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颦颦知我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幻境二

颦颦知我心 九囿山河 2333 2019.03.16 07:24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紫鹃见林黛玉望着那河面,泪珠儿滚滚落下,顿时担心道。

  林黛玉想着这些日子一来,那公子脸上灿烂的笑颜,眉角的哀愁,有时候放荡不羁,有时候却又稳如磐石,原来他竟然是这样一个痴情的人儿,都怪自己的小性子,每每还要揶揄他。

  “原来是我错怪他了!”林黛玉喃喃道。

  “错怪谁了?”紫鹃一脸的莫名其妙道。

  “紫鹃,你记挂公子吗?”林黛玉突然转头看着紫鹃道。

  “小姐干嘛问起了这个?”紫鹃不解道。

  “如果你挂念公子,想要去找他,我不会拦着!”林黛玉道。

  “小姐哪里的话,虽然我不舍得公子,但是在我眼里,小姐永远是最重要的!”紫鹃认真的说道。

  “真的?”林黛玉歪着脑袋,认真的看着紫鹃的眼睛道。

  “这还有假,小姐我们赶快回去吧,起风了!”紫鹃说着,跑过去从轿子里面拿起了一件披风,然后给林黛玉披上。

  一股淡淡的香味扑面而来,林黛玉看了看那披在身上的风衣,眼中露出一丝笑意。

  “哦,不好意思,拿错了!”紫鹃见拿错了风衣,就要帮林黛玉脱下来重新换一个,却被林黛玉拦住了。

  林黛玉望着那天空中卷起的柳絮,还有地上落了一地的桃花花瓣,突然想一路走回去,这条路,自从母亲病逝,她就再也没有认真的走过。

  “紫娟姐姐你知道吗?虽然我的生日是二月十二,花朝节前后,但是每年我最期盼的日子却是上巳节,因为这个时节,柳堤两岸,柳絮铺满天空和大地,又有桃花点缀其间,非常的美丽,当时爹爹在外省办差,但是这一天总会回来,同我和母亲一起度过,因为他们当年,就是这样在姑苏兰亭下认识的!”

  “当时的我,还是很淘气的,仗着天下第一文士的女儿的名头,还有那么一丝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才气,一路比过去,整个柳堤下的流杯亭被我走了一遍,一些老文士更是被比的老脸通红!想想他们当时的样子,很可乐呢!”

  “那一年石皇南巡,落脚在我家,爹爹日日陪着,我记得那一年的天气很冷,三月了水面上还结着冰,母亲怕我着凉,不让我出去,我偏不听,结果掉进了冰窟窿里面,落下了这个病根,想想当时母亲也应该是那时候落下的病根吧!”黛玉说着,竟然轻声啜泣了起来。

  “小姐莫要太过伤怀,我想夫人在天之灵,也不想看到小姐这样!”紫鹃劝解道。

  “所以,我能明白那个公子的心境!我想这些年他都没有放弃,就是因为心中的那么一丝执念吧!”林黛玉说道。

  “只可惜找了这么多年,依旧杳无音讯,如果那位姑娘已经不在人世了,公子该是多么的伤心?”紫鹃言道。

  黛玉一怔,喃喃道:“应该能够找到吧!”

  至少在这一刻,她心里是希望那位公子能够找到的,若不然,那多年的牵绊,那无处安放的痴情,他又能寄往何处?

  “小姐,悼红轩到了,要不我们进去看看?”紫鹃见已经走到了悼红轩,随口问道。

  “怎么进去?”林黛玉问道。

  “我有钥匙啊!”紫鹃笑着扬了扬手中的一串钥匙道。

  林黛玉眉头一皱,跟着紫鹃进了院落。院子里面栽了几株桃花,花枝繁茂,林黛玉不由得想起了那位公子,他就那样拿着一柄扇子,从繁花中走出来,阅万千丽人而无动于衷,守着心中的那一颗本心,只为多年前的那一段恩,这种执着,还有自制力,世间又能有几人能够做到?

  譬如自己,那个冷水中救助自己的少年郎,也只是在漫长的岁月中,三两个无聊的梦境里,会梦见他,却从未想过会去寻他,会去谢他,这一点来讲,自己就不如他。

  林黛玉正出神,见紫鹃拎着钥匙,正在开那正门,赶忙上去拦住了道:“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老爷说公子已经把这处院落送给咱家了!”紫鹃笑道。

  “什么?”林黛玉一惊。

  “他这是要放弃了么?”林黛玉一阵怅惘道。

  紫鹃打开了房门,向壁上看时,只见一副唐伯虎的海棠春睡图挂在堂前,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

  林黛玉缓缓进入,迎面壁上挂着一幅画,一副对联,那心中对他的怜悯顿时烟消云散,不禁暗嗔道:“这倒像是他的房间!”

  又见房中除了这两样摆设,另外有一张床,一张书桌,竟然再也没有多余的东西,也是一阵意外。

  她踱步来到书桌前,见那书桌上写了一行诗,竟是:“花开彼岸天,灵河葬香魂,接引登仙界,不若渡迷津!”

  正午的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来,照在那张床上,林黛玉仿佛看到一位翩翩公子,手中捧着一本书,在那里细心的品读,桃花和柳絮透过窗子,吹到他的身上,衬托出他绝美的容颜。

  她就这样走了上去,然后躺在了床上,那个他曾经睡过的地方,也该残留着他的体温与芳香。

  紫鹃见林黛玉躺到了床上,以为她走了半日,肯定是累了,所以并没有打搅她,转身出门收拾起院落来。

  林黛玉合上双眼,便惚惚的睡去,恍恍惚惚之中,犹似那公子在前,遂悠悠荡荡随了公子,至一所在。但见朱栏白石,绿树清溪,真是人迹希逢,飞尘不到。

  林黛玉正胡思之间,忽听山后有人作歌曰:

  “春梦随云散,飞花逐水流。寄言众儿女,何必觅闲愁。”

  林黛玉听了,是个女子的声音,赶忙紧走了几步,想要看个究竟。

  歌音未息,早见那边走出一个人来,蹁跹袅娜,端的与人不同。有赋为证:

  “方离柳坞,乍出花房。但行处鸟惊庭树,将到时影度回廊。仙袂乍飘兮,闻麝兰之馥郁。荷衣欲动兮,听环珮之铿锵。靥笑春桃兮,云堆翠髻。唇绽樱颗兮,榴齿含香。纤腰之楚楚兮,回风舞雪。珠翠之辉辉兮,满额鹅黄。出没花间兮,宜嗔宜喜。徘徊池上兮,若飞若扬。蛾眉颦笑兮,将言而未语。莲步乍移兮,待止而欲行。羡彼之良质兮,冰清玉润。慕彼之华服兮,闪灼文章。爱彼之貌容兮,香培玉琢。美彼之态度兮,凤翥龙翔。其素若何,春梅绽雪。其洁若何,秋兰披霜。其静若何,松生空谷。其艳若何,霞映澄塘。其文若何,龙游曲沼。其神若何,月射寒江。应惭西子,实愧王嫱。奇矣哉,生于孰地,来自何方。信矣乎,瑶池不二,紫府无双。果何人哉,如斯之美也。”

  林黛玉见是一位绝美仙子,面容熟悉,似曾哪里见过一般,但一时又想不起来,遂上前躬身行礼道:“这位神仙姐姐,不知这里是哪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