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就犯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怎么杀死一个杀手

开局就犯禁 青铜战五渣 2089 2020.06.21 21:30

  第17章怎么杀死一个杀手

  隔壁平乐坊当中歌舞升平。

  杨宅却是陷入了一种沉默当中。

  下人们都小心翼翼的没有弄出一点的声音。

  整个宅邸静的都显得有些可怕。

  在这大宅门当中,一个年纪已过六旬的老头真在用汤勺喂着另外一个年过八旬的老太婆。

  老头便是杨老侍郎,在他面前的是杨老夫人。

  杨老夫人年纪大了,手止不住的在颤抖,嘴角也歪的略微有些厉害,也在打着哆嗦。

  说话都有些不利索。

  “秩儿,今天你阿翁跟我说,你又出去喝花酒了。你年纪轻,喝多了花酒不好,要早点娶个媳妇,为我杨家传宗接代。”

  杨老侍郎是年老得子,年过五旬这才生了杨秩这一个独子。

  所以全家人尤其是杨老太太对杨秩都宠溺的厉害。

  眼看着老夫人把自己认错了,杨老侍郎也没有辩解。

  闭上了眼睛,杨老侍郎点了点头。

  “秩儿再不会去烟花勾栏之地了。”

  侍奉在一旁的杨夫人用衣袖掩住了面,开始轻轻啜泣了起来。

  杨老侍郎面无表情的看向了自家夫人。

  夫人开始惶恐了起来,看到自家相公朝着自己怒了努嘴,便踮着脚,缓缓的出了房门。

  留下了杨老侍郎独自一人喂着老妇人羹汤。

  良久之后,终于喂完了。

  杨老侍郎这才轻手轻脚的走出了房门,来到了自己的书房。

  男人的书房,女方的闺房。

  这里是杨老侍郎自己的一片天地。

  书房布置很简单。

  在最中间的是一副字画,两边则是两排的藏书。

  字画上面有着很多印玺,纸面已经发黄,看上去很是有些年头了,最新的一个印玺上面隐约可以看出来用小篆刻着三个大字——杨正生。

  杨正生便是杨老侍郎。

  一直黑猫从门口的走廊上晃悠着走过,看到杨正生在书房,低声叫了一声之后,便越过了门槛。

  进了书房之后,跳进了坐在椅子上面杨正生的身上。

  用自己的脑袋蹭着杨正生的肚子。

  杨正生愣了一下,然后伸出了手,摸了摸黑猫的脑袋。

  黑猫享受的舔了舔杨正生的手之后,开始舔舐起了自己的皮毛。

  撸猫可以净化心灵。

  平时秩儿没在的时候,杨正生最喜欢的黑猫这样腻着自己。

  可是,今天却显得有些萧索。

  这黑猫是杨秩的替代物。

  杨秩小的时候,也像这黑猫一样,喜欢和自己玩耍,等到大了,却是着家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这也难怪,毕竟秩儿长大了嘛。

  总会有些许应酬的。

  在杨老夫人和杨夫人看来,杨秩整天留恋勾栏花坊应当值得斥责的行为,在杨正生看来,却是很正常。

  男儿志在四方。

  倘若杨秩为了一个女人而期期艾艾,那杨正生却反而会觉得杨秩太过优柔寡断。

  谁还没有过年少轻狂的时候呢。

  秩儿现在还小,等年后成亲了,再进入仕途,就会稳重的多了。

  亲事都联系好了。

  赵国公家的二女,县主赵春华。

  职事也安排好了,为了避嫌,举荐的人在青州,先去青州做一个小县的县尉。

  旬月之后便可以左迁,一路青云。

  毕竟自己给杨秩打下了一个好底子。

  可惜啊。

  现在这一切都不用了。

  杨正生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继续撸猫。

  人生几大苦,其中最苦的便是老年丧子吧。

  这年纪大了,杨秩也走了。

  本来的自己觉得自己浑身都是重担。

  秩儿的未来,宗族的荣辱,这国家的社稷。

  俱往矣!

  黑暗中,杨正生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黑猫跳到了地上,越过了门槛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门口只站着杨夫人。

  杨夫人低着头,不敢看向自家相公。

  相公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平时都仍由着这家里边的女人宠着杨秩。

  杨夫人很愧疚。

  觉得终究是自己的宠溺害了杨秩。

  倘若不是自己太过宠溺,杨秩也不会留恋烟花之地,最后却是落的了如此的下场。

  杨正生跨过门槛之后,看了一眼杨夫人。

  “愧疚也无济于事,你也先回去歇息了吧,毕竟也一宿没睡了。”

  杨夫人猛然之间跪了下来。

  “老爷,为秩儿报仇啊!”

  杨正生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自家夫人,良久之后这才悠悠一叹。

  “都是你们宠的。”

  说完之后,杨正生转身走了出去。

  等到杨正生转身,杨夫人这才抬起头之后发现。

  杨正生的背已经佝偻了起来。

  鬓角的白发仿佛一夜之间便彻底的华了头。

  杨秩死了。

  杨家的山塌了。

  在县衙过来报信的时候,杨正生只是闭上眼睛,说了一句知道了。

  斥责?!

  痛骂?!

  有用么?!

  那样只会显得自己懦弱。

  听衙门的人说,这是一个棘手的案子。

  至今县衙的人都没有头绪。

  杨正生很理解。

  毕竟县衙的曹俊华和洪秋荣都是自己提拔的,他们有几斤几两自己很清楚。

  敲诈勒索,勾心斗角,他们在行。

  破案?!

  那肯定是不在行的。

  想到这里,杨正生自己都笑了起来。

  人杰地灵、民风淳朴青阳县。

  这青阳县也实在是太平太久了。

  所以连县衙里边的捕快都退化了。

  既然县衙管不了,那么我管!

  杨正华不会破案,不过他会用人。

  吏部管官员升降之事,杨正华自然会用人。

  不止会用明面上的人,也会用暗地里边的人。

  毕竟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终究是活成了面子,但是,有些人却是活成了里子。

  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注定是一群不那么成功或者是显眼的人。

  碰巧,这些人身为吏部侍郎的杨正华却都认识一些。

  杀人者死,欠债还钱,不论哪个世界都是无法撼动的真理。

  那么怎么杀死一个杀手呢?!

  抽调神捕或者动用卫所官兵?!

  不!

  不不!

  杨正华有更好的办法。

  对付一个杀手,或者说杀死一个杀手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这附近最好的杀手。

  毕竟最熟悉你的,往往不是你的对手,而是你的同行。

  于是,他走进了凶肆。

  位于县衙和平乐坊中间的凶肆。

  凶肆当中的老关正在抽着旱烟,听到了门口的脚步声之后,抬头看了过去。

  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终于来了。”

  那语气就好像是早已知道杨正华肯定会来这凶肆一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