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就犯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又送人头

开局就犯禁 青铜战五渣 2065 2020.07.02 08:47

  蔺泽完全没有想到啊。

  这江平手起刀落,直接将这张田氏斩杀在原地。

  还有,这张田氏怎么不反抗呢?!

  不是说她颇有勇力的么?!

  而且,最重要的是,从诉状上来看,张田氏所说的王氏牙行和她儿子的事情已经是两年前了。

  之前首告没人管。

  现在怎么又想起来首告了。

  蔺泽人不笨,看向了江平。

  江平一脸的平静,就好像真的是一个工具人一般。

  张田氏其实早已经死了。

  在两年前找到她孩子的时候。

  从那之后,张田氏便一直生活在无间地狱当中。

  与其慢慢的备受煎熬,还不如求一个痛快。

  这是张田氏自己的选择。

  自己只是把这个选择交给了她而已。

  “江捕役,此事你看如何处理为何?!”

  人都被你杀了。

  你就说说怎么办吧?!

  “张田氏诬告王氏牙行,县衙发现其为通缉犯之身,当场斩杀之!”

  “那要不要我上表为你请功?!”

  蔺泽是笑非笑。

  “多谢县丞!”

  江平拱了拱手。

  然后挑起了张田氏的人头,就打算走出门去。

  “江捕役这是哪里啊?!”

  “将人头送给王氏牙行!”

  又送人头?!

  围观群众这个时候才反应了过来。

  “这事怎么看着都显得有些蹊跷啊?!”

  “是啊!刚进来首告便又是被杖刑,又是被砍头,连话都不让人家说一声。”

  “那是你们不知道,之前江平去王氏牙行的时候收了人家四百两银子。”

  “原来是这样!”

  ......

  围观群众纷纷表示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沈威也靠近了蔺泽。

  “你说这江平去王氏牙行去做什么啊?!”

  “送人头啊!”

  蔺泽看向了沈威,似笑非笑。

  “他不是之前这么干过么?!”

  沈威看了一眼蔺泽。

  “我担心他出事,这段时间他杀通缉犯赚了很多钱。”

  “然后呢?!”

  “问题是,那些钱去哪里了?!”

  是啊!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有进就有出。

  江平最近杀通缉犯最少赚了上万两。

  这么多钱,江平他到底用到哪里去了?!

  蔺泽看了一眼外面。

  这中午江平和曹俊华在刑场上砍完人回来,再经过开堂这么一折腾。

  现在已经是酉时了。

  蔺泽想到了一个可能。

  算了。

  这是江平自己的选择。

  有了这个念头,蔺泽再看向江平的身影。

  已经显得有些孤独。

  这江捕役有侠气。

  做事还只争朝夕。

  这尼玛伤都刚好,又去搞事情。

  江平用明月挑着人头,行人纷纷避让。

  一个人却挡在了江平的前面。

  圆空!

  好大一个光头。

  砍下来应该蛮爽的。

  江平心中腹诽一句。

  “和尚,你让开,劳资要去做事。”

  “又送人头?!”

  “嗯,送人头!”

  圆空叹了一口气。

  “施主,这人头要不让其他人去送吧?!贫僧今天掐指一算,你不宜出门。”

  “哟,和尚,现在贫僧学会贫嘴了啊?!”

  “真去?!”

  “真去!”

  江平点头。

  “礼嘛,不送怎么有礼呢?!上次送一个人头四百两,这趟怎么着不能低过上次吧。”

  圆空认真的看了一眼江平。

  “行!那我跟你一起去!”

  “滚蛋!”

  江平直接一踹脚,把圆空踢飞了出去。

  “你个死秃驴,就知道碍手碍脚!滚!滚去你医署,一天到晚跟在我屁股后面,烦不烦?!”

  “我要渡你!”

  圆空揉了揉屁股,又站了起来。

  “渡你MMP,劳资这辈子最讨厌秃驴了!”

  江平走了两步,发现圆空在自己身后。

  回头,木然。

  “你再跟着我,我连你一起杀!”

  圆空不语,向前两步!

  江平抽剑,一剑朝着圆空的胸膛刺了进去。

  圆空并未闪避。

  在剑尖刚触及圆空皮肤的那一刻。

  明月停了下来。

  “神经病!”

  江平转身,继续走!

  “没好处的事情居然也有人愿意干!”

  圆空不语,只是静静的跟在了江平的身后。

  天色暮,江平走进了王氏牙行。

  城卫换防。

  暮鼓开始敲了起来。

  咚!——咚!

  咚!——咚!

  咚!——咚!

  一块一慢,三响落定。

  戌初一刻,一更天。

  在江平和圆空走进王氏牙行之后。

  王氏牙行所在的坊间大门缓缓关闭了。

  整个王氏牙行独占了一个市坊,整个市坊有万余人。

  大部分的市坊在一更天暮鼓敲响之后就不再允许大声喧哗。

  只有像平乐坊和王氏牙行这样的市坊才能通宵达旦,几近不休。

  是故,虽然这个时候暮鼓已经敲过了一更天,城防换防。

  这王氏牙行除了坊门关闭之外,其他并无影响。

  在江平和圆空两人进入市坊之后,市坊当中还在干活的人都停了下来。

  静静的看着两人。

  有的目光有些幽冷。

  有的目光则是有些木然。

  有的舔着舌头,就好像是正在端详猎物的表情。

  有的则是眼中出现了哀求,可是却不敢将心中的诉求进行表达。

  “哎哟,这不是江捕役么?!今天又来我们王氏牙行?!”

  来的人依然是王安。

  “哦,这不是上次学会了什么叫做礼,今天过来继续送礼!”

  “又送人头?!”

  江平点头。

  “又送人头。”

  王安看了一眼江平身后的圆空。

  依然是一条龙服务。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就是少了一个木盒而已。

  或许是他来的匆忙,没来得及去凶厮一趟。

  又或者是觉得去凶厮有危险吧。

  不管怎样,既然在这个时候过来。

  那么一时半会是出不去的。

  时间漫漫,主动权现在在王氏牙行手中。

  第一次,让江平出去,还送了四百两银子,那是给县衙面子。

  不可能每次别人上门打脸,牙行都打落了门牙和血吞。

  那就不是丧尽天良的人伢子,那是开幼孤坊的。

  少爷明天就回来了。

  到时候整个青阳县城,谁还敢对王家像上次一样不敬?!

  “谁呀?!”

  里边传出来了一个声音。

  王远宗的声音。

  “县衙江捕役,过来送礼。”

  “江县尉,代的。”

  “江代县尉过来送礼。”

  “来者都是客,请他进来。”

  王安点了点头。

  躬身伸出手欢迎。

  “有请江县尉。”

  “有劳!”

  江平一拱手,朝着王氏牙行里边走了进去。

  王远宗正在里边看着相扑。

  相扑手是女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