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温柔的煞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夜探破窗

温柔的煞气 白箩染 2130 2020.10.20 06:00

  就在破吉普车发出放屁似的刹车声时,伍彤州家别墅三楼的猩红亮光倏地消失了。

  柯杨跳下车飞身跃进院里,直奔别墅门口打算来个守株待兔。

  何芷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看着柯杨私闯民宅。

  刚才三楼的亮光很奇怪,消失得更是诡异。

  看一下时间,晚上九点十分,这个时间给伍彤州打电话应该不算失礼。

  何芷注视着别墅门前那道随时准备捕猎的人影,拨通了伍彤州的电话。

  伍彤州正在家里给豆豆洗头,接到何芷的电话已经很意外了,听说旧居别墅有灯光更觉得意外了。家里的别墅荒废将近十年了,他一次也没有回去过。

  “那你明天最好抽空过来一趟,我会等你。”

  “你怎么去我家老别墅了?”

  洗发液糊了豆豆的眼睛,豆豆挥着小手抹眼睛。儿童洗发香波不辣眼睛,豆豆揪下眼前的一串香波泡泡甩到了伍彤州的脸上。伍彤州正说着话,没提防一串泡沫吞进了嘴里,连着咳嗽了几声,脸涨得通红。再把手机移到耳边,听何芷说搬去了他家别墅做邻居。伍彤州又猛烈地咳了起来。

  “行,明天上午十点半我过去带你看看。”

  挂上电话,伍彤州出神地盯着面前的浴缸,脑袋轰轰作响。

  难道是他?十年前说好以后再不交集,他应该不会背信弃义。

  豆豆嘤嘤地喊了几声粥粥爸爸,伍彤州猛地回过神,低头发现他把洗发香波揉了豆豆一脸的泡沫……

  别墅灯光消失了许久,不见有人下来。门锁安然无恙,楼上楼下的窗户紧闭。除非有鬼,不然那个亮灯熄灯的人一定还在屋里。

  柯杨一个弹跳抓住了门廊柱子,准备爬上楼去。

  “私闯民宅不好。”

  何芷从院外进来刚好看到这一幕,急忙伸手拽住柯杨的脚腕。

  被女人抓着脚腕的感觉可不好,柯杨只好从门廊柱子上跳下来。他本来打算爬上三楼翻窗进去捉人。

  伍彤州母亲失踪案发后,柯杨到伍家别墅调查取证过两次,当时情景依稀在目,故地重来轻车熟路,他知道哪扇窗方便进入刚刚亮过灯的主人房。

  柯杨仰头望着那间已陷入黑暗的房间,怎么也不会想到主人房床头灯的猩红灯光会再次亮起。他在芙蓉嶂做保安一年时间也没见过伍家别墅有过任何异常。

  “我刚刚联系过伍彤州,他明天会过来查看情况。”

  何芷坚持自己的原则。

  “等他明天过来黄花菜都凉了。今天不抓住这个鬼我绝不睡觉。”

  为了追查疑案也顾不了许多了,柯杨不等何芷说话,再次蹿上窗沿,眨眼之间攀上了一扇窗边。原以为风蚀腐化的老窗框,没想到用力也拉不开,里面的插销锁得死死的。

  随着柯杨又一次猛力撬窗的动作,窗玻璃发出“哗啦”一声闷响,先是有无数道如菊的裂纹绽开,随即像一块融化的冰雕垂向地面,落地的瞬间传来珠玉落盘的清脆。

  何芷仰脸瞅着柯杨的身影钻进黑洞似的窗里。

  三楼灯光骤亮,积满灰尘的水晶吊灯依然豪光万丈。

  不一会门锁打开,柯杨拧着眉头站在门里。他来回关了几下门,终于确定门是被人从里面反锁的。

  “你是说有人有房门钥匙?”

  柯杨点点头,耳边听到一声细微碰撞声,他马上折身朝二楼奔去。

  何芷跟着冲进门里,高跟鞋丝毫不影响她动作迅捷,等她追上二楼,发现柯杨已经跳窗出去了。

  “柯杨!”

  何芷惊得俯身望向楼下。

  院里及腰深的杂树乱草中,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如雄狮逐鹿迅疾冲向院外。

  那身影离他只有一步之遥了,柯杨伸手去抓那人肩膀,一抓没抓住,触手滑溜溜的,好像抓着一条泥鳅的感觉。

  只是稍一迟疑之间,那道人影朝前俯冲跃过路边护栏,扑通一声跳进了湖里。

  “浑蛋!”

  柯杨懊恼不已。刚才如果不是稍微迟疑了那么一下,只要再往前一点就能把那人放倒制服。

  湖水死寂一片,不见半点水花。

  这湖一般人是不敢跳的,除非他水性极好又熟悉芙蓉湖地形。

  芙蓉嶂别墅围湖而建,却是因背靠的芙蓉嶂山而得名。

  芙蓉湖原先是一处废弃的露天矿坑,地形复杂,最深处近百米,最浅处也有十几米。经年积水和地底渗水慢慢形成一处死水。芙蓉嶂别墅开发商经高人指点,将芙蓉嶂山上一处溪流引入湖中,开挖河道将死水变活水,命名芙蓉湖。

  柯杨这时才明白刚才为什么会手滑,那人穿着潜水衣,跳进湖里潜游逃走应该是早有预谋。

  怕何芷有危险,柯杨赶忙折回伍彤州家别墅。

  “没抓到!跳湖里跑了,穿着潜水服,看体形动作应该是一个小鲜肉。”

  柯杨穿着西装叹气自责的样子像一个生意失败的总裁。

  “太晚了,还是明天等伍彤州来再说吧。”

  何芷一向觉得自己不会安慰人,对柯杨刚才的行动更是想不出什么安慰的话。

  “看来是打草惊蛇了。虽然还不知道那家伙躲在这里做什么,是不是与伍彤州母亲的失踪案有关,不过私闯民宅就是违法,穿着潜水服私闯民宅更是居心叵测。”

  “……”

  在私闯民宅这一点上何芷不发表意见。

  两个人在三楼主卧室细细检查了一遍。整个别墅只有这间房间干净整洁,好像时时有人打扫一样。双人大床上的被褥叠得整整齐齐,拉起来还有股阳光的味道。阳台上有一个移动晾衣杆,地上一双女士小白鞋特别扎眼。

  “刚才那个人不会是女人吧?”

  二十三号半的名牌小白鞋是今年最新款,何芷盯着小白鞋若有所思。

  “不可能,那家伙如果是女人我把这双鞋吃了。”

  柯杨决定晚上住在别墅帮伍彤州看家,又不放心何芷一个人住新居,最终还是决定在何芷新居视野最好的三楼阳台,监视伍家别墅的动静。

  柯阳从破吉普车里取来下午换下来的休闲装,何芷已经帮他整理好了卧室。

  别墅原业主保养新净装修时尚,平时很少居住,只在节假日用来度假宴请客户朋友。室内家具家电齐全,倒省了何芷不少事。只是柯杨住的这间房的大床四周,挂着粉红水晶珠帘,看起来说不出的香艳旖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