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温柔的煞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有预谋的犯罪

温柔的煞气 白箩染 2411 2020.11.09 06:00

  豆豆睡觉时把绿恐龙公仔藏在枕头底下,起床以后就一直抓在手上不放。何芷连哄带骗也说服不了豆豆,只好决定下午去商场给表姨妈买礼物时,再买一只一模一样的恐龙公仔给豆豆换下来。

  想必是芙蓉嶂租售服务部的销售美女没有和卖家谈妥,直到上午十一点也没有联系何芷去办别墅过户手续。何芷倒也不急,买房子本就是急不来的事,以芙蓉嶂一期别墅目前的市场行情,也不可能近期升值涨价。

  “羊羊叔叔回来了。”

  豆豆趴在阳台上看到了柯杨激动地叫了起来。小孩子容易生气,也不爱记仇。

  “很抱歉过来晚了,我马上洗个澡再说。”

  柯杨上楼站在何芷门口说道,低头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咧嘴笑了笑。见豆豆抓着恐龙公仔躲在何芷身后偷偷看他,他皴起脸扮个鬼脸假装吓唬豆豆。

  柯杨洗完澡一身清爽地出现在何芷面前,俯身在豆豆的鼻子上刮了一下,豆豆马上又躲到何芷身后。

  “我是大恐龙派来保护豆豆和豆豆妈妈的,让小恐龙休息去吧。”

  柯杨从身后拿出一只绿恐龙公仔举在豆豆面前,低音炮似的语调温暖感人。

  豆豆抬起小脸蛋,乖乖把手里变形的公仔交给柯杨,接过大恐龙公仔先在脸蛋上贴了一下,又掰开恐龙的嘴巴瞧了瞧,然后才安心地抱在怀里。

  “豆豆想妈妈吗?”

  “想。”

  豆豆低下头紧紧搂着恐龙公仔。

  “那妈妈有没有打过豆豆?”

  何芷不明白柯杨为什么问这话,不过见豆豆听到柯杨的问题,小脚在地上磨蹭着,好像心情很复杂的样子,估计柯杨的问题应该与何婧的失踪案有关。

  “豆豆不听话,妈妈打豆豆,豆豆知道错了……”

  豆豆突然哭了起来,眼泪簌簌往下掉,何芷赶忙上前抱起豆豆,示意柯杨不要问了。一边哄豆豆这就出去玩,一边给她抹眼泪。

  “豆豆不喜欢妈妈买的仔仔,扔在地上,妈妈生气打了豆豆的屁股……”

  豆豆断断续续哭诉着。

  “豆豆不哭了,妈妈最喜欢豆豆,是仔仔不乖,咱们教训仔仔好不好?”

  柯杨大概明白了,豆豆说的仔仔就是绿恐龙公仔。穗城只有宜家卖场有售,从他在商场了解到的情况看,何婧应该是在三个月前恐龙公仔刚上市时购买的。

  很明显何婧买绿恐龙公仔,就是为了藏那张数码相机存储卡,谎说是补给豆豆的六一儿童节礼物。

  “伍彤州在警局和葛铭豪装作不认识,从始至终两个人没有说过一句话。”

  “哦?”十年前葛铭豪不远千里跑去探望伍彤州,伍彤州的叔叔说,他们两个人整天关在房间,害怕别人听到他们说话,不但锁上门还开着音响,特意压低声音。给他们送饭进去,两个人马上装作若无其事。

  他叔叔怀疑他们两个人不正常,又不好说什么。那时他们都已经十七八岁了,十年容貌也变化不大,不可能现在相见就不认识了。他们为什么要假装不认识?”

  “嗯,肖楠已经派人跟踪他们了。说也奇怪,肖楠找葛铭豪协助调查,葛铭豪的母亲跑到警局认罪,说顾诗怡是她杀的,与葛铭豪没有关系。分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那后来怎样了?”

  “肖楠安排人在问话做笔录,那个刘健终于承认了他和顾诗怡是情人关系。这么看来,顾诗怡的死,他们一家三口都有嫌疑。葛铭豪极力破坏父亲刘健的婚礼,想必早就知道父亲有出轨的历史,从他和刘健的谈话中也不难看出,他对父亲的情人有着深深的敌意,极有可能年少冲动杀人泄愤。葛铭豪的母亲爱子心切到警局认罪,无形中倒是揭开了顾诗怡溺水死亡的真相。

  ”我现在毕竟不是警察,不好一直呆在警局。至于何婧的案子,目前来看进展不大。只能等跟踪伍彤州和葛铭豪以后,再找突破口了。那个给何婧寄礼物的网上购物ID,是一家私人小超市老板娘的,她帮人代购代收,两三个月前的代购记录早已经销毁了,另外她和何婧不认识。”

  “这么说那几件礼物不见得是网友给何婧寄的,也可能连那个叫豪帝的网友也是假的。

  如果是有预谋的犯罪,伍彤州是最大的嫌疑人。”

  妹妹失踪的时间越来越久,能找到的线索却依然有限,何芷的性格再深沉镇静,心情也无法平静了。明明嫌疑人就在面前,却奈何他不得。这种感觉就像软刀子割肉,有力使不出。

  柯杨拍了拍脑门,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何芷让他睡一会,他却吵着肚子饿,豆豆也附和着。三个人准备出门去吃午饭,这时何芷的手机响。

  小羽打来电话,卖家已经同意支付拖欠的物业费了,希望她能不计较这件事,顺利把后续的相关手续办了。

  “我现在就在别墅门口,何女士如果方便,咱们现在就可以出发去办手续,不动产登记中心虽然下午两点半才开始办公,现在就要开始排队了。”

  别墅门口停着一辆电瓶车,一位身穿西装套裙的姑娘站在电瓶车边。当她转过脸看到柯杨抱着豆豆和何芷走出来,顿时瞪大眼睛张着嘴说不出来话。

  “小羽,原来是你负责这栋别墅的租售啊?”

  柯杨也没想到何芷要买别墅,以为她和男朋友吵架一时冲动另租一栋别墅分居撒气。

  “柯杨,你怎么在这?”

  小羽转动眼珠在何芷和柯杨身上来回打量,实在猜不透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何况柯杨手里还抱着一个孩子,看小女孩搂着柯杨的脖子亲热的样子,想必已经相处有一段时间了。

  “说来话长,有机会再和你说。”

  实在没必要和小羽解释,有些事越描越黑,怕到时候小羽再添油加醋告诉他的老母亲,那到时候又少不了一顿啰嗦,也会给何芷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有钱人买房子就像普通人买萝卜白菜似的!

  望着后视镜里何芷的背影,柯杨感叹一句。扭脸看到豆豆晃动的粉红小皮鞋,呵呵笑着问她想不想去附近的公园玩。

  果不出所料,在何芷打来电话前,老妈的电话先打来了。

  老妈劈头盖脸质问柯杨为什么和有孩子的女人搞在一起,就算穷也要穷得有骨气,绝不能吃软饭。想住别墅开好车可以自己努力奋斗争取买,实在买不起也不用攀比,走路比开车还更健康,住平房心里更踏实……

  柯杨被老母亲的电话吵得一个头两个大,赶紧解释他是在工作,不像母亲想像的那样。

  有其母必有其子,他怎么会为斗米折腰,更不会以色侍人。

  “小羽说她认识那个女的,那个女的还有别的男人,听那意思那个女的很有钱。难道那个女的不是看上你身体好长得帅?”

  “妈,也就你觉得我长得帅。我真是在工作,卧底,你懂吗?”

  “啊,妈懂了。你好好工作,小羽你还是考虑考虑,人家姑娘对你很上心……”

  挂上母亲的电话,柯杨使劲搓了搓脸,这时手机再响,该去接何芷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