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就犯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狗还有得治么?!

开局就犯禁 青铜战五渣 2273 2020.06.20 01:09

  第15章狗还有得治么?!

  王远忠静静的坐在灵堂,旁边的王安瑟瑟发抖。

  江平已经带着狗和圆空走了。

  在走的时候,王安注意到了。

  那念经的和尚看向江平的时候,眼神中带着一丝的善意。

  老爷很平静,这才是老爷最可怕的时候。

  良久之后,王远忠叹了一口气。

  “把念慈叫回来吧。”

  王安也叹了一口气。

  “老爷,事态不一定会发展到那个地步,毕竟他收了四百两银子不是?”

  王远忠笑了起来。

  “他要我们的狗了。”

  “他进门的时候还把狗给踢开了不是么?”

  王远忠闭上眼睛。

  “王安,你知道我最欣赏什么人么?”

  “老爷你说。”

  “像江平小哥这样的妙人。王安啊,我们很久没有听过别人跟我们谈九律了吧?”

  “是啊!很多年了,上次那个也是一个很正直优秀的年轻人,老爷也是心善,至今还每年去他坟头看一看。”

  “是啊,江平小哥今天既然一时看不惯能要我们一条狗,明天就能要了我们王氏牙行所有的狗。我们不就是靠这些狗为生的么?”

  “这狗能治么?”

  驴车上,江平看向了旁边的“狗”。

  “施主,这是一个人。”

  赶着车的圆空没有回头。

  狗在瑟瑟发抖。

  恐惧的看着江平。

  片刻之后,却是伸出舌头舔了舔江平脚上的灰尘。

  江平一脚踢在了这“狗”的肚子上面,狗被踹到了驴车的栏杆上,有掉落了下来。

  接连被江平两脚踢中了肚子,“狗”的胃部好像很不好受。

  开始干呕了起来。

  片刻之后,一个手指一样的东西被呕吐了出来。

  “肉肉!”

  狗唤了一声,然后却是将这吐出来的“肉肉”给吃了回去。

  江平抬脚,想再踹一脚。

  良久,叹了一口气之后,却是没有踢出去。

  前面的圆空宣了一声佛号。

  “有些卖不出去的,残疾、得病的孩童或者女人,他们就会这般处置。”

  “吃掉么?”

  圆空又宣了一声佛号,然后便念起了金刚经和往生咒。

  “这狗还能治么?”

  这是江平第二次问这句话,不过圆空知道他问的是什么。

  本来念着经的圆空苦笑了一下,反问道。

  “就算这狗能治,小哥又能救几条呢?”

  这话题就沉重了。

  “走了!你把这条狗带回县衙。”

  江平跳下了驴车,朝着县衙旁边的平乐坊方向走了过去。

  平乐坊门口的沈威看了驴车一眼,脸色有些难看。

  “你刚捡了一个人回来也就算了,狗你也捡?”

  “反正县衙里边也不多这一条狗。”

  江平一脸的无所谓。

  “江小哥是个善人。”

  园空例行阿弥陀佛之后,道了一句便拉着驴车走了。

  沈威叹了口气。

  “反正洪头和曹县都不会要这条狗,只能你自己养着。”

  说完之后,沈威担心的拍了拍江平的肩膀。

  “你的路还长,为什么走最难的那条呢?”

  江平大笑了起来。

  “可能这条路比其他路都有趣的多。”

  沈威笑,对搂着的那个姑娘说道。

  “快看,这里有一个傻子。”

  姑娘掩嘴笑了起来。

  “对了,你身上怎么这么鼓?王远忠那老儿的酒席做的有那么香么?”

  “哦,你说这啊?!”

  四百两纹银怀里边已经揣不下了,被江平打包背在了背上。

  “吃不了,我打包回来的,吃点不?”

  露出了纹银的一角,姑娘瞬间眼中冒光。

  然后看向了沈威。

  沈威摇头,笑了起来。

  “这银子我也吃不下,你进去问问三班衙役。”

  平乐坊当中,三班衙役正在喝着酒。

  眼看着江平进来,洪秋荣赶紧招呼。

  “哦,江老弟,过来坐,那边的让让,让江老弟坐你旁边。”

  那是末座。

  这里边快手坐一屋,捕快坐一屋。

  既然江平回来了,那就算正式入职捕快了。

  末座也是座嘛。

  江平坐下,然后将取下来的银子连包袱一起丢在了中间。

  “那王远忠非要回个礼,这回礼感觉有些大,想来应该是给衙门的。”

  解乙笑了起来。

  “不是!是给你老弟的!诺,收好,这是你的卖命钱,跟我们可没有关系。”

  江平笑,旁边的洪秋荣却是笑了起来。

  “既然大家都不要,那就让小婉过来吧。”

  平乐坊为首的那个姐儿满脸的胭脂,脸上图了两朵圆形的腮红,一听这话,顿时笑了起来。

  “行,那就听爷的。”

  说罢!

  小步走了过来,捡起了江平丢在中间的一个包袱,朝着里边走了进去。

  两百两的出场费。

  这出场费略微有些高哦。

  片刻之后,一个小娘却是抱着琵琶跟随着那姐儿走了出来。

  江平一愣。

  这小婉不就是那天的那个看到自己杀人的姑娘么?

  小婉也是一愣。

  片刻之后捂住了嘴。

  眼前的这个小哥虽然没穿女装,不过可不就是之前那个杀人的貌美“女子”么?

  本来之前的时候,站的远,并没有看到被杀的是谁。

  而且江平当时穿着的是娼的衣服。

  在这平乐坊当中的都是一些苦命人。

  娼更是如此。

  一念仁慈之下,小婉也就没有提供那天杨秩被杀的线索。

  没想到却和凶手在这种情况下相遇了。

  杨秩现在那事已经闹的可以说是沸沸扬扬。

  这小婉也自然知道那天被杀的杨老侍郎家的公子。

  “怎么了?”

  旁边的姐儿看向了小婉。

  “没事。”

  小婉说完之后,却是抱着琵琶坐了下来。

  “我给诸位爷唱一首清平乐吧?”

  清平乐?!

  江平的脸色古怪了起来。

  奇怪的地方。

  奇怪的人。

  让江平想起了昨天在这里那杨秩摇腰的傻样。

  “换一首吧!”

  小婉笑了起来,看向了江平的方向。

  “县衙中的诸位爷之前奴家都见过,只有这位爷略微有些面生,想来应该是昨天在县衙门口大杀四方的江小爷吧?”

  “是啊!这样的英雄,姑娘爱不爱?”

  沈威谈笑了起来。

  小婉笑。

  “手拿日月摘星辰,世间再无这般人,江小爷吟的一首好诗,不如江小哥来一首,奴家唱出来可好?”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现在做不出来,做不出来的。”

  江平摇头。

  自己走的是武侠风,又不是纨绔风。

  吟什么诗?!

  哦!

  对!我也吟的一首好湿。

  可惜不是那个诗啊。

  洪秋荣不乐意了。

  “男人不能说不行,女人不能说随便,来,来一首。”

  “来一首!”

  江平还想摆手,系统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

  【系统任务发布,吟一首好诗。】

  【侠以武犯禁,文以笔乱世,作为一个穿越者,你不吟的一首好湿,怎么对得起穿越者这个身份?!来一首有风骨的诗。】

  【任务奖励熟练度1000点。】

  得,看来这系统随意性很大,随随便便吟一首诗比在外面打生打死的强多了。

  江平心中一默。

  有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