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我真不是幕后大佬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3章 基操,勿6

我真不是幕后大佬 雪落君 2170 2019.06.26 12:00

  马嵬整个人愣了一下,反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可能是我听错了,先生您刚刚说......是哪位受害者被人砍死了?”

  “我,”刘二苟指着自己的鼻子,“我在桂贵路鬼街巷里被人砍死了。”

  马嵬:“......”

  整个人懵逼了一下,茫然了一下,马嵬好不容易理清了刘二苟话里所透出的信息。

  沉默了两秒,马嵬试探着问道,“先生您看是不是这样的,是不是您激动之下表达错误了?

  您其实想说的,是不是您在桂贵路鬼街巷被人砍伤了?”

  “不是!”刘二苟很肯定的摇头,“是我,在桂贵路鬼街巷被人给砍死了。

  四个人,拿着大砍刀追着我砍,砍了一路,流了一路的血。

  我一直跑,他们跟在后面。

  等我跑的没力气了,摔倒在了地上。

  我手脚用力的往前爬,爬了有十几米,爬不动了。

  他们用砍刀抹了我的脖子。”

  这就......

  已经这么详细了,那肯定就不存在说错或者语言表达不当的问题了。

  其次,也可以排除是自己听错了的问题了。

  可是.......

  一个被人砍死了的死人,来警局报案,说自己被人砍死了。

  这事.....可能发生吗?

  自然是不可能的。

  而如今,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又会是什么原因呢?

  恶作剧!

  一下子,马嵬就猜到了真相。

  “先生,您这种恶作剧,已经触犯帝国法律了。”

  马嵬沉下了脸,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什么恶作剧,谁恶作剧了。”刘二苟不干了,“我说的都是真的。

  我在桂贵路鬼街巷被人给砍了,砍死了有半个多月了。

  那边是你们光明分局的辖区,当初的受理警方应该就是你们分局。

  不信你可以去查档案啊,我叫刘二苟,杭城来这边谈生意的。

  现在凶杀案不多,你一查就能查到的。

  你看看那上面照片,看看是不是我。”

  马嵬:“......”

  听他说的这么认真,马嵬反而有些犹豫了。

  看这意思,似乎不像是来恶作剧逗警察玩寻开心的了。

  四下看了看,也没有发现隐藏的摄像头之类的。

  也可以排除了是某手上那帮为了出名为了火把自己作死了都不怕,更不惧蹲局子的作死达人又研究出了新的作死路径的可能。

  那么....

  马嵬拖了拖自己的眼睛,眼中闪过了睿智的光芒。

  真相只有一个——他,遇到了神经病。

  想一想,最近他遇到的神经病似乎有些多啊。

  第一次遇到的神经病,是二院里的一个老道。

  第二次遇到的神经病,是一个自己送上门来的洋和尚。

  这是他遇到的第三个神经病了。

  考虑到这还只是自己遇到的,而光他们一个分局里警员就有那么多。

  马嵬突然对未来有些担忧。

  现在的神经病,似乎有些泛滥啊。

  这要是脱了这身警服,走在路上会不会被莫名其妙冲出来的神经病砍了啊?

  想了想,马嵬觉得自己这担心完全是多余。

  说的好像穿着这身警服,神经病就不敢砍他了似的。

  该被砍的还是一样被砍。

  这么一想,马嵬就没那么担心了。

  只是......

  被砍不被砍的先不说,面前这个神经病的话......

  嗯,对于神经病的处理,马嵬已经处理出经验了。

  首先,先把人......先把神经病给稳住。

  其次,打电话联系精神病院。

  最后,把人给送走,大功告成。

  这流程都是一条龙的。

  这般想着,马嵬笑了笑。

  “这位.......嗯,鬼先生。”

  觉得神经病既然觉得自己已经被人砍死了还能来报警,那肯定就是自认为自己是个鬼了。

  鬼的话.....你要是激怒了他,他不敢吃了你?

  做警察嘛,最重要的是为群众考虑。

  既然他觉得自己是个鬼,那自己就先顺着他一下,说不定还能有助于之后的治疗。

  这般想着,马嵬笑了笑,“这位鬼先生,关于你的报案内容,我已经知道了。

  只是,您说的调查档案的事情,我没有权限处理。

  所以,我应该要打几个电话给同事,来一同处理一下。

  您看,是不是能稍等一下,给我们些时间?”

  刘二苟点头,“没问题,变成了鬼,我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了。

  那.....我是在这里等,还是回去等通知?”

  “您....这里等就可以了。”

  你还挺入戏,马嵬笑了笑,引着刘二苟进了自己所在的办公室。

  给刘二苟搬了一把椅子,又拿一次性杯子接了一杯水放到一旁。

  在刘二苟看神经病的眼神中,马嵬有些莫名其妙的笑了笑,拿出手机打了精神病院柳院长的电话。

  “喂,柳~”

  压低了声音,用约定好的暗语将情况大致说了一遍,马嵬挂断了电话,等着精神病院来接人。

  想了想,有些不放心,又给同事打了两个电话,把在宿舍的两个同事给召唤了过来。

  连着施展了三个大召唤术,蓝条有些不够,召唤不出来更高的大boss的马嵬才消停了下来。

  转过头,见刘二苟规规矩矩,一副社会主义乖巧姿态的坐在椅子上,马嵬忍不住笑了笑。

  合着这位带入的角色,竟然还是个鬼界乖宝宝。

  “那个......鬼先生,怎么不喝水?走了挺远的路,应该口渴了吧?”

  办公室里只有两个人,为了不让场面显得太过尴尬,马嵬开始尝试着控场。

  话出口,迎来的却是刘二苟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

  “你是不是......”

  一句有攻击性的话说了一半,被刘二苟警惕的收了回去。

  脸上挤出一抹乖巧的笑,刘二苟解释道,“我是只新鬼,能力有限,魂体还不够凝聚,不具备太多干扰现实的能力。

  这水.....喝下去我也存不住,喝多少都会漏出来。”

  马嵬:“......”

  你个小戏精,入戏还挺深哈?

  “是吗?哈哈!这倒是我的疏忽了。”

  刘二苟笑了笑,“正常,毕竟很少有正常人会将思维带入到一只鬼的角度的。”

  说着,刘二苟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并非胡说八道,是有科学依据的。

  伸手抓向了那被放在一旁的一次性纸杯。

  “唰~”

  手从纸杯穿过,没有丝毫的凝滞。

  马嵬:“......”

  眼珠子猛然瞪大了一下,死死的盯着刘二苟穿过了纸杯的手。

  “你这是.....魔术?”

  刘二苟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什么魔术?这是鬼界的基本操作啊!”

  说着。刘二苟把手变得虚幻,慢动作再一次从纸杯上穿过。

  “唰~吧嗒~嘭~”

  “娘嘞!鬼啊!”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楼道里,响起马嵬惊天动地的惨嚎。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