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斯坦因骑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战斗〇二 无忌门下Ⅶ全熟制成

斯坦因骑士 我是一个作家 2999 2019.05.15 23:34

  大狗,是网络上,人们对于‘库、丘林’(注英灵编号)也许是一个逗比的英灵,但是我敢肯定,刺向我的这一枪,我是说,如果这是游戏的话,就是那类体验全息,虚拟仿真真实游戏的话,绝对是一个下马威吧。

  我不记得他,英灵‘库、丘林’(见上文,历史上真有其人的传说,加以区别)死过几次了,估计被游戏公司玩坏了吧?真要在‘现实的世界’,这个‘逆零’的若干人物中拯救他,难度并不会比在‘四战’(第四次圣杯战争,地点、神户的冬木市)去救爱丽丝简单多少。

  这里说一下,经历了失败,至少表面如此吧,经历了失败的任务〇一,我在漫长的任务〇二,横向对比目前最多的平行多元多次方维度的唯独中,找到了一个方案,寄名于另一个同名的爱丽丝的身份中,血统越接近越好,所以我多方走访了画师,画风判断,我找了她,薙切爱丽丝,现在不知道有没有出生?或者在北欧?如果我能回到任务〇一的维度,那么娜基莉(薙切)爱丽丝的身份就会是爱丽丝的身份容器。

  (爱因兹贝伦(姓氏)的、冯的、爱丽丝菲尔)

  我其实早该想到的了,我的存在价值如果是这个‘逆零’世界的关键‘枢纽’的话,用我的‘身份证创造’才是成功的关键,所以任务〇一的失败,不在于我对塞巴的胜负,而在与我没有把握到就出了爱丽丝的以后,这个以后世界的走向。(此处不算剧透)

  现在,我刚在那个办公室等待一次重要会议期间,约好了马龙他们的互动连线,就在那一边厢身份验证(重要会议)得时候,马龙他们准备好了,这次的采访,是我边上的文文负责,是的,她就在我的身边,我却会隐藏起来,不让对方只系到我的存在,可没成想,我被抛到了这个亦幻亦真的世界,面对突如袭来袭击,我必须做出反应。

  我的本体,哪怕实现世界,我也没任何问题,实力足够我接下这要杀人灭口的一枪。

  我没时间展示我的真实实力,但要结局眼前困境,只有这样了:牛排!全熟制成,……伏笔

  幻影散去,回到了所谓‘真实的世界’的我。

  对了,想起来了,我是国际刑警,我来到神户的冬木市,是因为发生了很多入室行刺的案件,如果就是是此英灵‘库、丘林’所为,那么就解释了一个问题,他的灵体,被日常居民所看见,所以要灭口。

  那么本不应该被看见的灵体,怎么会出问题了呢?调查的方向,看来要从御主入手,我知道他是谁,另一个就是被杀的的人都有‘灵觉视力’,姑且这么命名这个可能存在的力量异能吧,那么就有可能从此处入手,救回死去的无辜市民。

  就算是中国人,也不会觉得大和市民死亡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因为历史渊源,对中国队来说,输谁都可以,就是不能输给大和队。

  尽管对此我表示理解,但我是不会因此透露我不是大和队的这个事实的。

  大和国家队,现在的主力,不是中国人,但却有中国纯正的血统,但他是在大和出生和成长的、张智和(张本智和)。

  也就是说,国家队这个级别的赛事,对他们来说最高荣誉的世界锦标赛、世界杯赛和奥运会,对我来说,级别差太远了。严格意义上,这些核心还是商业比赛。

  不能拿命去赌的比赛,对我没有意义。

  “听说那个叫神樂的人,要跟你赌命,马龙。”正在中国国家队召开会议的杨国梁(注编号)总教练,当着采访记者、文文的面,这么说道,文文正在进行着网络直播,于是,这事就这么闹开了。

  “您是说,一个从没练过乒乓球(卓球、这是文文的对大和文字直播,已经翻译过)的人,不,选手,要和我用乒乓赌命?那你可以告诉他,东京就是他结束生命的地方!”

  马龙的籍贯是北京,但骨子里是北方文艺青年,这句半开玩笑的话,也一并在网络直播了。

  为什么说是文艺青年呢?马龙原话是:“啊,赌命啊?这得分和谁?和我赌命,那东京就是他结束生命的地方。”话是对着未来的对手神樂(乐)武人说的,眼睛却是看着张继虎(注编号)

  年轻的时候,特鲁姆普是一个充满活力的青年,虽然不太稳重,我也在看着文字和网络的视频直播。

  马龙,让我想起了特鲁姆普,特鲁姆普还有另一个叫法,叫做特鲁朗普,或者川普,某位政治家总统个名字,而在大和,听多了这个发音,更类似于多朗普,这是因为日语中,对于英文第二十个字母‘薙’(念、剃我习惯用这个字)的念法和本身语言中第四行第四个假名的浊音(注、不是版主因半浊音,这个就不展开说了)的罗马字发音,所以日语的英文发音真的不要太期待,完全不是一个语言,比如柯南的某一首片尾曲《你好,我的昨天先生》(英文不录入了。)

  特鲁姆普的日语接近多朗普,是一件日常物品,就是、扑克牌。

  (注说明:浊,念、卓,主要是提一下,无锡地区的方言,和吴语,我因为不清楚常州一带的话语和也不精通上海话,所以无法类比,但是日语部分的发音,最像无锡话,包括用于,橘子也就是桔子,日语是蜜柑,这个词汇就和你相似,从一到十的发音也是无锡话最像、其次苏州话、再次常熟话,这个昆山、太仓、张家港地区不完全一致,但接近,纯吴语不是苏州话,东山西山吴县一代的古语更纯正,我一般自称奴,这是古汉语,而日语自称僕,男性,总之很有趣,另外苏州话接近普通话构词规则但更复杂,和无锡话不是一个系别,月亮、转弯苏州话仍然是这个,无锡则是倒过来,亮月、弯转来表达同一个意思,而且个头再小的鲜虾主要是河虾,无锡话都叫、大虾)

  前面为什么说,我觉得马龙让我想起了特鲁姆普,因为最初的那个马龙,是一个十分有天分的少年,这个可能除了我,没人知道,我指的是,我是凭借‘灵感’知道的。

  一个身体并不出众的清秀少年,凭什么能够在国家队生存下来?要在一个最高等级的团队生存站住脚跟,首先看的,是进攻的能力。

  从我知道马龙是来自北方的时候开始,我就大致知道了他的进攻能力肯定很有特色。

  但真正成就马龙成为一代‘大师’,甚至某些人眼里‘宗师’级别的,则是他进步的防守能力。

  举一个例子,以二〇一九年为限来说,在桌球届有资格被称为大师的,不考虑荣誉,当然至少要世界前十之内,不要也不能以我的实力来评定。

  许昕可以是大师,不要被他那种‘浪’的表现所迷惑,他展现的能力,其实是一种‘偏差值’,左手,还是直板,意味着的就是,他的横向能力出众,但是单打能力输给超顶级。

  这么说也许不公平,跨界来说,以羽毛球为例,中国有一个世界级的顶级选手、林丹,许昕其实和他很像,区别就是许昕运气和实力都缺点儿,许昕巅峰的时候,王皓刚过巅峰,但张继虎冒出尖起来了,等张继虎过了巅峰,一直比许昕强的马龙熬出头了,等许昕再迎头赶上,樊振东(東)出来了,到二〇一九年,还有一个许昕在技术层面要面对的人、林高远也算有机会了。

  纵观许昕的运动生涯,就知道直板多么不容易了,越往上越困难,总差那么一点儿,现在以现有的科技和运动器材来看,许昕已到极点了,除非放弃自身体系从头开始,还不能改横板。

  关于对虚心的评定就是:张智和(张本智和)唯一还没战胜过的中国选手。

  张智和(张本智和)距离大师还扯得远,差很多,但是如果你小看他,那是不行的。

  作为宿命的对手,张智和(张本智和)第一次对战巅峰的樊振东(東),那是被完虐,跟玩儿一样,但这是,仅仅是比分,那一场比赛,连我都很重视,啊,我是搜集资料的旁观者,不是那时在野的杨国梁前总教练。

  那一场直播,我没看到前总教练的点评版本,但是不用看,真的核心的东西,人家都不会在公开场合说的,而不是所谓的让别人知道也没用,我们中国队太强了。

  很多东西,是要靠领悟的。

  张智和(张本智和)第一次对他的偶像樊振东(東),注,张继虎也是他们曾经的偶像,这个不用多说,成绩在那里,马龙要不是教练爱护,一辈子也没机会后来超越张继虎的,虽然实力是有,但要不是一次次给机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