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我真不是幕后大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是不是觉得自己赚到了

我真不是幕后大佬 雪落君 2341 2019.05.26 00:00

  尸僵,是死亡经过一段时间,肌肉逐渐变得僵硬僵直,轻度收缩,而使各关节固定的现象。

  如口不能开,颈不能弯,四肢不能屈等,通常在死后10分钟至7小时开始出现。

  乃是常用的一种判断死亡时间、推测临死时的姿势及死因的方式。

  只是,刚刚擦肩的那小孩明明是个会走会动的活人,身上怎么可能会出现尸僵现象的?

  可是,明明知道不可能,但从那孩子行走间的姿态来看,却又感觉与尸僵现象极为的相似。

  目送着孙小胖机械的走出了医院大门,江书雪才收回目光和王主任一同往急诊科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都忍不住去想着刚刚看到的那个小孩。

  那孩子给她的感觉很奇怪,直觉告诉她从那孩子身上能挖出来些东西。

  但她只是一个医生,不是警察,挖掘线索什么的并不是她需要去做的事。

  心不在焉的走进急诊科的大门,入眼的场景让江书雪呆了一下。

  第一反应:这什么情况?

  第二反应:杀人了!

  对于多出来的两个人,当事人谁都没有在意。

  被几个人按在地上,孙厚依然不甘的挣扎着。

  挣不开,只能用恨恨的目光死死的瞪着那如疯了一般不断笑着的女人。

  “贱人!你这个贱人!”

  “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听着他的话,吓得几个医生连忙更用力的把他按住,甚至脸都给按的贴在了地上。

  刚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让他捅了一个了,而且从那手法从那伤势来看,基本上已经没办法抢救了。

  如果一帮人按着再让他捅了另一个,那他们这帮真就可以辞职滚蛋回炉重造了。

  这边人被按住了,另一边的女人却像是受了什么刺激。

  从地上爬起来,凑到孙厚的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杀我?现在的你自身都难保,你拿什么杀我?”

  “你...”

  挣扎一下,发现徒劳,知道自己现在似乎真的拿这个女人,这个自己曾经那般宠爱的妻子没什么办法。

  心里愤怒着、憋屈着、委屈着,当复杂的情绪积攒到了极点,孙厚反而稍稍冷静了下来。

  勉强的转动了下脑袋,让自己能看见女人脸上的表情。

  孙厚看了许久,表情复杂的开口问道,“为什么?”

  没等回答,又补充道,“我自认为待你不薄,婚后也从未委屈过你。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你会背着我和那个又丑又胖的废物勾搭在一起?”

  说到‘又丑又胖’这个形容词的时候,孙厚的语气里莫名的就夹杂了些委屈。

  那段天华又矮又胖又丑,在他眼中简直是一无是处,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个贱人到底看上了他哪一点。

  她出轨...哪怕找一个比他孙厚好看的、比他孙厚有钱的,他虽然一样会愤怒、一样会忍不住想杀人。

  但至少不会觉得这么憋屈,不会觉得这么委屈啊。

  可现在,他自己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被这么一个又丑又胖又矮又窝囊的废物给绿了的。

  这...不科学啊!

  面对这个做了自己近十年丈夫的男人的质问,看着这个帮她养了九年孩子的男人如今像条狗一样被按在地上,辛雅的情绪渐渐归于了平静。

  “你是不是觉得是我婚后出轨,是我趁着你不在家和邻居勾搭在了一起?”

  难道不是吗?

  孙厚死死的瞪着她,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她竟然还想狡辩。

  “当然不是,”辛雅笑了笑,笑容中竟然有几分释然。

  “我和段天华早就相识了,在和你结婚之前,我们就在一起了。”

  “唰!”

  面色先是一变,随即孙厚不信的用力摇了摇头,“不可能!明明结婚那天你还是第一次。”

  “是啊,”不知想到了什么,辛雅自嘲的笑笑,“为了骗你,我把第一次都便宜你了。

  是真的第一次,不是在医院修过的那种。

  在那之前,成年后我连手都没和别的男的牵过。

  是不是觉得自己赚到了?”

  “你...怎么会!”孙厚觉得自己始终想不明白。

  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她为什么这么做?

  就为了骗自己?

  可是,这么骗自己,她又是图什么啊?

  “想不明白吧?想不明白我图你什么?”

  辛雅笑笑,复杂的目光落到孙厚的脸上,“你还记得辛国兴这个名字吗?”

  “辛国兴?”孙厚愣了下,脸上写满了迷茫,“那是谁?”

  “哈!你忘了!你果然忘了!一个因你而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受害人,转眼就被你忘得一干二净了。”

  辛雅的目光落到孙厚的脸上,语调渐渐趋于平静。

  “所以啊,孙厚,你该死!真该死!

  今日的一切,都是你应得的,是你应得的报应。”

  辛国兴?

  辛雅?

  心里不断的重复着这两个名字,尽管还是想不起来辛国兴这个人是谁,还是无法将这个名字与自己曾经坑过的人对号入座——这么些年,他手下的苦主实在太多了。

  但此时此刻,孙厚心中基本上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

  事到如今,当从辛雅口中听到辛国兴这个名字后,如果还不能将这两个名字之间的关系联系起来,那他孙厚这么些年真的就白活了。

  而既然能联系起来,既然能猜测出两人之间可能的关系。

  一切...似乎就都变得容易理解起来了。

  一个女儿在经历了家破人亡的惨剧后,不惜以自身为代价向间接害死父母的骗子复仇的故事?

  真相哪怕稍有所偏差,但大致的剧本应当已经不外如是。

  想明白了这些,尽管还是恨、尽管还是怒,但莫名的孙厚竟然有一种心理放松了一下的感觉。

  所以,真是坏事做的太多了的报应啊?

  所以,断子绝孙,生儿子没p眼这些诅咒,这辈子真的始终还是跟着自己的啊。

  所以...骗了这么些年,害了这么些人。

  到头来,他究竟是图的什么啊?

  这一刻,孙厚的心里竟然有些迷茫。

  后悔?

  没有,他这种人从不会后悔。

  良心发现?

  也不会!

  这么些年了,要良心发现也早良心发现了。

  甚至于到了现在,他自己有时候都会自我怀疑自己究竟还有没有良心了。

  只是...一时间也确确实实的有些茫然。

  茫然着看了辛雅一眼,张了张嘴。

  到嘴边的骂没能骂出来,到嘴边的话也都卡在了嗓子眼里。

  一直到到警察赶来,上了手铐把人带走,孙厚就那么被按着,也不挣扎,也一言不发。

  当孙厚被押上警车,辛雅被请去警局,目击医生护士被请去几人到警局帮着做笔录的时候。

  急诊这边对段天华的抢救也有了结果——他们已经尽力了。

  与此同时,在段天华宣布抢救无效的那一刻,ICU中插着管子的老道倏的睁开了眼。

  迷茫的观察一眼四周的环境,闭上眼细细的感受了片刻。

  脸上的表情,控制不住的变了一下。

  还有些虚弱的声音低声自语:“乱咯!要乱咯!”

  “君子不立围墙,老道得想办法赶紧开溜。”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