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就犯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后浪

开局就犯禁 青铜战五渣 2174 2020.06.18 14:10

  第13章后浪

  江平没有理会圆空。

  这个年头,佛手里边都拿着一把剑。

  现在就是不得已地时候。

  翻开了这《刀经:转》详细的看了起来。

  这书和证物房当中的廉价货不一样,而是真正入了流品的刀法。

  仔细研读之后,提示音传了过来。

  【学会刀经:转】

  【刀经:转,核心刀招为燕落、拖刀、转。熟练度:0。】

  【系统任务发布,后浪。】

  【后浪,江是江,湖是湖,江湖是浆糊。作为一名江湖后浪,你需要将江湖前浪拍死在沙滩上。不会嘴炮技能的后浪不是好后浪,现在马上你就要进入王氏牙行的范围当中,利用你的嘴炮彻底和王家接下不死不休之仇。任务奖励:1000点熟练度。】

  这拉仇恨都说得这么文雅。

  这系统果然是受过高等教育的。

  江平笑了起来。

  后浪,哈哈

  这系统真逗,我会那么作死?!

  还和王家解下不死不休的死仇,你还真想的出来。

  王氏牙行与其说是牙行,不如说是牙市更贴切一些。

  这是一个市场。

  市场里边有卖挂羊头的,也有卖狗肉的。

  当然,羊肉、猪肉、牛肉这些都是顺带。

  这边牙市里边卖的主要还是人肉。

  浑身上下漆黑的昆仑奴,也就是黑人,还有貌美如花的新罗婢,在这里都可以买到。

  所谓的昆仑奴,就是黑人,黑人健壮,而且因为肤色的关系,跑出去跟一盏明灯似的,根本跑不了,所以异常的忠心,再加上黑人体格好,往往被富贵人家用来做苦力。

  而新罗婢则同样是富贵人家的同好。

  遥远的新罗里边的姑娘,很润啊。

  当婢女能伺候的人服服帖帖的。

  驴车摇摇晃晃的就进了王氏牙行。

  躺在驴车上面的江平把秘籍放了下来,看向了四方。

  四方都是孤幼。

  不论哪个时代,什么买卖最丧尽天良?

  当然是人贩子!

  这王氏牙行就是最大的人贩子。

  王氏牙行的人不远千里,伪装成货郎、各式艺人,专拣那种落单的小孩、妇女下手。

  用药一药,便直接拖走。

  这个世界通信不便,等到那些人再醒来的时候,可能就离家不知道多少里了。

  回去都回去不了。

  牙行当中这些人也没有拴住,就这么一个个的站在路边。

  眼神空洞,看起来就像是对生活已经绝望了。

  驴车停住了,被一条“狗”给挡住了去路。

  “狗”开始给驴车上面的人作揖了起来。

  “福如东海,富贵连绵。”

  驴车上面的圆空叹了一口气,解释道。

  “他是一个小孩,被人贩子药来之后,便浑身上下淋上了热油,然后披上了一层狗皮,时间一长,这狗皮就蜕不下去。带着这小孩去杂耍,却是最受欢迎,毕竟会说话的狗,也确实是个稀罕玩意。”

  说完之后,圆空又宣了一声佛号。

  “看样子他才只有五岁吧。”

  江平跳下了马车,冷冷的看了一眼周围。

  周围的人虎视眈眈,冷眼旁观,有人已经将手放在了刀柄上面。

  碰瓷?!

  不管这些人打算让这个小孩做什么。

  江平都不想知道。

  一脚将这条“狗”给踢开。

  伸手亮出了自己刚得到的捕役腰牌。

  “捕役办事,闲人回避。《大楚九律》贼盗篇,我想你们现在应该都懂了?”

  能不懂么?!

  前面就设着灵堂。

  灵堂当中,王氏家主王远忠正在灵堂上面坐着,在他面前是一身绸缎长衫的无头死尸。

  “要不给牛二换一身衣服吧?”

  进来的掌柜王安说道。

  王远忠摇了摇头,用手摸了摸牛二身上的长衫。

  “他身前就喜欢这一身,说绸缎富贵,长衫显得自己有文化,这样穿虽然不伦不类,不过他喜欢的话,我以前一直由着他,现在他死了,也就这样下葬吧。”

  王安看了一眼自家主子,脸色确实不大好。

  这也难怪。

  一条狗养了十多年也算是有感情的。

  何况是一个人。

  现在狗死了,王远忠的面子也没有了。

  当然,这还不止是面子的问题,今天一个捕快敢杀王远忠的一条狗,明天别人就敢吞了这王氏牙行。

  一念到此,王安心情有些忐忑。

  不过还是提了一句。

  “县衙来了一个捕快,坐驴车来的,驴车上面还有一个花圈,小丁用“狗”去试探,没想到那人一脚将“狗”给踢飞了。”

  能一脚将“狗”踢飞,脸色如常的人,看来也不是一个好人。

  好人受制于太多的规则,律法、道德、良心。

  但是恶人就简单多了,纯粹多了。

  可是,简单的人,纯粹的人才更难对付。

  因为他们的破绽也就更少。

  这也是为什么项羽失了天下,刘邦最后得了天下的原因。

  阵亡的那叫英雄,能够得天下的才是刘邦那种烹父煮妻,兄弟你请分我一杯羹的枭雄。

  这事棘手了。

  王远忠抬头,笑了起来。

  “礼不可废,既然来了,就让他进来吧。”

  王远忠还没有说完,江平已经闯了进来。

  没办法。

  现在九律已经被王氏牙行的人熟知了。

  更何况江平这趟还带了刀。

  闯进来的江平没等王远忠说话,给跟进来的圆空使了个脸色。

  圆空会意,开始念起了往生咒。

  这还是自带音响效果的男人?

  王远忠愣住了。

  准备的很充分啊。

  江平送上了花圈。

  ——手拿日月摘星辰,世间再无这般人。

  这诗是好诗,可是自己怎么感觉怪怪的啊。

  王远忠很诧异,不过江平都这么努力的演了,王远忠秉着对县衙仅有的一丝尊重,决定再配合一下。

  直到江平接过了圆空递过来的那个盒子。

  你拿盒子过来做什么?

  而且还是一股子咸菜的味道?

  这也没有听说过凶礼送咸菜的啊。

  打开盒子,王远忠愣住了。

  盒子里边是牛二的人头。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王远忠看向了江平。

  冷冷的说道。

  “小哥好胆色!”

  如果说之前牛二被杀,王远忠只是被打脸的话,现在又送花圈、又念经超度,还送人头回来。

  那便是将王远忠的脸踩在地上,使劲的摩擦了。

  摩擦,摩擦,似魔鬼的步伐。

  现场猛然之间气氛一时间冷了下去。

  所有的人都看向了江平,

  江平浑身颤抖了起来。

  片刻之后,哀嚎震天响。

  “牛二吾兄,你死的好惨啊!”

  干嚎,没见一点眼泪。

  不是江平不努力,实在是没有那演技。

  王远忠面色尴尬,拱了拱手。

  “这位兄台,请节哀顺变。”

  这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江平是牛二的至亲好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