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不死道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不死道童

六茴子

  • 仙侠

    类型
  • 2018.02.18上架
  • 93.24

    连载(字)

1316位书友共同开启《不死道童》的仙侠之旅

学徒于小乐乐 学徒何当一醉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登仙会

不死道童 六茴子 3266 2018.02.18 18:11

  蜕凡台,这是位于云岫十名峰之一--仙门峰上的一处巨型石台。此台呈八边形,台面刻有八卦图,整体浑然天成,乃是以一整块岩石削成后置于仙门峰的峰尖之上,此地也是仙道十宗之一刈云宗的山门所在。

  平日里,这蜕凡台被云雾所掩盖,所以外人不得而知。而今日,仙门峰上云雾尽散,隐约能望见蜕凡台上黑压压的一片人影,还有在一里开外也能听到的嘈杂人声,台上这群人之多可见一斑。

  一道穿着破衣烂衫一眼看去还以为是丐帮哪位长老的瘦弱身影猫在远离人群的偏僻角落里,四周偶尔有人路过也都挥着袖子赶紧离开,生怕这人散发的肮脏气息有半点沾染到自己身上。

  “切!”李洛自然知道自己这身打扮在这登仙会上显得格格不入与众不同,但他也并不在意。

  “这是登仙会又不是皇帝老儿选秀女,打扮得光鲜亮丽干什么,天赋才是王道!”李洛对这些以貌取人的家伙一向没有好感。

  正巧边上走来一名衣着华贵的女子眼珠一翻向他投来鄙夷地眼神,李洛嘴角一勾,佯装不支,身子一软正好倒在那女子的裙摆上,留下一道黑色人形印记。

  “啊——!”

  一声凄厉的尖叫几乎要震裂李洛的耳膜。

  “你…你…你…你这不要脸的臭乞丐竟然敢…”那女子一手拿出手绢慌乱擦着,一手颤抖地指着一脸傻笑的李洛。

  “哎呦,抱歉抱歉,要不,我帮你擦擦?”李洛看似询问却不待女子回应就扑了上去,一双黑炭似的脏手到处乱抹,一番折腾,女子华贵的衣裳上又多了几处黑手印。

  “这就干净多了嘛!”李洛十分满意的看着擦得干净的双手。

  “你…你……”女子被气得语塞,不过世上最不缺的就是护花使者。

  “你这乞儿好生无礼,竟然如此羞辱良家少女,实在可气,且吃我樊某一剑!”一名正气凌然的青年快步走来,将女子护在背后,紧接着一剑朝李洛刺来。

  铛——

  一把长枪一柄金锏横插进来挡住了利剑。

  “樊兄莫急,此事我二人看在眼里,乃那女子目中无人在先方才惹出事端,你又何必助纣为虐,伤了名誉!”持枪之人笑道。

  “哼,那便算了!”樊姓青年见对方人多也不敢轻举妄动,把脸一甩,拉扯着不愿罢休的女子就离开了。

  “多谢二位救命之恩,在下无以为报!”李洛高声朗道,惹得那女子又是一阵回头。

  “小兄弟何必如此,要不是我二人横插一脚,此时那樊兄怕是人事不知了吧?”持枪青年笑道,眼前李洛的深浅让他看不穿才会有此一问。

  “呃,”李洛一愣随即笑道:“老兄可真会打趣在下,我不过是一个小小乞儿罢了!”

  “呵呵,”青年笑笑也不接话拱手一拜:“在下于笠,云岫山下北山国人氏。”

  于笠身旁持金锏的黝黑汉子也稍一拱手:“袁墨,南海落砂国人氏。”

  “我俩一见如故互引为好友,不知小兄弟怎么称呼?”于笠问道。

  “在下姓李单名一个洛字,自西昆仑而来。”李洛回道。

  “哦~原来是李老弟,真是幸会!”于笠一指别处道:“走走走,此处风大,咱们去那聊聊!”

  “嗯。”袁墨点头应了一声。

  “也不知这个性截然相反的两人怎么会凑到一起。”李洛心中咕囔,脸上却挂满微笑:“甚好!”

  三人行走间聊得兴起却不觉身后正缓缓走来一群衣着华丽的公子哥。

  为首的是一名弱冠青年,头戴一顶金丝束发冠,身着一袭紫底金龙纹大氅,腰上别着一柄金柄长剑,脚踩一双黑底云纹靴,相貌堂堂只是眉宇间有一股浓浓的倨傲之色。

  青年背着手,拿眼一瞥前头的三人道:“方茴,是他们吗?”

  一道熟悉的女子身影从容走来,仔细辨认:“对,殿下,就是那人,没想到那三人竟是一伙的,还请殿下为奴家做主!”

  名叫方茴的女子正是刚刚被拉扯走的华衣女子,没想到才过了没一会就拉着大队人马过来找场子了。

  那殿下拿眼一瞧,立马有人会意。

  “前面的三个给我站住!”

  李洛三人回过头来就见到,方茴领着紫衣殿下和一众人马声势浩大的走了过来。

  “李老弟,这可是来找你的?”于笠打趣起李洛来。

  “刚刚是谁动手欺辱了方茴,给本殿下自觉站出来!”江云开金口一开不怒自威。

  “殿下,这三人都是,还请殿下做主!”方茴赶紧补充道。

  “哈哈,两位老哥怕是也跑不掉吧!”这回轮到李洛嘲笑起于笠来。

  “呃——”于笠一瞥方茴无话可说。

  那边江云开见到李洛三人互相打趣完全无视自己,顿时心头火起,他的身份何等尊贵何曾受过如此轻慢,眼中的怒火几乎要夺眶而出,一抖衣袖,三尺青锋瞬间从袖里落入手中,正要向三人刺去之时,却被人伸手按住。

  “殿下,您乃是我大齐帝国四皇子,龙子龙孙何等尊贵,与这三个乡野村夫计较岂不堕了您的身份,况且在这仙门弟子甄选的紧要关头伤人怕是……”

  江云开瞳孔一颤,遂收起长剑,心道:“也罢,等考核通过,有的是时间慢慢收拾他们,哼,也让他们尝尝本殿下的手段。”

  “喂,”李洛突然出声:“刚刚羞辱她的就是我,别连累其他人,怎么,想打架吗,来来来,我李洛接着就是!”

  “……”江云开默然,他刚决定暂时放过李洛等人。

  “不说话,那就算了,没啥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回见!”李洛说完就转身走了,于笠两人自然知道李洛不想连累他们的意思也就往另一个方向离去。

  “殿下!”

  方茴一见李洛要跑那肯罢休赶紧出声提醒,谁料却惹来江云开一声厉喝。

  “闭嘴!”

  江云开此时也很恼火,但小不忍则乱大谋的道理他还是懂得,只能愤愤不平的转身离开,方茴也只能含恨跟上。

  而在石台的另一边一个并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三个作仆从打扮的中年人躬身立在一名十三四岁左右的女孩身旁,女孩穿一身襦裙,一头青丝绾作双平髻,明眸皓齿、唇若涂朱,身姿算不上曼妙但也十分玲珑,就像个从画中走出的人儿。

  “千少主,我等护送少主前来此地的任务已经完成,即刻赶回家族属地,少主天资聪颖定能不负家主嘱托,我等这就准备下山了。”为首一名黑衣仆从道。

  云千纤正要应下,眼角却瞥见一道人影穿出人群站到石台边缘。

  “怎么要等这么久啊,肚子好饿啊,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是等不到咯,不成,被饿死可不是我李洛的作风,我得下去弄点东西填饱肚子再说!”那人影呢呢喃喃越站越靠近边缘,最后终于坠落而下。

  “那边有人掉下去了,钟叔快去救他呀!”

  被称作钟叔的黑衣仆从直了直身子道:“少主,您那不该有的慈悲心应该要收一收了,眼下族中的情况可容不得您有半点心软,您可别忘了在家主面前立的誓,况且少了一个竞争者对于您来说不是利好吗?您自己想清楚您来这的目的吧,我等先行告退。”

  云千纤看着一众仆从消失在石台边缘,心里有些不忍。

  “对不起,不是我不想救你,只是……我答应了母亲……”

  铛--铛--铛

  一阵钟声从这云岫山间响起,钟声悠远不知来源,蜕凡台上一众凡夫俗子只觉得刹那间浑身都被钟声洗涤了,原本充斥着不安、焦躁、愤懑的心被冲刷的只剩下平静。

  仿佛是呼应这钟声一般,蜕凡台上刻着的阴阳鱼的中心出缓缓透漏出一丝金光。

  唰——

  霎时间,无数金光喷涌而出,四散的金光缓缓汇聚成一座有些模糊的处在真实与虚幻之间的十丈金门。

  门上刻有无数兽形,光华流转门上的异兽仿佛活过来一般冲出枷锁化为数道灵光没入台上少数人的体内,并在手上化作一道印记。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金门又生异变。

  吼——

  一声如轰雷般的兽吼突然从门扉上传出。

  咔咔咔——

  一连串的爆响,金色巨门仿佛承受不了门内爆发的恐怖力量一般,一道道裂缝如同蛛网密布其上。

  嘭——

  原本华丽的金门被庞大的力量炸成碎片,显现出了隐藏在背后的黑色漩涡。

  一只青底黑纹的巨大兽爪从漩涡中探出,忽略这兽爪的巨大体积的话,其实还算有点可爱,只是上头的缠绕的气息实在令台上众人心惊胆战。

  “什么鬼!!洪荒巨兽破开封印了吗??”

  “救…救命啊!!”

  ……

  “喔!这下有意思了,那家伙也被惊动了,它也感应到那个东西的存在了吗?看来是我等的人来了,不过登仙会的时候可不能让你乱来啊,只是把你赶回去也不好,毕竟有过约定,也罢,既然你的爪子已经出来了那就把你这部分放出来吧!”

  云岫山某处无名山崖上,一名道袍青年踹了脚脚边躺着假寐的白发男子道:“喂,说你呢!还不赶紧出手!”

  “出什么手,你自己有手不会出吗?”白发男子回道。

  “刈云老鬼,你再不出手,你那些未来的徒子徒孙就完蛋了!”

  “我无所谓的!谁比较紧张谁上!你说是吧?道衍小鬼”被称作刈云的男子翻了翻身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从头到尾没睁过眼。

  “呃——”被称作道衍的道袍青年怔了下,随即无奈地抚了抚额角道:“我这劳碌命!”

  道衍一转身消失在原地,下一瞬已出现在蜕凡台上空的云层之中,他一甩袖,一道肉眼可见的波动瞬间传递到蜕凡台上那个可怖的黑色漩涡。

  黑色漩涡像是被一股巨力生生停止了旋转,原本已经探出至前臂的青色巨爪也被斩断后化作一团青光向山下遁去。

  “要是你还在全盛时期我还真拿你没办法,不过现在的你空有元神没有肉身承载,”道衍撩起额前垂下的发丝转身离开:“收拾起来可就简单多了!”

  他的身后破碎四散的金光再次聚拢化作金色门扉将漩涡封死,隐隐间还能听到那只青色巨兽的怒吼。

  “呼——收工,找刈云那老小子要酒喝去!”

  正当在场众人松了一口气以为得救之时。

  经过一番折腾本来有些暗淡消散的金门突然彻底凝实,万道金光齐放将这一片天空染的金黄。

  吱呀——

  紧闭的门扉露出一丝缝隙,接着轰然打开。

举报

作者感言

六茴子

六茴子

嗯——建了个群,有兴趣的大大可以加下哦,群号:641339774

2018-02-18 18:1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