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温柔的煞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投案自首的女人

温柔的煞气 白箩染 2292 2020.11.08 06:00

  “也是,坏人应该去审讯室,不应该坐在这。”

  柯杨换了一个姿势,双手抱肘靠向椅后,然后笑呵呵地又说:

  “我也是来协助调查的。咱俩还挺有缘!”

  “土鳖,谁跟你有缘。”

  葛铭豪斜睨着柯杨,虽然觉得柯杨长相气质不错,穿着却是跟时尚潮流不沾边。

  “也不能这么说吧,前天你在你父亲婚礼上勇往直前,真是太酷了,我特别欣赏你。”

  “呸!老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葛铭豪捏了捏黑色牛仔外套袖口上的合金扣,又摸了摸腰上的双G皮带,目光落在脚上的马丁靴银链子上,不由得又抖动起双脚,银链子发出细索的声响。

  “呵,说得好像你很了解老男人似的。你父亲哪能代表所有的老男人,再说五十来岁也不算老男人吧。多大年纪都不影响追求爱情,前提是真爱就行。”

  “老家伙哪来的真爱,色欲熏心,架不住贱女人的投怀送抱。”

  葛铭豪的脖子仰累了,放下双脚,俯身趴在了桌子上,双手托着下巴,目光盯着玻璃墙外一位年轻女警。

  “切,懒得和你讨论。”

  这时红脸警员正带着刘健经过,刘健看到了小会议室里的葛铭豪,显得很惊讶,停下脚步张了张嘴,见红脸警员回身看他,又马上垂下头快步走了过去。

  葛铭豪的眼睛依然盯着身姿苗条的女警。

  “做警察整天和罪犯打交道太危险也太辛苦,美女做警察太浪费了,工资好像也不高吧!”

  葛铭豪吧嗒了一下嘴,缓缓立直了身体。

  肖楠推开门叫柯杨出去,柯杨走到门口和肖楠交换了一下眼色,肖楠喊一位女警过来,带葛铭豪去审讯室。

  “你先进去,一会有人找你问话。”

  “OK。”

  葛铭豪收回盯着女警腰肢的目光,歪着身子进门,看到屋里已经坐了一个人。他大大咧咧地走过去,伸脚踢开椅子坐在那人对面。

  看到对方的脸,葛铭豪下意识地站了起来。

  伍彤州抬眼看了一下葛铭豪又垂下了双眸。这是他第四次被请到警局问话,早已修炼得心如止水。

  葛铭豪盯着伍彤州垂下的眼帘,目光怔怔地足有三秒,才缓缓坐了下来低下头,然后双手不安地搓弄着,踩在椅子下的双脚不停地磕碰在一起。

  “他们认识却装作不认识,必然有原因。”

  柯杨和肖楠注视着房间里葛铭豪和伍彤州的一举一动。旁边的玻璃镜后红脸警员正在审问刘健。

  刘健坐在椅子上好像一尊雕塑,面部没有一丝表情。当听到红脸警员再次问芙蓉嶂老别墅里发现了他的脚印和指纹,他要如何解释时,刘健突然笑了。

  “你们警察办案就这么死板教条吗?发现我的脚印和指纹就证明我犯了罪?我再跟你们强调一次,我没去过芙蓉嶂老别墅,我的鞋被偷了,你们所说的脚印一定是小偷穿着我的鞋留下的。另外前天我举行婚礼,婚礼上任何人都可以拿到我的指纹。”

  “有一定道理,我再问你,顾诗怡和你是什么关系?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不要妄想狡辩,如果没有充分证据,我们也不会找你过来。”

  红脸警察一直皱着眉垂着嘴角,严肃的神情和目光让刘健倍感压力。

  “如果你再不老实交待,恐怕以后就没有悔过的机会了。”

  红脸警察猛地拍了拍桌子。

  刘健浑身为之一震。儿子被警察找来问话,恐怕他和顾诗怡的关系是瞒不住了。只能老实坦白顾诗怡是他女朋友,两个人交往了一年多,他是准备离婚以后和顾诗怡结婚的,没想到顾诗怡失踪了。

  “顾诗怡是不是你杀的?”

  听到刘健大言不惭地说顾诗怡是他的女朋友,红脸警察气得脸更红了,一个已婚有孩子的男人怎么好意思说这种话。

  “我怎么会杀顾诗怡呢?我是准备和她结婚的呀!何况她还怀了我刘家的孩子。”

  “可恶!”

  红脸警员再次拍桌并顺势站起来,俯身逼视刘健的眼睛。

  “让我来替你说。顾诗怡怀了你的孩子向你逼婚,你当时的岳父母还健在,你是入赘女婿,如果离婚就会一无所有。你根本不可能和顾诗怡结婚,所以被顾诗怡逼急了,你把她推到湖里淹死了。

  因为心里有鬼,在顾诗怡的骸骨被打捞上来以后,你怕老天是故意在你婚礼前向你报复,所以特意跑去芙蓉湖向顾诗怡忏悔……我说的对不对?”

  刘健的脸上每一丝纹理都透着被探知到隐秘的惊诧。

  “这招审问手段还不错!”

  柯杨赞许道。

  肖楠靠近玻璃墙幕观察了一下,又退了回来,扭脸再看向葛铭豪和伍彤州。

  此刻已经过去十分钟了,两个人从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连目光也不曾对视一下。

  “他们故意装作不认识,暂时恐怕不会在这里说话。”

  柯杨一手抱肘一手指尖弹着自己的腮帮子,盯着葛铭豪的眼睛,能感觉到葛铭豪欲言又止,不敢和伍彤州说话的窘迫。

  “他们两个还真奇怪!”

  肖楠的目光在伍彤州和葛铭豪身上来回巡视。

  “没错!如果我们非要点明他们认识,他们应该也会否认。他们毕业已经十二年了,真要装作不认识咱们也没辙。”

  “一会我派人跟踪他们,如果猜得不错,葛铭豪肯定会去找伍彤州说话。”

  肖楠的判断和柯杨不谋而合。不过既然把两个人找来,还是要问问话走个过场。

  肖楠把柯杨在伍彤州家发现的几个疑点甩给伍彤州,伍彤州像是早有准备,一一给予解答。

  第一,阳台上的花草长得茂盛茁壮,是因为何婧喜欢花草却不会侍弄,伍彤州特意和花卉公司联系租用花草,花卉公司会派人定期上门打理更换品种。

  第二,结婚前伍彤州住在自家公司的员工宿舍,不想一个人住在芙蓉嶂老别墅触景伤情。

  第三,和何婧结婚才半年多,何婧的女儿却不喜欢妈妈,喜欢他这位相处时间不长的继父。那是因为何婧近两三个月表现得很抑郁,有时会嫌豆豆吵闹,有一次还动手打了豆豆。他更宠爱豆豆,凡事都依着豆豆,豆豆当然会喜欢他多一些。

  至于网友寄来的礼物,伍彤州当然无法解释何婧不想拆开的原因,对于一个抑郁症患者,生活中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提起她的兴趣了。

  和网友私奔当然是网友教唆,也可能网友亲自来接何婧,所以何婧才会带走一只旅行箱……

  伍彤州不急不缓地说着,完美的脸上神情淡然超脱,一身白衣白裤再配上半扎的头发,好像电视里走出来的湿润如玉公子。

  一位女警推门进来报说,外面来了一位投案自首的女人。

  “她说顾诗怡是她杀的,与葛铭豪无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