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我真不是幕后大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0章 故事和事故

我真不是幕后大佬 雪落君 2537 2019.06.25 00:00

  倒霉鬼的眼中先是露出一抹茫然,下意识的左右四顾。

  刚看了两眼,就见不远处有一男一女正看着自己。

  见自己看过去,那一男一女齐齐冲自己挥了挥手,“嗨!”

  妈蛋!快跑!

  这是下意识的,倒霉鬼的第一反应。

  没等这反应付诸行动,倒霉鬼突然觉得这一男一女有些眼熟。

  仔细想了想,想起来了。

  自己被人砍死那天,恍惚中看到天上飘着两个不知是人是神的神仙。

  好像就是长得这个样子。

  而且,从那女的身上,他还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那是与他的本体一样,大量阴气汇聚才会透出的气息。

  所以,他们也是鬼?

  至少,那女的应该也是鬼。

  做出了这样的判断,倒霉鬼的心稍稍安定了下来。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相比较给自己很熟悉的气息的女鬼而言,那个男人更让他觉得亲切。

  是那种...亲孙子见到了亲爷爷一样的亲切。

  虽然他每个人当过孙子,他记事起连爹娘都没有,身边更从来没有过爷爷奶奶这种稀有唯一职业的存在。

  “你们是...?”

  倒霉鬼再没有了想跑路的想法,小心的向前几步,拉近了些与苏楚姬雪二人的距离。

  “新人、啊,不对,新鬼你好,我是你的鬼界前辈,姬雪。”

  二阶进化鬼姬雪以一个大前辈的姿态向萌新新人打着招呼。

  并指了指身边的苏楚,“这是苏楚,一个从远古、也可能是太古时代存活下来的老妖怪。”

  倒霉鬼:“......”

  新鬼?鬼界前辈?

  这年头当鬼都要论资排辈了吗?

  还有......从太古时代存活下来的老妖怪又是什么鬼?

  不对!

  既然是妖怪,那明显就不是鬼。

  所以,这又是什么意思?

  这个感觉上就给人一种孙子见到了爷爷般的错觉的老爷爷,还真是个老爷爷?

  还是很老很老很老的那种?

  尽管心里疑惑,但倒霉鬼的身体却很诚实。

  鞠躬,“前辈好!老爷爷好!”

  姬雪:“......”

  苏楚:“......”

  无语了一下,看着这么懂礼貌的新鬼,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

  “爷爷啊,你说这只鬼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小雪啊,是什么给了你鬼这种生...非生物有脑子的错觉的?

  你也是鬼,平心而论,你有过脑子这种器官吗?”

  “好像.....没有诶!”

  疑惑了一下,小女鬼摇头,“这不是重点,重点不应该是这只鬼为什么这么懂礼貌吗?

  鬼这种东西,不应该是你看我一眼,我杀你全家的吗?”

  苏楚飘逸的目光看了她一眼,“跟你一样,变异了呗。”

  收回与姬雪交流的目光,苏楚看向倒霉鬼。

  “嗯,要不要先介绍一下你自己?”

  闻言,倒霉鬼愣了一下,点头。

  “我......妖怪爷爷,我叫刘二苟。”

  刘二苟从记事开始就是个孤儿,无父无母,无亲无故。

  自由在幼儿园长大,十六岁那年初中毕业的刘二苟离开了幼儿园,一个人在外打拼。

  挨过饿,受过冻,被人打是常有的事。

  混过工地,捡过废品,不偷不抢,一个人活得倔强又顽强。

  十八岁那年,在外摸爬滚打的两年,总算勉强站稳了生活。

  刘二苟回孤儿院看望的时候,院长老太太特意问了他在外面的情况。

  当知道他有了一份还算稳定的收入,能够勉强度日,偶尔还有些盈余之后。

  院长老太太提出了一个请求,刘二苟考虑了一下,答应了下来。

  从那之后,刘二苟从一个人生活,变成了带着一个十三岁的小拖油瓶一起生活。

  正如院长老太太所说的那样,小拖油瓶长得太好看,孤儿院那种地方不适合她成长。

  而且小拖油瓶这两年越长大越好看,院长老太太年岁越高,已经没有力气再护着她。

  那之后,刘二苟每日多打一份工,每日省吃俭用。

  养着他的小拖油瓶,供她上学读书,帮她打了很多的驾。

  住过医院,进过局子。

  好在,一天天摸爬滚打下来,日子虽然艰难,却也挣扎着慢慢的过着。

  小拖油瓶一天天长大,长成了大拖油瓶。

  读了高中,考上了大学。

  李二狗又多找了一份苦力,给她赚学费、赚生活费。

  四年后,拖油瓶大学毕业了,找了份体面的工作,不再是拖油瓶,反而成了家里主要的收入来源。

  在她的坚持与努力下,两人领了结婚证,成了家。

  日子一天天变好,有了些继续。

  刘二苟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许多年,也混出了一些经验。

  人也比较精明,在有了些存款后开始投机的做些小生意。

  生意一点点做大,赚下了第一个五十万、第一个一百万、第一个一千万。

  日子就这样越过越好,两人也有了孩子,是一对龙凤胎。

  儿子性格很像他,闺女和妻子一样漂亮。

  家庭和睦,生活富足。

  过上了曾经在孤儿院时想都不敢想的生活,刘二苟却并不怎么满足。

  他还想要赚更多,还想要给妻子孩子更好的生活。

  他计划着买个别墅,可以在院子里养条狗,种些花,搭两架秋千。

  孩子在家时,和妻子一起哄着孩子荡秋千,孩子不在家时,把妻子当孩子一样哄。

  他计划着买个游艇,在炎热的夏日出海,载着一家四口享受拂面的海风。

  他的计划有很多,他也一桩一件的按部就班的完成着。

  直到一个月前,他应一个有过几次往来的生意伙伴之邀来帝都谈一笔生意。

  那笔生意很有赚头,他计划等做成了这笔生意,就好好休息几个月,带着妻子和孩子四处玩一段时间。

  他来了帝都,经过那生意伙伴的介绍,解释了几个新朋友。

  他们经常聚会,在席间也会谈谈生意,聊聊商机。

  他觉得这是自己的机会,是以后能把生意做到帝都的机会。

  他很珍惜,每次有人邀请,他都会积极的参与,希望能够争取到每一次机会。

  他们吃喝玩乐的时候,他尽量不沾烟酒,更不会去碰别的女人。

  有时候他们劝的狠了,他才会喝两杯,而后以不胜酒力推辞。

  他们吃饱喝足后,有时会几个人聚在一起打几圈麻将,或者玩几把纸牌。

  玩的都不大,用筹码结算,一个筹码一毛、五毛,最大的一块。

  打上一天,输赢大多也不过几十块钱,像是休闲娱乐。

  一开始,他是坚决不肯碰的,但那些人劝的多了,他也觉得总是拒绝会影响别人的看法。

  推辞不过时,偶尔也会下场打两圈。

  有输有赢,输不过十几二十块钱,赢也不会超出这个数字。

  三五天、十来天,他也就放下了警惕。

  直到半个月前,他再一次稀里糊涂被拉上了牌桌。

  还是同样的筹码,还是那些熟悉的‘朋友’,所不同的是......他那晚好像运气不怎么好,输多赢少,到了后面甚至很少能赢上一次。

  他觉得有些不正常,说不想打了。

  他们没有为难,说打完这一圈。

  他没坚持,打完之后一结算......输了三千多万。

  当时他就震惊了,再怎么打也不可能输那么多。

  结果他们说,他们今天打的是最低一万,封顶百万的局,每一枚筹码都明码标价,是他自己没问。

  他知道,他被坑了。

  想要反抗,那些人开始露出了獠牙。

  他输掉了带来的所有活动资金,还写下了几百万的欠条。

  被赶出来之后,他没脸回家。

  在帝都游荡了一日夜,喝的烂醉。

  酒精上头之后,他再一次找上了那帮人,扬言要报警,要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

  结果......

  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