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就犯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那一刀的风情

开局就犯禁 青铜战五渣 2096 2020.06.12 20:30

  第4章那一刀的风情

  【宿主:江平】

  【坐标:大楚青阳县平乐坊】

  【身份:快手】

  【武功:基础刀法(斩),熟练度1000,一刀劈开生死路,两脚踹开是非门。没有什么是一刀不可以解决的,如果有,请劈第二刀。】

  【心法:无】

  劈出一刀之后,如果解决不了问题,江平也不准备劈第二刀了。

  随着这一刀斩出去,江平觉得自己的精气神就好像瀑布一般。

  哗啦啦的就随着这一刀一泄千里了。

  自己太弱了,根本没有斩第二刀的机会。

  这一刀已经灌注了自己所有的精气神。

  如果这一刀解决不了问题的话,江平会在第一时间转身逃跑,能跑多远是多远。

  拔刀,出刀,直接砍下。

  平平无奇,根本没有任何的特别。

  就好像是屠夫杀猪,厨子做菜,樵夫砍柴一般。

  可是,在家丁眼中,这一刀却不一样。

  确实是平平无奇,可是这一刀给自己的感觉却很不一般。

  就好像屠夫杀猪,厨子做菜,樵夫砍柴一般。

  自然

  是的!

  自然,顺畅,就好像劈砍出这一刀的人已经挥刀无数次,这一个动作已经成了习惯一般。

  黄沙百战穿金甲。

  这是只有百战之士才可以劈砍出来的一刀。

  家丁猛然之间冒出了这样的一个念头。

  很多年之前,他也看过别人劈砍出过这样的一刀。

  那是一个从边塞当了十年的老兵身上。

  这一刀已经入了流品。

  比自己强的太多太多。

  好刀!

  家丁想喊一声出来,却发现自己的整个世界变了。

  他看到了自己。

  看到了两个自己,一个少了左边,一个少了右边。

  好快的刀!

  鲜血猛然之间迸发了出来,江平赶紧退后两步。

  家丁始终没有呼喊出声。

  江平用剑拄着刀,整个人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杀人了!

  我又杀人了!

  算了,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了。

  来不及拾掇尸体了,江平看了一眼现场之后,赶紧将长剑丢进了茅坑里边,然后就准备翻墙回到了下坊。

  就在这个时候,江平回过头看了一眼。

  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正在前方不远处的阁楼当中打开了窗户看着自己,整个人目瞪口呆。

  也不知道她刚才看了多久。

  果然还是被发现了啊。

  江平眉头皱了起来,轻轻地将手指放在了嘴巴上面。

  示意姑娘别出声。

  姑娘愣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喊出来。

  辛好!

  辛好自己足够谨慎,换了一身女装才出来。

  不然凭着自己的县衙快手制服,这姑娘直接就将自己认出来了。

  不过要不要杀人灭口呢?!

  江平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放弃,飞奔回自己的房间以后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换下来。

  然后抱着那小娘睡了过去。

  “杀人了!”

  上坊当中响起了女人们的惊叫声,各种呼喝声。

  片刻之后,一群捕快闯进了平乐坊当中。

  在捕快进入平乐坊之后,整个平乐坊的坊门缓缓的就关上了。

  “头,还有必要关闭坊门么?那凶手怎么可能还待在这里等着我们过来?”

  跟在县尉洪秋容身后的捕快解乙说道。

  “有句话叫做灯下黑,那凶手就是吃准了你这样的想法,说不定就会躲在里边,还有,哪怕抓不到凶手,关上坊间门,至少显得我们重视一些。一会儿县令和杨大人来了的话,别胡乱说话。”

  洪秋容不咸不淡的说道。

  那杨侍郎门生故吏众多,自家独子在平乐坊这大庭广众之下被刺杀,恐怕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必须要尽快找到凶手!

  可是,凶手去哪里找呢?!

  但凡行凶,莫过于仇杀、情杀或者是金钱杀。

  总的来说,要有一个动机。

  尸体被发现之后,附近巡逻的捕快第一时间勘查了现场。

  杨秩随身带的宝剑虽然不见了,不过身上的钱财并没有短缺。

  杀人越货的可能性不大。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城里边的帮派,谁不知道杨秩是杨侍郎家的公子。

  谁敢做这样的事情?!

  情杀?!

  不大可能。

  杨秩手段毒辣,色心却不算太大。

  前十多年,杨秩还做的出***女那样的事情,自从杨老侍郎致仕之后,便低调了很多。

  因为杨秩始终是要出仕的,要开始爱惜羽毛了。

  那么就只有仇杀了?

  洪秋容突然之间想起了一个人。

  老廖。

  “沈威和江平在哪里?”

  “他们今早去了后山之后,听说之后就来平乐坊了。”

  解乙说道。

  他们就在这平乐坊当中?!

  洪秋容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让他们滚过来见我。”

  说完之后,洪秋容就朝着现场走了过去。

  平乐坊是教坊,里边的人也是见过世面的。

  致仕的杨侍郎家的公子在平乐坊这边出事了。

  杨老侍郎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平乐坊为了少受一些牵连。

  自然要极力的配合官府的调查。

  一排歌女整整齐齐的跪在房间里边,都在颤抖着。

  有些已经忍不住失禁了。

  洪秋容看了一眼房间里边之后,转身就过了拐角,先勘查现场。

  “头,在发现现场之后发生了骚动,现场略有破坏。”

  现场可以用惨不容睹来形容。

  杨秩的尸体就这么依在厕所旁边,在他前面的是那名倒霉的家丁。

  他们中间,脚印并不是太多。

  除了江平和杨秩的脚印之外,就只有几行脚印是从拐角到茅房的。

  很显然,这是探查的那几个人的脚印。

  目光落在了杨秩小解的地方,洪秋容的眼睛迷了起来。

  杨秩的脚印从这里消失了。

  再然后,另一行脚印却是变深了起来。

  “头,是硬手!”

  解乙抓紧了一切可以表现的机会,已经开始分析起了案情起来。

  “那凶手好像是杨秩认识之人,在杨秩背对自己之后,居然将他抗了起来,背对着将他勒死,然后弃尸茅房。”

  解乙还想再说,没想到洪秋容已经越过了解乙,径直到了那名家丁的身前。

  然后,伸手摸了摸家丁已经变成两半的伤口。

  “这一刀劈的好!”

  “我们遇上硬茬子了。”

  解乙点了点头。

  “是啊!这伤口如此平整,这是一个狠角。杨秩哪里得罪了这么厉害的人物?”

  洪秋容也点了点头,又扫了一眼现场。

  “小乙啊,你不觉得这个现场很诡异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