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忤天之苍灵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长城主驾到

忤天之苍灵 骐十步 2247 2019.03.15 23:34

  鬼信掏出药粉给床上的少年撒上,为他盖好被子,如果她还在的话,自己也可以有一个孩子!眼前伤痕累累的孩子让他想起了过往,她只是一个没有法力的葵妖,却被人类的贪婪所害,留他一人在这世间流浪。那时的他没有足够的力量保护她,这也是他拼命修炼的原因,他失去了人生目标,只能在修炼中懊悔。

  那种无力感他再也不想经历,鬼信望着床头那把剑,剑柄镌刻着精致的花纹,剑身在灯光下反射的黄光。

  “白柏,你来了。”姚远望向门口的身影,当老人看到其身后背着那把青铜剑时,露出震惊之色。“你这是做甚?”

  白柏向来对老人有所尊敬,毕竟当年正是他收留了自己,道:“我来等一人。”

  老人有点疑惑,道:“什么意思?”

  “长青宫竟然敢伤静苍,有那样的下场纯属活该。”

  “原来是静苍,这家伙怎么样了?”老人叹了口气,两方都是不好惹的主啊。

  “还好无碍,那混蛋倒是有分寸。”

  “可是你不知道长青宫神魂被打残了!”

  鬼信听到这话愣了一下,不在再多说什么。他望着南方,那里有人正急匆匆赶来。

  “姚远,你这院主是怎么当的,竟然让我儿子受那么重的伤?”一道怒吼自远处传来。“当年我们几大势力建此学院是为了培养优秀的下一代,每年我们都给你们足够的资源,可是如今你们都做了什么!”骏马在门前停下,跃下一个老人,老人身穿黑红相间的长袍。

  众人看到来人皆是不说话,每个人心头都压抑着,他们不知道这事情该怎么结束,静苍是不可能交出去的,且不说鬼信不同意,若是孟绍炯知道了,定会跑来大战一场,不交出去,这学院不好继续开下去了。

  鬼信在一旁默默握紧了拳头,这一细微的动作被老头和姚远感觉到了。

  “凶手是谁?”老头望着眼前的姚远。

  “父亲。”屋内突然传来一道声音,惹得众人皆是一惊,这家伙神魂受损,不应该醒来啊!

  灵魂受损之人大多会永远陷入沉睡,只是对于长青宫这种情况不太一样,他当时因为抗拒绿叶的侵蚀而受损,而绿叶本身就含有大量生机,倒是反过来帮助恢复他的神魂。

  “青宫!你怎么样了。”老人望着走出房门的人,猛地一喜,此时的长青宫已经换了一套衣服,那狰狞的伤口被很好的掩盖在衣服之下。“有人传信给我说你受重伤了,吓得我连忙赶了过来,是谁伤的你?给我说,我弄死他这个王八蛋!”

  众人望着眼前这虚弱的少年,仿佛做梦一样。

  “是我自己,我伤害了师弟,我不应该那么做,所以为了赎罪,我惩罚了我自己。”眼前的少年哭成了泪人,“父亲,不要伤害师弟,这都是我的错,是我嫉妒他才做出这种傻事,在季赛无人的时候偷偷伤害他,还把他打成了重伤。您就别再计较了。”

  老人被这一幕吓到了,一巴掌把儿子扇飞了出去,道:“到底是谁?”

  几个弟子赶紧接下飞来的长青宫,刚刚醒来的人又是晕了过去。此处越来越多的弟子聚集观望着这一幕,一位北体安的弟子开了口,“是一个新来的弟子,名字叫做静苍。”

  “静苍?新来的?”有些不知情的弟子听到这话皆是惊讶,竟然是那位越级一千排名挑战李恒的新人。

  “他在哪?”老头望着透露消息的弟子,生怕他逃掉。那弟子仿佛没有看到众位老师想要杀死他的眼神,低声说道:“他原本在这边住,现在失踪了。”

  “姚远,把静苍给我交出来。”老人转头对着姚远喊道。

  姚远叹了口气,对老头说道:“长城主,不知道您听说过金鹰仙么?“

  老头听到这话皱了皱眉头,道:“你当年的大哥?“

  “对,这次伤长青宫的就是他的儿子。”

  老头嗤之一笑,“他早就隐世了,怎么会把儿子交给你!再说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倒也不畏惧他,休要用他来压我。”

  旁边几位老师也出面帮衬着姚远,道:“长城主,如今青宫也无大碍,不如算了吧。”另外一位老人也念道:“在这么多弟子面前莫要失态啊。”

  “做人要大度一点嘛!”人群中传出一道犀利的声音,老头望了望,没有发现声音的来源,脸憋的像个茄子。

  一直保持沉默的鬼信发话了,“长城主,伤你儿子的是我徒弟,如果不介意,我与您切磋切磋,让您泄泄气,这事就算了。”

  老人警惕地望着这背着长剑的中年人,表情阴晴不定,他不清楚这人的来历及实力,道:“你是?”

  “鬼信。”

  老头皱起了眉头,前些年新来的老师外号鬼信,实力如鬼神莫测,他倒是从未见过。

  鬼信也没有过多的解释,抽出背后的青铜剑向那老人掠去,老人也是一惊,连忙闪到一旁,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赶紧向后退去,谁都没想到鬼信今日竟然不顾颜面突然发难。好事之人均是流露出激动的眼神,终于可以看到鬼信出手了。

  长剑落空,剑气却是将地面划出一道深痕,鬼信见众人闪开,也不再有所畏惧,天地灵气聚集在剑身上,那长剑立刻膨胀了几分,“破魔剑法,仙羽鹤。”鬼信手持长剑,再次向老头冲去,老头手中幻化出一把灵剑同他相扛,灵剑与青铜剑身相碰,一道道裂纹迅速蔓延,顷刻间,灵剑便彻底化为荧光散去。鬼信的剑法极为强横,老头侧身避开攻击,剑气打在身上,将灵甲都划开深深的痕迹。最重要的是对方还没有使出全力。

  瞬间,鬼信的身影隐进黑暗,一道光芒携带着雷鸣声自后方闪出,老头转身双手散发金光接住了后方突进的长剑。鲜血滴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声音,老头感觉到散去的力量,松开了手,他的身后已经浸满了汗,其实他的实力并不高,这也是他将自己的孩子,手下送到这里的原因。

  “长城主,抱歉伤到你了。”鬼信将长剑重新收回剑鞘。

  老头握紧了沾着血的拳头,他刚刚明显的感觉到了对方的杀意,罢了,这次踢到了硬石头,以后还会有机会,老头心里想着,他不能失去学院的资源,既然儿子没事他也不能太过的为难,这样对双方都不利。一旁长青宫赶紧跑到他跟前,关心道:“爹,你没事吧?”

  “你在这好好学本事,不要给我长家丢脸。既然是你的错误及时改正做的很好,若是下次还是这么弱不禁风,以后别回家了。”老头甩了甩手,嘱咐道,随后又转身对姚远说道,“麻烦您了,多多照顾这孩子。”随后,老人不再看周围众人复杂的表情,登上马离开了。

  西区一个房间内,静苍慢慢睁开了眼睛,“又多了一枚棋子。”他默默念叨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