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皕花亦浓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店大欺客

皕花亦浓 梁晨媚景 2093 2018.04.16 23:15

  第九章店大欺客

  骰盅下面,三个骰子,静静躺在那里。

  二、三、三。

  小。

  果然是。

  四周一片哗然。

  更怪的是,这一结果,没出乎所有人意料。

  右手第一位艳丽女子,和第二位中年文质大叔,并无什么反应,这边的冯蟆更是捂住大嘴笑了起来。

  而胡风,看着这三粒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小东西,僵硬住了,满头蒸汽,瞬间变成了冷汗,阴湿背后衣衫,手指紧紧握住盅盖,似是捏碎都不能让自己眼睛,相信面前的情况。

  一百两做赌注已经不少,用在骰盅上,更不多见,而连赢十几把的,更更是少之又少。随便输输还好,一百两对于赌场也不算巨资,但胡风作为庄家,已经连输一千多两银子,自己就不得不考虑考虑,掂量掂量,如何与老大交代了。

  四周虽杂,但无人说话。

  胡风看着自己滴在案台上的汗水,突然一佞笑,在放下盅盖时候,手轻轻略过,小拇指看似随意的拨弄了一下,其中一个骰子。

  把之中,一个三换成了六。

  这样,正好由八点小,变成了二三六,十一点大了。

  胡风先瞪了一圈四周,见无人敢说话,接着提了提气,道:“莫木开!你别高兴的太早,这次你输了,哈哈哈哈哈。”

  “你输了。哈哈哈哈!”

  胡风狂笑一阵,说实在的,是尬笑,因无人理他,只等他在发泄自己心中压抑许久的压力。

  “我输了?”木开道人,满不可思议,疑问道。

  “对,你输了!”胡风咬死,一字一字的道,“怎么,你以为你就能永远不败?别忘了,这里是赌场,除非你出千,否则谁能运气这么好?”

  孔酒看了之后,在史查兰耳边,低声说道:“嘿,将军大人,你不是说这种大赌场,不出老千的么,任由你赢。”

  “是啊,这种场子是不会出千的。刚才明明是在诈骗。”可史查兰并没有刻意低声,直接敞亮的说了出来,是那种所有人都能听到的音量。“明明是八点小,这位老兄赢了。”

  所有人都愣了,周维一片低呼,惊的不是莫木开获胜,惊的是居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出头。用屁股想想都知道,哪家赌场没有几十名打手,不是和黑道有关,就是和官府勾结,不论哪种都是一般人惹不起的。

  胡风也一愣,没想到有人敢在自己的地盘,这么不识趣。歪过头来,狠狠地瞪着史查兰,比看莫木开,还要凶狠。

  “喂!老家伙,睁开你的老眼,给我看清楚,这到底是几点,别怪我没提醒你,要好好说话。”

  史查兰一点没受他的威胁影响,淡黄色眼眸一动不动,嘴角微撇,道:“我又不是瞎子,看的很清楚,是你念错了,明明是八点小。”

  “放屁,放屁!我告诉你,这么多人可都看着呢,你给我说,到底是几点。”胡风语速渐快,有些急得冒烟,没想到这人这么老,居然还是个愣头青。

  “我看的很清楚,说的也很清楚,是八点没错,如果不是,要不你刚刚出千了,要不你就是在诈骗,欺骗的还是看不见的残疾人。”说完,史查兰对着莫木开道:“这位老哥,你赢了,是八点,没错。是他眼神不好,看错了。”

  莫木开表情谦逊,声音沙哑道:“多谢。”

  胡风浑身冷汗,变成了虚汗,洇湿了整个背衫,此时人显得有些燥热,死死地盯着史查兰,似是马上就要爆发。咬着牙缝出声,“要你来多管闲事!”

  远处的人,都在窃窃私语。“这家伙谁啊。”“这人什么背景。”“不知道呢,从未见过。”“哎呀,胆子可真大。”

  史查兰似是不觉危险将要到来,对莫木开慷慨说道:“没事,我就是多句嘴而已,老兄你才真是厉害,有实力。”

  “你们都给我闭嘴。”胡风眼见这两个老家伙,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自己也不知怎去和东家交代这一千两白银,人变的狂躁不安,手指着前方哆嗦。“我说他是几点,就是几点!嘿嘿,反正也没有第二个人,敢出来证明,这瞎子又看不见。”胡风对着史查兰狞笑道:“要是识趣的话,最好给我滚远点。否则……你自己想想后果。”

  此时无论什么人,都在暗暗替史查兰捏一把汗,虽然他在为赌客争取利益,但在利益与性命之间的抉择,人们往往还是要站到地头蛇这边。

  就在胡风隐忍不住,眉头挑的比青筋还高,准备动手的时候,有人发声了。

  “胡风!”

  “谁!哪个混蛋叫我!”胡风神经绷紧的不像人,此时最容不得别人打断,整不好,就吸引了仇恨。

  “给客人拿银子。”

  听到这声音,胡风回头去看,一位极具野性的男子站在身后,前面刘海斜下来,刚好盖住一只眼睛,后面头发很长,垂在厚实肩膀,整个人显得非常大胆,且桀骜不驯。

  看到这人,胡风整个人像只撒了气的球,很疲惫,很不甘,但是又不能违背。态度一个大转弯,无力道:“当家的,你怎么来了。”

  “赶紧给客人拿银子。”声音很干脆,很男人,有果断一切的,男性荷尔蒙魅力。

  “哦。”本想解释一番,挣扎一下,不过最终,胡风还是去照做了。

  男子接替了胡风的位置,等到补齐宾客的钱后,他才开口道:“在下刑天林,是这片堂口的管事,接下来由我推庄。”

  听到他的名字,很多看客脸上的委婉笑容变成了苦笑,惊讶的轻呼出声,显然这人的赌术,要比胡风更为高明。

  场面太大,显然要有人出来镇场,而刑天林就是这种镇得住场的人。

  刘海下的眼睛很阴,但那笑容极为自然、洒脱,好似这个赌场就不是他的,输光了也无所谓一样。

  五人贵宾赌桌两尺之内的人,越来越少,两尺之外的人越来越多,围了三层不止,人们在好奇与害怕惹事上身,之间徘徊。

  所有人都知道,你赢得越多,事就越大。况且,莫木开已经赢了一千四百两,这到哪里都不是一个小数。在这你可以尽情的赢钱,但能不能带走,就不都是你说的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