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就犯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送人头

开局就犯禁 青铜战五渣 2156 2020.06.17 06:55

  第11章送人头

  “禀上峰,属下走出县衙,偶遇贼人报复,依《大楚九律》扑杀之,请上峰定夺。”

  江平拱手。

  洪秋荣看着江平手中的牛二的人头,闭上了眼睛。

  片刻之后,却是猛然睁开眼睛,就好像不敢置信一般。

  “啊!这不是牛二么?!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啊?居然在县衙门口报复我们当班的快手,这......这。”

  惋惜

  哀痛的表情交织在了洪秋荣的脸上。

  宛如之前发生的一切自己毫不知情一般。

  “这牛二也算是我的至交了啊!江平,你可知罪?”

  呃

  戏精!

  江平忍不住开始吐槽了起来。

  “属下知罪,上峰节哀顺变,人死不能复生。这牛二也算是你的至亲好友,要不叫他东家加钱?”

  你要润是吧?

  那就大家一起润吧。

  我就不信你没拿那王家的好处。

  没拿好处你能让全县衙的捕快看着我在外面打?

  要不是我有个系统,我这铁定就挂了啊。

  “说什么话呢?死者为大!没看到牛二死不瞑目么?眼睛都还这么睁着呢?”

  洪秋荣怒声斥责。

  江平提起人头看了一眼。

  还真是,这牛二眼睛睁的老大了。

  伸出手,帮牛二把眼皮合上。

  “上峰,这人头是算证物入证物房?还是找个地方埋了?”

  洪秋荣沉默,看了一眼内衙曹县令的方向。

  “人家不仁,我们不能不义,都是乡里乡亲的,我们得让牛二入土为安,也得给王家一个交代,一事不烦二主,江平,你去王氏牙行一趟报个丧,呃,带上牛二的人头,记得写一个花圈,花圈要大,不要吝啬,给,这是二十两银子。”

  内衙的曹县令笑了起来。

  得!

  这洪秋荣也是一个妙人。

  上一刻他们王家的牛二来县衙打我们的脸,这就让江平打回去。

  二十两写个花圈?!

  这家伙之前好像才收了牛二六十两。

  这一来一回,又赚了四十两。

  沈威不忍了起来。

  “班头,万一对方忍不住动手,江平会死的。”

  这不是废话么?

  人你杀了,你还过来送花圈,埋汰人没有这么埋汰的。

  江平也没有动。

  养条狗还得给一根骨头,这洪秋荣这话说得很没有诚意啊。

  洪秋荣笑了。

  丢过去了一个腰牌。

  “今天开始,你就是捕役了,再上一步便是副班头。”

  “谢上峰。”

  洪秋荣帮江平整理衣襟。

  “这人啊,活了一辈子,就成了一个人情世故,这事因你而起,你要去,不然王家会说我没没有诚意。你不止要去,还要诚心。”

  “得哭?”

  “嗯!必须哭!要哭的情真意切,哀怨缠绵,要拿出我们的诚意。”

  内衙里边的曹俊华忍不住了。

  赶紧捂住肚子。

  要是忍不住笑出声的话,会有损自己身为县令的威严。

  “要是他们忍不住动手呢?”

  江平翻了一个白眼。

  神特么的情真意切,哀怨缠绵。

  这是让我过去拉仇恨,直接把王家得罪死。

  “不要怕,你有《大楚九律》,贼盗篇怎么说的?你忘记了么?”

  “谢上峰教诲!”

  江平拱手。

  “可是不够!”

  说话之间,江平将手中的腰牌颠了起来。

  既然润了,那么就一定要很润。

  从刚才他们围观的德行就可以看出来,县衙里边的其他人肯定不会跟自己一同去王家的。

  一块腰牌,二十两就想让我单枪匹马的去拉仇恨?

  得加钱!

  洪秋荣沉默片刻,一拍大腿。

  “得,我看你也是武学奇才,我这里正好有一本绝世秘籍,练的成练不成就看你的啦。”

  洪秋荣从自己的怀里边拿出了一本油纸包着的秘籍。

  一看这位置就和证物房里边的那些妖艳贱~货不同,这应该是实打实的秘籍。

  能杀人的那种。

  “五十两银子,内部价,半折的。”

  刘老三在一旁补充道。

  难怪证物房里边连个像样的秘籍都没有,原来都被这样处理掉了。

  江平翻了一下白眼。

  来了这段时间,江平算是看明白了。

  这衙门里边都是实在人。

  刘老三据说在证物房已经干了三十年了。

  什么是好货,自然门清。

  市价百两银子的秘籍?!

  那看起来是真的不错的秘籍。

  “长者赐,不敢辞,属下这就接下了。”

  江平将油质包接了过来。

  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洪秋荣一副长者慈祥的模样拍了拍江平的肩膀。

  “好好干,我们干不了几年了,这青阳县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是终归会是你们的,多多学习,锻炼武技,杀坏人。”

  “谢上峰教诲,我这就去了。”

  “嗯,快去快回,我们在平乐坊置备两桌等你。我请客!”

  洪秋荣拿出了两锭银子掂量了起来。

  沈威瞥了一眼,那两锭银子好像是刚才牛二给的。

  得!

  这上峰还真的是物尽其用啊!

  解乙也在一旁看着,默不作声。

  羡慕倒未必是羡慕。

  这江平崛起太快,风秀于林。

  不过话说回来,这小子才多大啊?!

  十六岁!

  小小年纪就如此的有胆色。

  再想起他刚刚杀人如麻的样子。

  呃

  本来还有的一丝嫉妒之心也没了。

  这样的人,路走不长的。

  “那上峰,我去去就来?”

  “速去,速去,记得花圈哦,要大,最好再想一句挽联什么的,你跟街头的凶肆的老关说,他懂的。”

  从桌子上从新拿过了自己的佩刀,用佩刀钓起了牛二的人头。

  江平就出了门。

  这一趟是名副其实的送人头。

  换作是以前的江平,说不定这个时候得尿裤子了。

  可是,这一天一夜江平经历的都是些什么事?

  埋人、杀人、继续杀人、打群架、杀一群人。

  恐惧就好像是一座山,爬过去了,就看不到脚下的那座山了。

  出门,江平就准备去凶肆写花圈。

  然后就看到了一群僧人正在县衙的门口救助伤者。

  看到江平挑着人头出来之后,众僧都停止了动作,慢慢的转身,看向了江平。

  一个相貌异常俊美的俊朗和尚,双手合十。

  “阿弥陀佛,施主造了好大的一个杀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回头吧,施主,再这样下去,你会堕入杀孽无边的无间地狱。”

  “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才会想回头,我现在还有路,不想回头。”

  江平笑了笑,就想越过这僧人。

  僧人以为江平不会理会自己,没想到居然还说了这么一句富有禅理的话,一时间居然愣了一下。

  “路在何方?通往何方?”

  “路在脚下,我去送人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