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魔道败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四章 杀伐灵宝,万剑图

魔道败类 雪满林间 2445 2019.04.27 23:50

  现场只剩下皇甫云一人。

  苏墨不由地心中一喜,这也就意味着,该是自己出手的时候了。

  丁琳等人不甘离去,必定会认为玄火芝最后落入了皇甫云之手,哪里会想到有一只黄雀潜伏在暗中。

  驱走了争夺者,皇甫云却依旧不敢掉以轻心,他操控着朱雀悬浮于自己身侧,向着枯树的方向靠去。

  此时,玄火芝的颜色愈发娇艳欲滴,表面流转起赤红色的光华,异香之气更为浓郁。

  一看望去,玄火芝表面仿佛有了灵性一般,吞吐着赤红色的朦胧光华,那透射出的能量奇效,牵动着皇甫云全身灵力。

  玄火芝,开始从青涩转为成熟。

  这个过程,苏墨和皇甫云同样满怀期待地等待着。

  十几个呼吸过后,玄火芝表面泛起的光华逐渐暗淡了下来,内敛于灵芝之中。那浓郁的异香更为诱人,整株灵芝就这般伫立在枯木之上,本身殷红似火的颜色,与灰黑色的枯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宛如黑夜中燃起的一缕赤红色的火焰,引人瞩目,成为了天地间唯一的焦点。

  这一刻,见玄火芝已然成熟,皇甫云眼中闪过浓浓的贪婪之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伸出手,想要采摘。

  “咻”的一声,手掌还未接触到玄火芝,一道云雾小剑忽然爆射而来,袭向皇甫云伸向玄火芝的手掌。

  突发变故,皇甫云手掌猛地一顿,哪里还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脸上露出一丝怒意,低喝一声道:“何等宵小,滚出来!”

  在他话音甫一落地之际,一道身着黑金色衣袍的身影,自一处芦苇中跃出,面带微笑地落在了枯木的一侧,与皇甫云相对而站。

  来者,正是苏墨。

  “皇甫师哥,我们又见面了。”苏墨目光炽热,瞥了一眼枯木上已然成熟的玄火芝,客套地问候了一声。

  皇甫云瞳孔一缩,见偷袭自己之人,居然当初在落魂谷外有过一面之缘的苏墨,面色当即冷然答道:“苏师弟好心机,怕是潜伏已久了吧。作为同门,师哥还是奉劝你一句,在我还未彻底动怒之前,马上给我滚!”

  说话间,皇甫云再次伸手,去采摘玄火芝。

  简单地交流之下,皇甫云清晰地察觉到,苏墨的修为丝毫不弱于自己,同样达到了御气十二层。他本想让朱雀一举将苏墨击杀,但联想到苏墨是合欢老祖的后人,这次参加试炼,怕是携带了了不得的宝物,为了避免发生变故,还是不愿与苏墨为敌。

  苏墨袖袍一挥,一柄由缥缈云气凝聚的云雾小剑,脱手而出,咻地一下疾射向皇甫云的魔爪,令皇甫云再次停止了伸手摘取的动作。

  云雾小剑落了个空,飞射在了泥潭之中,不见踪影。

  苏墨的这番举止,无不在表明插手的决心。

  能半路杀出来,与皇甫云抢夺玄火芝,本就身怀十足的把握,自然不会将自己往火坑里推。

  而以云雾小剑的力量,苏墨可没指望能伤到皇甫云。

  皇甫云脸色一沉,饶是有钛合魔身护体,方才也不敢轻易以肉身之力,去接触云雾小剑,还是选择了本能的躲避。

  “苏师弟,你莫以为依仗着合欢老祖为靠山,我就当真不敢杀你?”皇甫云目露杀机道。

  刚刚已经威胁过苏墨,让其退走,苏墨非但不听,反而执意出手,要抢夺玄火芝。

  那么接下来便没什么好说的了,便免不了要大战一场。

  “哼,灵萃向来能者得之,苏师弟莫怪师哥无情了!”

  也不等苏墨有所回答,皇甫云大喝一声,身旁的朱雀双翅一振,化作翩翩火鸟,以最简单的姿势飞扑向苏墨,那汹涌的南明离火,竟将虚空都灼烧地涟漪阵阵。

  苏墨心中一凛,先前在暗中几次目睹了朱雀的恐怖之处,哪敢小觑朱雀扑来一击。刚刚和皇甫云看似是在谈话,其实不过是为了积蓄灵力,酝酿攻击罢了。

  苏墨如此,皇甫云亦是如此。

  面对朱雀携带着南明离火飞扑而来,还未临近,滚滚热浪便令自己皮肤燥热,如身处烈火喷涌的熔炉前一般,苏墨手掌一拍储物袋,千钧一发之际,取出穿云舟,踏足其上,操控它带着自己飞退,同时身前凭空多出了一件灵器。

  “哗啦啦”地剧烈转动声,风火盘催发出一道巨大的龙卷狂风,刮向朱雀。

  猛烈的龙卷狂风看似没有杀伤力,却能抵制住火焰扑击,顿时令朱雀飞扑的身子骤慢了几分。

  也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苏墨操控风火盘,迸射出三道风刃,斩向皇甫云。

  “当当当”的三声异响动,皇甫云手中的南明离火剑化作赤霞之光,在身前挥动,顿时将三道风刃尽数斩落。

  与此同时,朱雀一声长鸣,扑入了龙卷狂风中,将其绞散,而后傲然而立,俯瞰着不远处脚踏穿云舟的苏墨。

  “——恩?飞行灵器!”

  暂时停下了攻击,皇甫云面色变幻,目光紧紧的盯视着苏墨脚下的穿云舟。

  刚刚两人出手,同样都是抱着试探的目的罢了,可不会认为能够一招斩杀对方。

  苏墨笑而不语,屹立在穿云舟之上,与皇甫云静静对峙,身子如利剑直插天宇,一身黑金衣袍飘然而动,整个人沐浴在清风之中。

  看着苏墨这副翩翩公子的模样,皇甫云眼中闪过一些狠戾,不屑一笑道:“苏师弟,看来合欢老祖没赐予你好宝贝啊!

  但与我的南明离火剑相比,你那些宝贝可依然上不了台面,不过是些破铜烂铁罢了。”

  目睹苏墨一出手便拿出了一件飞行灵器,皇甫云若说不动心,那是假话,谁还嫌灵器多啊,特别还是这么一件飞行灵器。

  此刻,他反而担心苏墨会就此逃走,故意在语言上激怒苏墨。

  也不待苏墨回答,皇甫云袖袍一展,将枯木上的玄火芝采下,收入了储物袋中。

  这玩意服下之后,需要立即炼化,耽误不得,届时还要找一处好的闭关之地才行,倒也不急于这一时,先解决掉苏墨要紧。

  “皇甫师哥,你以为手持一把南明离火剑,就真的能天下无敌了吗?”见皇甫云将玄火芝收入了储物袋,苏墨徶了徶嘴,心想收起来了也好,免得一会误伤了玄火芝,那可就亏大发了。

  说罢,苏墨从储物袋中取出一道画卷,握在手中。

  皇甫云神色一动,刚刚听苏墨话里的意思,显然拥有能与南明离火剑媲美的实力,此刻见苏墨取出一道画卷,便能猜出缘由了。

  “哈哈,好啊。”皇甫云玩味的笑了笑,看待苏墨就像是在看垂手可得的猎物一般:“没想到苏师弟身怀诸多异宝,我这个做师哥的,可是愈发对你感兴趣了。”

  在他心中,任苏墨取出什么样的灵器,又如何能与南明离火剑抗衡。

  纵然有,也绝非一道画卷形灵器能与之对抗的。

  苏墨闻言,嘴角掀起一抹冷笑,在战斗中小看敌人,这可是大忌。

  而且,手持南明离火剑就可以目中无人了?

  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他也懒得跟皇甫云废话,手中的灵宝万剑图离手飞出,漂浮在了身前。

  今日,便让皇甫云第一个尝尝这万剑图的威力。

  ps:大佬们,求收藏,求推荐票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