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就犯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 药?!

开局就犯禁 青铜战五渣 2243 2020.06.26 15:23

  第29章药?!

  既然打开了话匣子,韩峰便开始说了起来。

  “吾出身草芥,也曾为织履贩席之辈,二十三岁,吾励志向学,拜大儒诸葛昂为师,诸葛昂不纳,于是吾便进入诸葛府甘为一小厮,但有闲暇,便去先生席前听讲。如此三年,先生见我心诚,便收我为弟子,再过旬月,某被举为青阳县主薄,任县丞一职。”

  “哦,先生还是我前辈啊!那先生为何犯了死罪,罪在不赦,情实斩决呢?!”

  “吾犯了忌讳!”

  “什么忌讳?!”

  “你敢听么?!”

  韩峰笑着看向了江平。

  江平笑。

  “有何不敢?!”

  韩峰点了点头,便径直说道。

  “吾到任青阳县县丞一职后,管户籍等一县收支之事,旬余,吾发现,每月在县衙账上有大笔资金流入了张氏钱庄,再通过张氏钱庄,汇兑到了京城辅国大将军府上。”

  “辅国大将军?!”

  “辅国大将军董常林,你该不会没听过吧?!”

  韩峰看向了江平,略微有些诧异。

  “没听过!他很出名?!”

  韩峰笑了起来。

  “你可以没听过大楚皇帝,可是你居然没听过当朝第一人董常林?!”

  见江平好像真没有听过之后,韩峰这才继续解释了起来。

  “董常林是宦官,先帝在的时候,有从龙之功,便被封为了辅国大将军。之后先帝驾崩,更是成为了顾命大臣,把持朝政。”

  “那这就不是很正常了么?!”

  江平诧异了看向了韩峰。

  “既然人家是实际上的皇帝,县衙进贡一点也不算什么啊!”

  韩峰叹了一口气。

  “倘若是一点,在县衙的承受范围内也就罢了,可是,那里边不是一点,而是包括了人牙子、排运、凶肆等诸多不法收入,长期以往,国将不国。”

  “所以你发现之后就首告了?!”

  江平继续喝酒。

  一般打小报告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韩峰点了点头。

  “没错,后来我就首告,再后来我就被判斩立决了。”

  “莫须有之罪?!”

  莫须有?!

  就是可能有的意思。

  韩峰是读书人,自然听懂了江平的意思。

  虽然很新奇这个词语,不过来的倒是也贴切。

  “你说的这个莫须有倒也贴切。”

  两人这边在喝着断头酒,门口却是有衙役喊了起来。

  “韩峰,你老娘来看你了。”

  “见笑了!”

  韩峰揉了揉眼睛,擦干了眼泪。

  江平退到了一旁。

  韩峰的老娘是一个六旬的夫人,端着一个食盒就走了进来。

  “儿啊!你怎么这么糊涂啊?!”

  韩峰的老娘先是将韩峰一阵的编排,然后却是哭着拿出了食盒里边的吃食。

  江平等在了一旁。

  韩峰的老娘和自家儿子碎碎念了半天之后,却是来到了江平的身边。

  “这位小哥,明天是你行刑?!”

  江平点头。

  想来是门口的守卫跟韩峰的老娘说的。

  “我儿命苦,今罪在不赦,明天便要上刑场,身为她娘,也没有什么为他做的,我这里有五两银子,但求明天小哥的刀快一些,莫要让他太过痛苦。”

  江平沉默,看了韩峰一眼。

  韩峰点头。

  接过这五两银子,江平点头。

  “阿婆放心,明日我的刀必然磨的厉一些。”

  “那就麻烦小哥了。”

  江平叹了一口气。

  这朝代快要完了。

  礼崩乐坏不说,整个天下被当做了人的私产。

  当做人的私产也就算了。

  毕竟封建制本来国家就是人的私产。

  问题是这家主人并不爱惜自己家的物件。

  鼓弄都舍不得鼓弄,只知道向这个家庭索取,而不知道付出。

  还讳疾忌医。

  有人一旦说不治将恐深,还会被砍头。

  因言获罪啊!

  自己杀了那么多人都没事,这韩峰说几句实话就要被砍头了。

  这世道哦!

  江平感慨了两声,便走出了地牢。

  第二天一早,江平便去刘老六那里领了行刑的刀具。

  行刑的刀具不再是横刀,而是鬼头大刀。

  刀身比横刀要宽的多,重量也要厚实的多。

  一刀下去,对准了位置,就是一刀两段的下场。

  但是,如果磨磨唧唧,砍在颈骨上面,那犯人想死却死不了。

  只会疼的死去活来。

  所以,那韩峰的老娘昨天才会给自己五两银子,想要自己的刀利索一些。

  扛着鬼头大刀,江平来到了刑场。

  刚站定,便有老妇人串了过来。

  “你是行刑的小哥?!”

  “嗯?!何事?!”

  江平看向了那老妇人。

  “我儿天生哮喘,这几天咳的厉害,想来抓一副药。”

  “抓药你去药店啊!跟我说做什么?!”

  江平诧异了起来。

  旁边的衙役一个劲的扯着江平的衣裳,对着韩峰努嘴示意。

  “你说的是那个?!”

  血馒头的故事江平还是听说过。

  可是这听说归听说。

  真的要做,总还是觉得心里边有些慎得慌。

  眼见江平开始沉默了起来,那老妇人赶紧的塞给了江平一袋馒头。

  还有五两银子。

  “麻烦小哥了。”

  唉

  这刀还没有砍下去,自己已经有十两银子入账了。

  难怪连沈威都说这侩子手是一个肥差。

  江平沉默片刻之后,来到了行刑台。

  今天天气炎热,还没有到午时,行刑台上的人都是一身汗了。

  韩峰尤其如此。

  今天的韩峰,一身已经全背汗淋湿了。

  临近时辰,台上的监斩官已经开始念了起来。

  “今有罪犯韩峰,罪在不赦,情实斩决。韩峰本为县衙主薄,任县丞一职,不思报国恩,反贪赃枉法,徇私舞弊,现已查实。根据《大楚九律》廉吏篇,贪赃枉法在五两银子以上者,判斩立决。本案经刑部报大理寺复核,经圣人金笔御批,斩于闹市口,以儆效尤。附三法司处理意见。”

  听到监斩官念到这里,江平也心有戚戚。

  情实斩决,是需要层层呈报的。

  御史台、刑部、大理寺,中书省、门下省。

  但凡这几家有一家说话,这斩立决都下不来。

  这世道真的坏了。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铺路没尸骸。

  叹了一口气之后。

  江平端起了刀。

  “时辰到,行刑!”

  刀光在烈阳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下一刻,猛然之间挥下。

  一个大好头颅落地。

  “好快的刀!谢小哥!”

  人头滚了两滚,在滚动的时候,还说了一句话。

  “不谢,您老走好!”

  江平说完。

  将地上的馒头塞住了韩峰的人头。

  鲜血这才迸发了出来,将馒头侵染。

  江平旁边的衙役一脚踢落。

  没了人头的尸身滚落到了地上。

  围观的人一拥而上,拿出了手中的短刃,竟然开始分尸起来。

  他们说。

  那是药!

  药你MMP!

  江平将手中的血馒头丢给刚才的那老妇人之后,径直的便走开了。

  心中堵的慌,劳资要发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