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就犯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 人杀完了,剑铸好了

开局就犯禁 青铜战五渣 2128 2020.06.27 15:44

  第31章剑铸好了,人杀完了

  越看下去,江平越心惊。

  这尼玛看的不是证物房的证物记录啊。

  而是文字版的死神来了啊!

  这把剑,一出了这证物房,最多三五天,就要回来。

  持有者无一例外,全部被杀或者是死于意外事件。

  第一个,闹市当中被悍匪所斩。

  第二个,赌钱时候出千,被斩。

  第三个,帮会仇杀,持剑人出动,然后殉职。

  ......

  最离谱的是,居然有上厕所跌倒,这剑直接把那人给斩杀了的。

  种种意外事故的发生,就是这把剑的名声暴涨。

  凶名!

  宝剑碍主!

  这尼玛是一把杀主人的剑。

  剑是好剑,可是碍主这一条加上,很多人就开始心里边犯怵了。

  毕竟刀剑是砍人用的,不是被砍用的。

  这剑杀不杀的了人不说,持有者纷纷死于非命。

  这剑一般人就HOLD不住了。

  价格开始一个劲的下跌。

  从本来价值半城,到现在宝珠蒙尘,白送人都没人要,这也就在情理当中了。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对自己命硬不硬有着绝对的信心。

  “这剑什么来头?!怎么会这么凶?!”

  江平看了一眼这个小本子,然后看向了刘老六。

  还有一点啊!

  那就是子丑年已经是三十年以前了啊。

  这把剑既然碍主,和刘老六在一起这三十余年,刘老六怎么会没事呢?!

  刘老六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嘴角抽抽之后,这才开始说道。

  “我把它当祖宗一样供着!每天上油打蜡不说,天热了,我给大佬递冰棍,天凉了,我给大佬盖被子。这些年,我很不容易。”

  这何止是不容易,简直是养了一个祖宗啊!

  感慨一番之后,刘老六这才继续说道。

  “你听过干将莫邪的故事么?!”

  江平点了点头。

  这是一把有故事的剑。

  刘老六后来实在是闲的慌,就开始追溯起了这把剑的来源。

  这剑是五十年前楚厉皇还在朝时候铸造的剑。

  楚厉皇,从这名字来看,就知道这帝王是一个穷兵黩武的帝王。

  楚厉皇好刀剑,上有所好,下必甚之。

  楚厉皇征天下神兵。

  天下铸剑师,倘若能铸成一把好剑,献给楚皇,那么必然会得到极厚重的赏赐。

  当时的青阳县,有一名铸剑师。

  铸剑师本有一个美好的家庭,妻子貌美,女儿乖巧。

  所铸之剑,虽然不能称之为神兵,至少也入了上品。

  有这一门手艺之下,铸剑师的日子过得很是不错。

  远近过来求剑的人很多。

  一剑可卖上百两银子。

  这在刀剑市场,也算是天价。

  等到了楚厉皇求剑的时候,当时的青阳县令为了讨好,便强令铸剑师铸造一柄绝世好剑。

  铸剑师无奈之下,只有屈从。

  寻常刀剑,月余可成。

  不知是不是心有不甘,铸剑师三月之后才拿出了一剑。

  这一剑,剑出不能穿五层竹席,利不能透甲背。

  乃是下品!

  县令怒!

  杀铸剑师之妻,让铸剑师再铸一剑。

  剑仍然不成。

  再杀铸剑师老母亲。

  再后来,铸剑师近亲亡尽,只剩一女。

  县令说,此剑再不成,当灭铸剑师三族。

  铸剑师生无可恋,最后只得以其女殉剑。

  在其女入剑炉之后,剑便成了。

  然,铸剑师并未将此剑献给县令。

  而是带着此剑,杀入县衙。

  从前庭杀到后院,但凡县衙里边能说话能走路的,铸剑师都杀的一干二净。

  杀完人之后,铸剑师来到了县衙的大堂。

  在县衙明月高悬的牌匾下面立了很久。

  当然,立了很久这话是刘老六自己脑补出来的。

  在铸剑师来到县衙的大堂之后,在明月高悬的牌匾下面,铸剑师吞剑自杀了。

  或许铸剑师最后的行动却是对这个朝代最后的呐喊。

  整个县衙当时一片的血腥。

  月余不散。

  过了一个月之后,府郡上面才来了人,组织人开始清理县衙。

  整个县衙,已经完全被鲜血淹没了。

  人们踏着没过了腿肚子的鲜血,开始清理起了现场。

  而这个时候,铸剑师的整个身体居然已经完全干涸了下去。

  铸剑师以县衙五千余人的性命,自己女儿的身体和灵魂,最后加上了自己的执念,铸造出了这一把绝世凶剑。

  ——楚皇,你要的剑,吾帮你铸好了。

  这是最后刻在县衙明月高悬牌匾下面的中堂上面的字。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至此,一代凶剑便成了。

  凶剑成了之后,却是无人敢用,最后放在了库房,一直尘封到了刘老六接收库房之日。

  刘老六是一个好的库管员。

  在接手库房之后,便开始清理库存。

  在看到这一把当时已经锈迹斑斑的长剑之后,便开始上油打蜡。

  折腾的亮晃晃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刘老六居然没事。

  刘老六试着把自己的头发放在了剑上,吹毛立断。

  好剑!

  当时刘老六心机还不深,得了这一把长剑之后,自然报告给了上峰。

  上峰一听居然有一把好剑就在自己的鼻子底下。

  第二天就前来讨要。

  再然后......

  经过无数人死于非命之后,刘老六算是明白了。

  这剑就是一个祸害。

  心里边开始胆战心惊了起来。

  深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成了死神来了里边的角色。

  于是,第二天就忽悠一个人,赶紧把这剑给拿走。

  再然后,这剑又几乎前脚走,后脚又被人给拿回了库房。

  刘老六快吓尿了。

  每天开始坚持给这剑打油上蜡。

  也不知道是不是刘老六心诚的关系。

  这剑三十多年,至少换了五十余个主人,刘老六居然没事。

  现在刘老六已经开始习惯每天给这剑打油上蜡,并且夸夸这把剑了。

  是的!

  刘老六已经把这剑给当成一个人了。

  每天夸一夸,不然生怕这凶剑哪天心情不好,把自己也给克死了。

  喝着小酒,吃着花生米,刘老六终于把故事讲完了。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你倘若是要的话,我收你一点保养费就可以了。不过,话说回来。”

  刘老六的语气一顿,看向了江平,笑了起来。

  “话说回来,这剑,你敢要么?!”

  “能给我先看一看么?!”

  听完刘老六的讲解,江平这个时候,却是对刘老六口中的那把凶剑充满了期待。

  这么邪恶的剑。

  应该只有我这样邪恶的人才配得上吧?!

  刘老六放下了花生米,点了点头。

  “好,我给你拿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