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温柔的煞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古怪的男人

温柔的煞气 白箩染 2242 2020.10.23 06:00

  走进院子,伍彤州拨开门旁的杂草,露出一个破角的红泥大花盆,在花盆底座里掏出一把钥匙打开了门。

  “十年来别墅钥匙一直放在花盆底下,方便我妈有一天回家进门。”

  伍彤州的话让柯杨听得有点感动,可是看伍彤州的神情,不知是不是宿夜未眠眼神不济,竟然觉得伍彤州的神情透出几分恨意,眼角还微微抽动了两下,显得十分怪异。

  柯杨和伍彤州在三楼的破窗边露出了脸,柯杨朝站在院门口的何芷挥了挥手。何芷点了点头,拉着豆豆转身朝自己的别墅走去。

  艳阳风轻,湖面波光粼粼像面镜子。豆豆好奇地盯着湖水,看样子很想过去玩玩。

  “想去湖边玩吗?”

  何芷俯身柔声问道。

  小孩子要善于表达自己的思想,这个年纪正是养成性格的时候。

  “嗯。”

  豆豆怯怯地抬头看着何芷。

  何芷笑着说:“豆豆不用怕,心里想什么就勇敢表达出来。豆豆是最棒的!”

  何芷边说边领着豆豆准备往前面不远的湖边亲水码头去玩水,发现豆豆停住脚步不走了。问她怎么啦她也不说话。

  刚刚明明是夸她,哪有小孩子不喜欢夸还垂头丧气的样子。

  “豆豆不喜欢大姨是吗?为什么不理大姨?”

  豆豆使劲摇头。

  “那豆豆是因为什么不想去湖边玩呢?”

  何芷蹲下,双手扶着豆豆细小的肩膀,歪头看着豆豆的眼睛。

  豆豆的眼睛竟然含着泪,嘴角扁着好像强忍着不哭,这可把何芷吓了一跳,把豆豆搂进怀里抚摸着她的头。

  豆豆在何芷的怀里抽了几下鼻子,然后挣扎着站直。

  “粥粥爸爸说我妈妈不爱我了,我妈妈不要我了,她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忍了半天的眼泪扑簌扑簌地成串地掉了下来。何芷再次把豆豆搂进怀里,一边给她擦泪一边安慰她,世上只有妈妈好,豆豆是妈妈掌心里的宝,爱也爱不够……

  终于把豆豆哄得破涕为笑,紧紧拉着她的手往湖边码头走去。

  湖边码头原先有商户承包做游船业务,因客源稀缺最后生意赔本不干了。

  延伸到湖水里的宽阔石阶可以看见小鱼游来游去。

  豆豆伸手抓小鱼,不一会开心地咯咯笑。

  看着豆豆倒映在水里小小的身影,何芷的眼睛有些发涩,何婧如果真的出了意外,豆豆该怎么办?

  一辆黑色丰田缓缓驶来,经过码头时停了一下,看见何芷和豆豆在玩水,又缓缓开走了。

  丰田车开得越来越慢,终于靠着湖边栈道停了下来。

  一个男人下车快步走到湖边围栏前,探身朝湖水望了一眼,又回身走到车后,打开后盖拿出一把粉红百合花,再回到围栏边。

  看着男人把粉红百合扔进湖里,然后双手合十闭目念念有词的样子,何芷举起手机拉近镜头拍照。

  男人突然睁开眼朝何芷望来,何芷赶忙伸直手臂对着手机摆拍,看起来好像在自拍。

  男人又望向湖面似乎有些失神。

  这时有车驶来,男人警觉地转身急忙上车,掉转车头方向疾驰而去。

  何芷调出照片放大,高清放大后的影像里,男人脸上的每一根细纹和头上的银发都丝毫毕现,看样子有五十多岁了。往湖里扔花撒气那是年轻人被放鸽子的幼稚行为,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这样做就显得比较古怪。

  何芷来不及细想,发现豆豆已经走到了最后一级石阶,两只小腿都没进了水里,再往前一步就掉湖里了。

  看孩子一点也不能大意。

  何芷惊出一身冷汗,赶忙带豆豆回去换衣服。

  回到家才发现当时只顾着哄豆豆出门,竟然忘了给豆豆带换洗衣服。与其和伍彤州回去拿豆豆的衣服,不如现在就去商场买。

  何芷从商场出来收到左岸的信息要地址,何芷把别墅地址给左岸发了过去。等她拎着大包小包衣物牵着豆豆从出租车下来,柯杨正靠在院子门口晒太阳。

  “就知道你去逛商场了。伍彤州想起来没给豆豆带换洗衣服,他想一会送来,我说你肯定会买新的,让他回去好好休息休息。何婧失踪的这些天他应该没睡过一个好觉,刚才我问话时他反应比较迟钝,不知是不是装成大智若愚。”

  柯杨俯下身捏了捏豆豆的下巴,继续说:“豆豆,大姨给你买了这么多好衣服,你说大姨好不好?你喜欢大姨吗?”

  “大姨好,喜欢大姨。”

  豆豆如实回答,粉圆的脸蛋笑得还有点不好意思。

  柯杨顺势把豆豆抱起来,跟在何芷身后上楼。豆豆看见柯杨屋里大床上挂着的粉色水晶帘,激动地拍着柯杨肩膀要下地。柯杨放下豆豆,豆豆马上跑去大床抓水晶帘玩。

  “伍彤州吓唬豆豆妈妈不爱她不要她了,豆豆害怕,不敢离开伍彤州半步。”

  何芷收好豆豆的衣服,发现柯杨听她说话没有回应,回身发现柯杨双手抱肘靠在门框上,似乎一直在欣赏她的身材。

  “柯杨,你有什么想法?”

  何芷冷下脸。

  “伍彤州应该不是吓唬豆豆,他应该是知道何婧回不来了。他是想让豆豆彻底忘了何婧,和他一起生活。”

  柯杨呵呵笑着松开一只手然后托在下巴上,又继续说:

  “刚才在他家里,伍彤州似乎不愿意走进三楼那间主人房,看见整齐的床铺和阳台上的小白鞋也没有觉得惊讶。我建议他向物业报警,以后保安会格外关注他家动静,他不想多此一举。”

  “你的意思是?难道昨晚上跳湖逃走的人是他?”

  这时隔壁房间传来豆豆的惊呼声。柯杨比何芷抢先一步冲进房间,看见浑身缠满珠子的豆豆,两个人哭笑不得。

  豆豆越挣扎,柯杨和何芷越难以解开缠在她身上的珠子。

  水晶珠帘质量上乘想扯断是不可能的,屋里又没有剪刀,只能耐心一根一根去解开。

  两个人脱鞋上床一人负责一片,嘴里哄着豆豆乖不要乱动,手里不停扯着珠子解开打死的结结。

  “我的龙仔仔。”

  豆豆这时想起她的绿恐龙公仔不见了,踢蹬着小腿从一片珠子的空隙里钻出来,不等何芷说话,跳下床钻到了床底下寻找恐龙公仔。

  何芷被豆豆站起来带到的珠线缠到了手臂,柯杨伸手帮忙去拉扯,何芷下意识地向后挪了挪。这时柯杨已经抓到了何芷手臂上的珠线,没提防被何芷向后的力道带了一下,俯身之间急忙撑住了床垫,何芷却失去平衡向后倒去。

  “你们两个,大白天的竟然干这种事!”

  左岸气急败坏地站在门口,颤着右手食指,指着床上姿态暧昧的柯杨和何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