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温柔的煞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不让人省心

温柔的煞气 白箩染 2081 2020.11.12 06:00

  伍彤州家别墅后门紧挨着一道石砌的山墙,山墙只有一米多高,主要用来防止山体滑坡。

  柯杨跃上山墙,借着手机电筒强光,可以看见掩在野草下的一条上山小径。

  沿着蜿蜒向上的小径走出几十米,山势越来越陡,树林越来越越密。就算白天,身体强健的年轻人估计也很难再往山上走,除非带上一把柴刀披荆斩棘,兴许可以攀上山顶。

  举起手机朝一旁山腰照去,如果没有猜错,山腰上一定有一条下到后山的小道。

  从方向上看,刘健家的山庄院落和芙蓉嶂一期别墅区等于背靠背。

  果然有一条去后山的小道。

  走了大概十几分钟,终于看见了刘健家的山边豪宅。

  房子连着院子占地足有千平,鳞次栉比的木屋,在一片果林边显得特别壮观。

  这片豪宅属于刘健前妻祖上的产业,原先砖木建筑并不能称之为豪宅,是刘健发达以后,近几年逐渐改造成了现在的样子。

  亮灯的房间在院子中间,隐约能看见人影。院门边的围栏里,两只大狗发出低沉地呼噜声。

  担心狗叫惊人,柯杨转到院子背后,翻身跳进围墙,小心地贴近亮灯的窗户。

  可能是为了保持室内空气新鲜,一扇窗子半开着。

  “……那不是正好!”

  女人的声音透着小欢喜。

  “好什么好!”

  刘健背着手在屋里来回踱步,显得心浮心燥。

  被男人怼,女人不敢立刻回嘴。坐在古色古香的檀木镂花榻上,身子扭动了一下,收回露在大红珊瑚绒睡袍下的白腿。

  “你不懂,我刘健不能让人在背后议论忘恩负义,对他们母子赶尽杀绝。”

  刘健停下脚,扭头看着榻上的女人。灯光下,看着女人年轻亲切的脸庞,他的心情稍稍平和了些。

  “你对他们挺好的,离婚了也还是让他们住在这里。你没有对不起他们,爱情没有了这也不怪你,谁也不能强求爱情。没有爱的婚姻就是坟墓!”

  女人起身搂住了男人的腰,又顺势挽住他的手臂,走到檀木榻边坐下,小鸟依人地靠在男人的肩头,一只手有意无意地撩弄着男人的胸口。

  她觉得自己很幸运,才到穗城一年多就得到了梦中想要的一切。豪宅,名车,铂金包……这一切都是眼前的这个男人给的。

  直到现在她也弄不懂,刘健为什么对她情有独钟还非要娶进门。

  她只不过是一个小镇来的打工妹,音乐艺考连年失利,家里再也供不起她读书,只好到穗城寻找出路。

  在琴行做前台接待,除了会弹几首钢琴曲子,可以说身无长物。长相也只能说相貌中等偏上之姿,年纪也不算特别年轻了。

  刘健看上她哪一点呢?

  “你不懂,我不能让她坐牢。”

  刘健拿开女人的手长长地叹气。

  前妻跑到警局认罪杀了顾诗怡,在他看来简直天方夜谭。可是警察审问之后就偏偏相信了,直接把前妻关进了看守所。

  就算心里再不爱那个女人,好歹一起共床共枕了二十多年,不能眼睁睁看着前妻做替罪羊,余生在监狱里度过。

  “我懂,我知道你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时间不早了,咱们睡觉吧。”

  女人撒娇地勾住了刘健的脖子,故意露出大红睡袍下的白腿。长腿白而均匀,这是她唯一觉得还能骄傲的一点资本。

  看着在灯下白得诱人的长腿,刘健急忙转开头。

  不知为什么,那天从芙蓉湖边回来以后,他就感到力不从心,新婚夜都在安静昏睡中度过。

  “你先睡吧,我再联系联系朋友。”

  “不嘛,你昨天在警局肯定没睡好。你上床我给你按摩,保证让你有帝王般的享受。”

  女人斜眼笑道,又伸手去搂刘健的脖子。

  才新婚就有种被男人厌弃的感觉,她觉得一定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够好。她必须得牢牢抓住这个男人,才能让家乡的父母,在亲戚邻居们面前扬眉吐气。

  女人谈不上多爱刘健,但是也不讨厌他。毕竟以女人的条件很难再找到比刘健更好的男人结婚。

  “听话!”

  刘健眼神变冷,女人不敢再任性,乖乖站起来嘱咐刘健不要搞得太晚,早点休息,她在床上等他,然后转身朝一旁的房间走去。

  原来葛铭豪的母亲被关起来了。肖楠应该不会没有证据就关人……

  难道顾诗怡是葛铭豪的母亲杀的?

  葛铭豪的母亲看起来身体虚胖,不像是个能上山下坡翻墙的人。

  要躲过芙蓉嶂门岗,把顾诗怡带到芙蓉湖边推下去淹死,以葛铭豪母亲的体能似乎不可能。

  何况顾诗怡在被投湖之前处于昏迷状态,她是怎么做到让比她高一个头的顾诗怡昏迷的?

  屋里刘健在给朋友打电话,他需要对方给他的前妻脱罪,对方应该在电话里问他问题。他握着手机张嘴说不出来话,随后又语气不满地说,如果他什么都知道,他前妻也不可能被警察给关起来。

  放下手机,刘健双手抱头坐在椅子上沉默了好一会,又突然抓起手机站了起来。

  “你到底干了什么让你妈替你顶罪?!说话,无论怎样我都是你爸……”

  对方挂断电话,再拨过去被掐断。刘健显然怒了,颤抖着手指再拨打,他的号码已经被拉入了黑名单。

  “不让人省心的的东西!”

  刘健伸手按熄了灯火走到窗前,久久凝视着暗沉的远山。

  柯杨贴在墙边不敢大声出气,直到刘健离开窗边,他才迅速跳出院墙沿原路返回。

  从伍彤州家别墅后院转到前门,两名保安正靠在门边滑手机,手机屏幕反光照着两个人的脸,看起来阴森吓人。

  听到动静,两个人同时放下手机转头盯住柯杨正要说话。柯杨抢先说:

  “今晚看好后院,不要放任何人进出。明天我帮你们申请不用在这里值班了。”

  在两名保安惊诧的目光中,柯杨快步朝前走去。

  经过何芷的别墅时,他情不自禁地朝院里望去。

  别墅楼上楼下都开着灯,一楼客厅的水晶吊灯在夜色里显得特别华丽。

  家里来客人了?

  柯杨探头仔细看去,终于看见一楼落地窗边显出一个男人的身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