面。

  然后,杨秩被人背了起来。

  一步两步三步。

  那人走的很慢,杨秩却觉得更慢。

  快透不过气来了。

  杨秩想要拔剑。

  可是却发现自己身上的力气在一点一点的远离自己。

  啪!

  一声轻响,长剑落在了落叶上。

  杨秩拼命的想要抓住自己的脖子上面的绳索,双脚在一个劲的乱蹬。

  可是,这都没有用。

  四步五步六步

  江平没有迟疑,继续将杨秩朝着厕所的方向拖了过去。

  终于,杨秩双脚不再乱动了。

  整个世界清静了。

  江平将杨秩摆在了厕所里边之后,这才开始踹着粗气。

  我杀人了。

  【系统新手任务完成,宿主获得了1000点熟练度。】

  江平来不及理会这个声音,杨秩的长剑还在外面。

  一旦被人发现,自己恐怕就难走了。

  掩上厕所门,刚出去拿到了长剑,准备放回厕所里边,然后制造杨秩在茅坑里边溺毙而亡的假象。

  江平一抬头,发现拐角处出现了另外一个人。

  “你怎么在这里?手里边怎么拿着少爷的长剑?”

  这是和杨秩一起过来保护他安全的那个家丁。

  心中隐隐意识到了有些不对,那家丁的手已经按在了剑柄上面。

  和杨秩不同,家丁杀过人。

  也知道如果杨秩在这里出事了,对自己意味着什么。

  大声喊人?

  一旦惊扰他人,整个平乐坊开始混乱了起来,这些贼人更容易逃出去。

  眼前这小娘才大多,家丁不认为凭自己抓不到她。

  家丁眼睛眯了起来,开始慢慢朝着江平走了过去。

  江平也拿着剑站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这家丁为什么不喊人,不过这个时候江平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手也按在了剑柄上面。

  “你不是我的对手,你一个小娘,是绑不了我们家少爷的,老实交代你同伙他们在哪里还有一条活路。”

  家丁慢慢的走,故作轻松的说,眼睛却在朝着旁边的草丛里边在瞥。

  很显然,这家伙是认为自己有同伙。

  江平也不纠正,只是淡淡的看着朝自己缓缓走来的家丁。

  没有办法了。

  如果有时间的话,江平还想试试什么是熟练度。

  可是在这里一旦被抓住的话,可能自己就真的会被杨家给玩死的了。

  毫无迟疑之下,江平将刚刚任务获得的熟练度全部加到了基础刀法(斩)上面。

  系统,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

  虽然你起名字一点水平都没有,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这个基础刀法真的一点都不基础。

  近了,更近了。

  终于来到了五步内。

  五步内已经可以出剑了。

  家丁停住了。

  把剑出鞘。

  同一时间,江平手中的剑也动了。

  剑作刀用。

  一刀劈开生死路

  两脚踹开是非门。

  长剑荡起一轮新月,朝着前方就劈砍而去。

  江平只有一次出剑的机会。

  因为他只会这么一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