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异魔壹血月之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暗夜王国

异魔壹血月之歌 南羽景 3678 2020.04.03 22:09

  英国伦敦,瓦尔基里总部,9点30分。

  ‘26号,你终于回来了!’办公室里,黑色的转移背着26号传来沧桑的声音。

  ‘嗯,只是这次生产的一批生化兵全都猎夜组的人炸了。’

  他的脸色,如同在被冷雨打了一整晚般的有些失色的白。

  那个老男人,见他没有说话。心内,一下觉得似被西伯利亚的寒风吹袭一夜。。。

  ‘呵,有什么关系,只是一群生化兵而已。再说,活人不行拿那些动物不就行了。’

  男人,还是背着他在黑暗中抽一口巴西雪茄,‘呼’的一口青烟吐出。

   26号,听他如此说。心内,更觉得一下被瑞士军刀插了一刀般的难受。

  毕竟,在这个组织里没有价值就要被抹杀。而组织,又和乌瑞亚王国接壤。

  ‘将军,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26号面色铁灰的,冰冷的问道。

  黑色转椅上,男人继续抽着巴西雪茄。望着办公室透明玻璃外,三十多公里的边境线。

  自己一下,瞬间就再次置身了十五年前的那个在边境线被吸血鬼骑士追杀的雨夜。。。

  ‘哼,生化兵不过就是些可以恣意被践踏的生命而已。去抓些活的猛兽,继续生产那怕是要去抓作为死对头的吸血鬼。’

  男人语气间的冰冷,让26号一下子感觉自己被扔进了北冰洋里游着海洋虾的深水区。

  ‘知。。。知道了。。将军。。。’接着,他有些真的被浑身冻伤了的颤颤巍巍的走出了办公室。

  ‘啪’,欧斯派的金边木门发出一阵重音。男人,这时也终于转过来。

  黑暗中,他还是无法被看清。不过,一副沧桑白鬓的轮廓到是隐隐浮现。

  ‘呵’,他似狐狸般的狡黠一笑。然后,走到右手边的三层棕红色的书架那儿。

  ‘嚓’,拿出一本《悲惨世界》后。书架一下向两边滑开,旋即走入当中隐没黑暗。。。

  星洲日报社,分编辑室,11点25。

  ‘哒哒哒’,詹双波还在他的戴尔笔记本电脑上敲打着。

  林晓芝和徐波则在一旁,负责着各自的版面。

  昨天,西北角的爆炸发生过了两个小时后。詹双波他们,就坐着村石小之助的私人直升飞机去了那儿。

  可惜的是,他们并没有在发现什么。因为,整个山坳和山脉都被炸了个碎。

  所以,也就是简单的那索尼相机拍了几张现场照片。他们,也就再次坐着私人直升飞机回来了。

  ‘双儿,你那板编辑完了吗?’林晓芝,喝了一口自己保温杯的枸杞茶问她。

  ‘嗯,已经完了。’她的手指,刚刚停下。

  接着,把编辑好的A板块的报道发给林晓芝。徐波,也在她刚刚把A板块发给林晓芝后。自己也紧随其后的,把负责的B板块发给林晓芝。

  ‘嗒嗒嗒’,林晓芝把全部都三块板块都审阅后。飞速的排版,又加了几个标题。

  ‘哗’,起身她就踩着品红的LV高跟鞋,穿着一身夏奈尔的灰色线条纹女式西装,扎个高马尾就把他们这一组编辑完的内容送到主编室去了。。。

  村石小之助,仔细的用苹果笔记本电脑审阅后。觉得无伦是报道,还是其他的什么都过得去。

  就自己,把明天要出版的这份报纸的内容排版后,让人拿去印刷部印刷去了。

  ‘啪’,把门一带村石小之助就出了主编室。接着,走了几步到林晓芝他们面前。

  ‘林晓芝,徐波你俩去城南的老小区。把上次,要你们采访的几个热点人物采访了。双儿,你和哥哥一起去陪娄河分局的明灿局长吃饭。’

  说完,詹双波就跟着她的义兄走了。村石小之助,今天是一身的杰尼亚的海蓝色西装,黑色皮鞋和水蓝斜线条纹领带。

  ‘噔’,香奈儿的浅粉平跟鞋,加上穿在身上普拉达的樱花粉连衣长裙。

  今天的这身粉妆,一眼就足以给自己加分许多。

  四人一同走入电梯,村石小之助大拇指在原型的按钮上按了个一。

  ‘呼’,电梯瞬间极速下滑。之后,‘叮’的一开门四人就依次鱼贯而出。

  分别坐上,185万的灰色玛莎拉蒂和300万的蓝色保时捷。

  ‘哐’,车门一关钥匙插入。呜的一发动,两辆车就朝着一南一东的星洲市大渔海塘饭店和城南韩愈小区两个方向去了。。。

  瓦尔基里组织, 13点15分,密室。

  先前那个一身军装,抽着根巴西雪茄的男人。现在,正在密室中对着电脑检索各种猛兽的图片。

  ‘嗒’,在不断的键盘敲击音结束后。他最终选定了,大王乌贼,海雕,狮子,蟒蛇这些大型动物做接下来的重型强力生化兵。

  接着,还是不停。继续,‘嗒’的在电脑中检索。

  鳌虾,帝王蟹,游隼,蝙蝠,黑马,猿猴。

  这些动物的图片,出现后。他直接‘滴滴’点了几下,就定了下来。

  ‘大王乌贼生化兵,太平洋捕捉,注WR91415原毒,半机械化改造。’

  他口里念着大型生化兵的改造方式。

  ‘海雕生化兵,格陵兰南岛捕捉,注WR91418原毒,进化改造。。。。’

  之后,一个人在密室研究和设计了半天之后。‘嗒’,鼠标点击邮箱一会儿就传送到了生化制造局。

  ‘哗’,做完这些事情后,男人一下倒在转椅里。

  此时,密室内昏暗的电脑光还不足以照清楚他。不过,他身上那身二战时期老兵的土黄色军装。

  以及,领口两边左右各两杠三星的上校军衔,却是那样的耀眼。

  这说明,男人在哪个战火纷飞硝烟弥漫的动乱年代。至少,在军队中是个团长级别。

  ‘哼,这个世界亏欠我们的一定要拿回来!’

  他的语气,冰冷的仿佛俄罗斯霍尔克维扬的冬日。

  起身离开转椅,‘哗’的书架再次打开。男人,也从书柜中出来。

  走到办公桌拉开抽屉,拿出黑色盒子装的巴西雪茄,装入衣服的包里。

  ‘嚓’,抽出一根那普兰达的打火机点燃。又一次,在房间内燃气紫烟。

  向前走了几步,拉开金边木门。背身,把门‘哐’的一带,男人就进入电梯朝黑暗中的楼下去了。

  二十层的大楼外,电闪雷鸣,风雨交加。不过,把视角落在办公室玻璃窗那儿。会发现,三十公里外的边境线一处瞭望台。

  全身,都穿着黑色金属铠甲的吸血鬼骑士,目光正死死的看着远处的大楼。。。

   8月2日,太平洋斐济岛,11点11分。

   26号在自己的上级科尔维扬,聂斯特给了捕捉制造大型生化兵器的任务后。

  就开着,装备制造局给的DSK号战舰从地中海绕线赤道几内亚到了斐济岛。

  ‘哐’,硕大金属物体落在舰船上的声音,并没有影响到他。

  他还是,继续喝着从俄罗斯带回来的伏特加酒,嘴里海吃着一块虎鲸肉。

  ‘托列考力特少校,我们四人已经准备好,哈迪斯号也检查完毕。’

  一个浑身海蓝色作训军装的,年纪不过30岁左右的士兵向他报告。

  ‘咕’,吃下一口用青芥末辣椒包裹的熟的鲸鱼肉,然后一口九十度的烈酒入喉:‘下水吧,记得大王通常在2000米的深海。如果,不小心遇到了抹香鲸就关闭打灯伏起来。’

  ‘是,谨遵少校您的命令。’说完,士兵就和其余三人一同鱼贯的进入大型潜水捕捉器哈迪斯号。

  接着,在内部以秘钥插入能量孔。然后,哈迪斯,瞬间飞了起来。

  ‘呼’,在绕着DSK号战舰飞了几圈后。扑通一下,就滑入了海里。

  ‘255米,水压100万帕,仪器正常。。。’

  ‘480米,水压800万帕,仪器正常。。。’

  ‘999米,水压1000万帕,仪器正常。。。’

  哈迪斯号,连着报了三次之后。一加速,就彻底向2000米的大王乌贼栖息区去了。直到,完全被似魔鬼般血盆大口的深海所吞没。。。

  ......

  英国,乌瑞亚王国,13点15分。

  王国的暗金色北欧风格的,仿若巧克力圆顶柱子形状的城堡在乌瑞亚王国的内城化出一片弦月。

  ‘王子殿下,您和表公主殿下都回来了。老臣,久候了!’

  王子府管家,65岁查理斯,威廉姆嘴角淡淡的笑到。

  ‘啊,查理斯让你挂心了。我和姐姐,其实这次回来也只是因为瓦尔基里组织和异魔已经联合。’

  查理斯的脸上,还是没有丝毫的荡漾。不过,心底却激起暗潮。。。

  ‘呃。。。那确实您和表公主得回来。不过,女王陛下可是还未回来的。’

  查理斯,语气微微颤抖。

  ‘不用了,我这次已经把母后的王诏拿回来了。’

  旋即,查理斯看了林小江带回来的王诏。

  王诏,是以暗金的布帛外加吸血鬼的图腾和各种复杂的图案组成的。

  ‘嗯,确实是女王陛下的王诏。’查理斯,看完了王诏说。

  ‘好了,查理斯。话不多说,现在还不能拆封。不过,按照咱们家族的传统。

  ‘姐姐,得继承在乌瑞亚次元秘境通过试炼后登基。所以,这段时间我会频繁和军队去守卫边境线。’

  一转身,把话说完林小江就带着表姐乌瑞亚去了初代女王的次元秘境。。。

  ‘嗒嗒’,两人一黑一白。一个从内到外的黑金皮衣皮裤。另一个,一身的繁杂花哨的白金女法师裙袍,头上还带着顶紫黑带金色蝴蝶花纹的魔法帽。

  查理斯,看着从王子府的内庭逐渐消失隐没的两人。又一联想了,现在的复杂局势。心内,直起了低声的喃喃:‘表公主,希望您真的能顺利过了您的先祖,初代女王所设下的七重梦境考验。。。’

   王国东北角,乌瑞亚秘境,14点20分。

  冰冷的大雨,还在似王公贵族屋子里的坠珠般落下。

  林小江,带着乌瑞亚打着一把黑色的蝙蝠伞走了一个小时后到了。

  秘境之外,巨大参天的枯树笔直的矗立在哪里。仿佛,林小江千年前就将它种下了。

  巨大的石门,斑驳了400年十九代人的岁月。

  石门是在面前的小山山脚开出来的,里面是逐渐向下的深层空间。

  最底层,初代女王的棺椁就在那儿。

  ‘姐姐,快进去吧!你放心,我虽然不能在这守着。不过,我有信心你一定会承继暗夜王国的祖业并且让它变得更好的。’

  乌瑞亚,喉咙一下被鱼刺哽住了般不言语。此刻,她觉得表弟已经不再是稚气未脱的孩子了。

  ‘哗’,一转身直接变成暗紫色的蝙蝠模样。然后,‘嗒’的朝着石门一走到面前。

  把暗紫色的能量汇聚在掌心,化成蝙蝠一巴掌排在石门上。口里,念起一段神秘咒语过后。

  ‘喀’,石门向左右一开。紫黑色的烟雾,瞬间溢出。

  乌瑞亚,也一提起胆量走入烟雾之中。直到,缓步的在烟雾中消失。

  ‘哗’,门一下再次闭合。最后,乌瑞亚也终于到达最底层开启了第七重梦境,走上了带领暗夜的乌瑞亚王国前行的道路。。。

举报

作者感言

南羽景

南羽景

躲在暗夜之下的王国,未必就是邪恶。大胆走在白日下的组织,未必就是正义。   (求推荐)

2020-04-03 22:0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