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温柔的煞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那场车祸

温柔的煞气 白箩染 2259 2020.11.10 06:00

  隔着厨房窗户,看到何芷从一辆大奔驰下来,表姨妈以为左岸也来了。

  左岸拜托她牵线搭桥成全其和何芷的好姻缘,怎么自己也跟着跑来了?

  本来表姨妈就认为左岸和何芷小时候就相识,年轻人都喜欢自由恋爱,让她出面成全似乎显得多此一举。不过左岸既然带着礼物上门求媒,她又怎么好推托呢。

  左岸和何芷一起来了也好,到时候在饭桌上,只要她不失时机地说句话,捅破两个人之间的窗户纸这好事就成了!

  一个大律师竟然不好意思开口求爱,真不知道他的律师是怎么当上的!

  表姨妈撇嘴笑着,听到闷锅里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赶忙拿起锅铲掀开锅盖翻了翻。

  重新盖上锅盖,目光落在手腕套着的翡翠镯子上,脸上又绽开了笑纹。今天早上去跳广场舞,几个老姐妹都夸她的翡翠镯子浓绿透亮水头足,一看就价值不菲。

  左岸出手这么大方,今天这事必须得给人家办成了!

  表姨妈再抬头望去,看见和何芷并肩进院的男人不是左岸,不由得愣了一下。再看男人手里领着豆豆,豆豆笑眯眯的小脸好像和男人很亲切。

  这人是谁呢?

  “何芷你,你们来了。”

  表姨妈在围裙上擦手,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柯杨。

  “表姨妈。”

  何芷把手里拎的两个礼盒递给表姨妈。表姨妈客气地推辞几下笑眯眯地收下了。

  大家进屋坐下,表姨妈往柯杨面前放茶杯时,还是忍不住好奇地打量。

  “表姨妈好。”

  柯杨站起来礼貌地微笑。

  “他是柯杨。”

  何芷简单四个字的介绍,更让表姨妈觉得柯杨和何芷的关系不单纯。

  不过她不想问,如果一问之下,万一柯杨是何芷的男朋友,那就等于堵住了她给左岸保媒的嘴。话还是要说的,成不成是另一回事。收了人家的重礼,必须得替人家办好事。

  饭桌上,表姨妈一边察言观色,一边假装不经意地说起左岸,把长辈能夸的词都往左岸身上堆,最后点明主题,希望何芷考虑考虑左岸,女人三十岁之前得赶紧嫁人,不然以后生孩子都是高龄产妇,大人孩子都受罪。

  “表姨妈,现在我只想找到何婧,其他的什么都不想谈。”

  听出表姨妈有意给左岸做媒,猜也能猜到左岸特意拜托了表姨妈。不然以表姨妈不招惹是非的个性,肯定不会无缘无故说这些话。

  “也是,你说何婧到底能去哪儿呢?家里放着那么俊的老公她也真放心?都二婚了,也该成熟了。总不能再三婚吧!何婧要是有你一半稳重成熟,日子都不会过成现在的样子。让豆豆都跟着受苦了……”

  何婧刚离婚那段时间没少找表姨妈帮忙照看豆豆,豆豆招人喜欢,表姨妈又正是到了想要抱孙子的年纪,望着可怜没妈管的豆豆不免眼圈发酸。

  “豆豆跟着我不会受苦的。”

  何芷拍了拍豆豆毛绒绒的小脑袋,示意她不要听大人说话继续吃肉不要停下来。

  等豆豆吃完饭去客厅看动画片,何芷开始问起十年前,表姨妈有没有发现父母的感情出现了问题。

  开始表姨妈还支支吾吾,看到柯杨翻给她看的老照片,她才又惊又叹地说:

  “这种事我们局外人不好随便说。毕竟夫妻之间的感情有没有破裂,能不能过下去是他们自己的事。外人跟着瞎参合只能让事情越来越糟。

  这些照片你是在哪儿得到的?难道有人跟踪偷拍他们?那个女人我见过,人长得很妩媚,身娇体软的,一看就是个让男人拜倒在石榴裙下的女人。你妈真是没法跟人家比……”

  “难道我妈跟我爸同甘共苦二十年,就因为不爱打扮不解风情,就该被另一个女人抢走丈夫?”

  “啊啊,我不是那个意思……那个女人好像也是有家庭的。有一次你姨夫在酒店门口看到那个女人应该是准备和你爸见面,然后遇到了另一个男人从酒店出来,那个男人好像问她为什么在那,那个女人说是等他开会出来要给他惊喜,两个人一起上车走了。

  后来你爸一个人从酒店里出来。第二天你爸就说要给你们姐妹买房子,我想他是想和那个女人方面见面吧。噢你别误会,你姨夫也不是特意要跟踪你爸的,刚好那天他去那个酒店送货,那里正在重新装修。当初那个女人家里装修,到店里看灯饰时,正好你爸下店巡查,他们就认识了,真没想到会发展成那样……”

  表姨妈低头叹气,想起十年前的往事,难免神情忧伤。

  当时她还担心万一表姐婚姻破裂被扫地出门,她和丈夫就得重新找工作,要找一份舒适又拿钱多的工作不容易。

  “我妈应该知道我爸出轨了吧?”

  何芷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一句。

  “后来应该知道了吧!毕竟这种事当事人总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不过我和你姨夫总觉得你爸和你妈一起车祸死亡有些蹊跷。他们那天出门是为了谈离婚财产配问题,反正你和你妹都已经考上大学了,你爸再也无所顾忌,他想尽快离婚和那个女人在一起。

  很可能你妈不甘心离婚,最后和你爸在车上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他们一起遇难同归于尽,生不能同年同月,最后同年同日死在一起也是一种解脱。”

  “我妈和我爸同归于尽?!”

  在何芷心目中,母亲是位温柔善良胆小的女人,家里凡事都是父亲拿主意。不过乌龟被逼急了也会咬人,如果父亲强逼着母亲离婚,母亲做出反常之举也有可能。

  在高速路上,一个方向没有把握好就是车毁人亡。那年车祸鉴定结果是车辆方向失控撞向路障翻车。

  一顿饭吃到了天色将晚,吃得何芷心情异常沉重。

  十年前她从没想过父母车祸还另有隐情,今天被表姨妈说出来,顿时觉得当时她还是太年轻不懂事,对于父母也了解不够。

  推开院门道别时,表姨妈拉住了何芷的手,一边拍着何芷的手背一边语重心长地说:

  “你还是考虑考虑左岸吧,他家条件好,他父母也很欣赏你,大家知根知底,你嫁过去不会吃亏的。你年纪也不小了,不是姨妈啰嗦,在这个世界上,你只有姨妈这么一个长辈了,我不为你操点心,还能指望谁操心呢!

  再说,如果你一直这么单着,等我死了我也没脸去见你妈。你妈以前很照顾我的,我不能知恩不报。左岸对你很上心,你不要错过了……”

  何芷想要抽出手,表姨妈又把她的手攥在了手心。何芷纤细的手腕被表姨妈腕上晃动的翡翠镯子拍打得生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