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空游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若兰阁

空游志 空空也空空 3124 2019.01.11 23:15

  苏离难径直走到柜台。

  “掌柜的,后院怎么走。”

  那掌柜正在研究一张烟雨山水画,听到之后,抬头打量了一下,似乎想看个清楚。

  “右手边直走再右拐。”

  说完后便又俯下了身子投入到那墨宝之中,好像这才是他的主业。

  苏离难推开一扇木门沿着走廊走了进去,在走廊尽头又是一扇木门,推开之后,猛然一愣,这里并非庭院,而是又一座阁楼,分为三层,还有不同的小房间,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出任何东西来,除此之外还有几个不同方向的门,看来这隐私保护的很好。

  这是已有人在门口迎接,一个其貌不扬的男子,属于在人群中你就不会多瞄一眼的那种,看来也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做这行的。

  “公子请随我来。”

  走进一个之前看到的包间后,已有侍女斟好茶,桌上还有一樽燃着的倒流香,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安神之气。

  那带路的男子将苏离难带进包间之内转身离开。

  包间之内已有一个中年男子,看到苏离难进来,身体微微前倾,右手前伸,示意苏离难入座。

  “公子应该是第一次来我们若兰阁吧,要不然也不会不知道怎么进来了,我先自我介绍下,陈明,复雪城若兰阁的一名执事,进门即客,不知公子需要什么?我们这若兰阁可以说在这方圆万里的境内无所不知。”

  言语之中带着不容置疑的自信,看来不管在哪里,先声夺人的傲气都很重要。

  “在下姓王,我要的资料,不怕你们贵,就怕你们这里没有。”

  苏离难知道此时不能露怯,要不然很容易被宰的,当然更不能泄露自己的身份,哪怕这若兰阁风评很好,也要小心为上。

  看到苏离难虽然是第一次来,但并无年少的稚嫩,也带着老练的气息,那陈明也不再试探,反正以若兰阁的实力,只要你有实力,很快你的资料就会被收集进来。

  “我要的是三年前秦臻灭门案的资料,我不需要你们给的那些人人皆知的,我要的是内幕,还有这次祁山关一战的内幕。”

  苏离难并未理会那陈明的小心思,直言道。

  看着苏离难那直视的眼神,仿佛带着锋芒。陈明心中一沉,倒并非是因为这个资料太过珍贵,而是太过敏感。若兰阁虽然背后有强大的靠山,但也不是没有顾忌,特别是跟官府,军部扯上关系的资料都是慎之又慎。

  “年轻人,我若兰阁从不主动打听来着的来历,但我要奉劝一下,这个资料牵扯到朝廷,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起的。”

  其实若是对面坐的是一个有足够份量的人物,陈明也不会说这些话,主要还是不想把这些太敏感的情报传出去,况且还是一个无名之辈。

  “难道现在的若兰阁这般怕朝廷的,若兰阁保持中立从不做朝廷的附庸的规矩也已经破了么?”

  苏离难露出一丝讥笑之色。

  “我既然敢问这些就能承担的起,多谢陈执事好意。”

  那陈明听到此话也并未生气,该说的自己也说了,生意还是要做的,更何况越敏感的情报越值钱。

  “王公子说笑了,不参与任何一方势力是若兰阁能够存活的根本,既然公子如此坚持,那我也无需多言,情报现在就为公子取来,这费用也非同寻常情报所能比的,请公子稍后。”

  说到最后,也不给苏离难说话的时间,转身而去,一抹商人的得逞的眼色一闪而过。

  苏离难脸上也浮现出沉重之色,知道的越多,承受的越多,也不知道这若兰阁能够给自己带来什么消息。

  没过多久那陈明就拿着一沓资料放到苏离难面前。

  “这是你需要的东西,这些情报比较特殊还牵扯到上面,所以并没有那么完善,但对于王公子来说应该也有帮助,当然更深的东西还需要王公子自己去查了。”

  苏离难看着眼前薄薄的几页纸,心脏抑制不住的跳动起来,手心充满了湿答答的汗水,第一次能够离真相这么近。

  看着苏离难那阴晴未定的神色,陈明很自知的未出一言。

  待到苏离难看完之后,那纸张竟然无火自焚。看来这也是若兰阁用来保护情报的方式。

  直到走出若兰阁良久,苏离难才长出一口气。

  没想到这若兰阁对这件事都这么忌惮,看来这背后牵扯甚广。

  情报很简单,只有几个关键人的姓名和介绍,并未详细介绍当时的始末。

  说来也是巧,一个便是那北门校尉李冲,还真是有缘分。

  那李冲原本是秦臻将军手下,可在当年那件案子后很快就晋升为北门校尉,疑点重重,现掌管北门守军。

  除此之外还有三人,一人是当时的参军吴桓,一个是裨将军李默,以及将军夫人侍女林琼。

  可惜那李默已于祁山关一战中阵亡,吴桓现已调任京城任职。

  奇怪的是那侍女林琼,听说非寻常女子,有着一身一流武艺,有人最后见到她的时候是在镇西将军府,这不由得让人浮想联翩,但又无法去验证。

  那现在能够抓到手的线索只有这李冲了。这李冲听说也是京城中有贵人相助,加上又屡立战功,才能爬的这么快。

  看来这千丝万缕的关系都将苗头指向了上面,不光是镇西将军府,还有京城。这让苏离难一阵头皮发麻,看来这并非一朝一夕的事,要做好长久地准备,更要时时刻刻小心翼翼。

  曾经也不是没人去申冤昭雪,翻出这桩陈冤旧案,可惜那些人有实力的都被压了下来,没实力的最后也没了声音,所以最终就不了了之了。

  现在苏离难又要探明真相,可谓是难上加难,更可况还是一个没有背景没有实力的小子呢。

  想起在掏出那近万两银票之时,陈明收下后好意的奉劝的最后一段话,苏离难更是眉上加霜。

  至于那祁山关一战的资料倒是详细不少。但大多数都是些外面能打听到的消息,详细的内幕却是只字未提,看来这若兰阁对于复雪城还是忌惮很深的,毕竟那镇西将军可是此地的东道主。

  苏离难相信这若兰阁应该还是知道些内幕的,但是摄于镇西将军府的实力而不敢随意买卖。

  如果这若兰阁对复雪城有威胁,随意泄露资料那相信若兰阁在复雪城也存活不下去的。

  还好苏离难原本就没期望要这些资料,况且他也没那个财力,几个名字就要了他的大半资产了,这祁山关一战的价值肯定要远远高于此的。

  沿着江南街,听着那熟悉的叫卖声,争吵声,苏离难的心情又慢慢的好了起来,买了一串糖葫芦,细细咀嚼,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那无忧无虑的时代。

  如果有可能,谁会选择去做一个负难前行的人呢?

  走到凤鸣阁旁边的凤鸣商铺,买上一匹上好的丝绸,以及当下最流行的迷迭香粉,这可是作为明天的贺礼。

  第二日,苏离难早早起来打扮了一番,穿上特意定制的衣袍,把头发扎起来,用上最流行的发型,亦然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然后不慌不忙的往王府而去。

  此时还未至中午,但来访的宾客已是络绎不绝,门口的管家笑脸喜迎,并报出每一件贺礼。

  看来这王家和李家在城中的势力确实不小。

  “你也来送礼呀。”

  “可不是么,现在这两位可是城中炙手可热的人物,一个在军中有势力,一个是近几年来冒出的大商人,两家联姻,前途无量呀,还是早点结交的好。”

  “对对,我还听说,这次联姻就是王家为了打通祁山关的门路,啧啧,商人为利什么都能做。”

  “这些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那李家公子不也看上王家小姐的美貌了么,虽说并非绝色无双,但也是有名的美人胚子,便宜李公子了。”

  “唉,我若由此福分,甘愿散尽家财,不,散尽一半家财。”

  “得了吧,就连三成你都难舍,我们快进去吧,到了里面可别大嘴巴。”

  两个前来贺礼的边走边聊,声音虽有压低,但还是清楚地传到了苏离难耳中。

  看来这场婚姻并非那么简单,还牵扯到那么多的利益。

  不再犹豫,苏离难大踏步入门。

  那名管家明显不认得眼前之人,但并未失了礼貌。

  “不知是哪家公子到来,可有请帖?”

  “我乃扶风郡王家王三,说起来与你家老爷还有不寻常的渊源,巡游至此,闻得贵府小姐今日订亲,特携贺礼前来拜访。”

  苏离难朗声道。

  王家本就是大家,在扶风郡也有很多分支,且实力不弱,眼前之人又有大家公子的姿态,王三一听就是王家某个家族的三公子,更何况是带了贺礼前来,说不定还真与老爷有交情。

  那管家也是个察颜观色的老手,做事也非常圆滑,打眼一望即认定了苏离难的身份,况且哪怕不是,也没有损失,如果得罪了,那就罪过大了。

  当即堆满了笑容道:“老奴在这里代老爷和小姐谢过王公子,王公子里面请。”

  这是旁边一个家丁忙上前接过苏离难手中的贺礼,刚踏进去便听到:

  “王三公子,上等丝绸一匹,迷迭香粉一盒。”

  这府邸还真是不小,苏离难走进府邸,不由得叹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