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温柔的煞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肇事者

温柔的煞气 白箩染 2283 2020.10.10 17:48

  搜到附近有一家口碑排名第一的修车店,竟然还是二十年的老店,左岸马上决定开大奔过去维修。

  “奔之驿汽车维修保养中心”,何芷记得这家店名。

  那时父母经营灯饰公司,家里有一辆轿车和一辆货车。母亲每年买车险时都要精打细算,生怕多花一分钱。修车更不会选择去4s店,母亲总说4S店宰客不眨眼,四百能做好的维修保养,4S店能给你打出一长串收费项目,让你掏一千两千维修保养费都算仁慈的。

  自从发现“奔之驿汽车维修保养中心”收费经济实惠服务周到,母亲就定点在那里维修保养家里的车辆,每年车险也固定在那里代办。

  “那你先一个人在家休息,我尽快赶回来。”

  左岸说得一脸深情。

  何芷避开了左岸的目光。

  才见面她已明显感觉到左岸对她的过度热情。

  洋桔梗是她最爱的花,不过十年前离开穗城以后她不再爱了,就像不再爱那个人一样。

  左岸已经不是十年前那个让她当成好兄弟一般的男人了,现在他是穗城的风云人物。她必须得小心地处理他们之间的关系。

  此地不宜久留。

  如果现在搬去酒店住,恐怕会让左岸面子挂不住。最好过两天找一个房子搬出去,租也好买也好,何芷不担心经济问题,这些年她已赚到了足够提前退休的财富。

  “你忙自己的吧。我想下午去灯饰公司看看我表姨妈,顺便了解下我妹这些年的情况。”

  “那你也不倒倒时差?”

  “我不累。”

  何芷淡淡地笑了一下。

  何芷脸上一瞬闪过的微笑让左岸的眼神痴了一下,他仿佛看见了一缕光照亮了他的心房。刹那心动,心跳惶惶。

  何芷乘出租车去市区看望过表姨妈以后,回到芙蓉嶂别墅天已经黑了。

  左岸不在,何芷用新买的手机给左岸打电话。

  左岸一听到何芷的声音,迟疑的语气马上变成抱歉。他被父亲叫去应酬客户,恐怕要很晚才能回来。如果他喝醉了可能会住到父母家里。

  “你自己在家小心点,关好门窗,不要给陌生人开门。芙蓉嶂那边都是独栋别墅比较偏……”

  左岸在手机里耐心地嘱咐着,这让何芷想起了父亲。父亲总是事无具细不嫌麻烦地嘱咐何芷和何婧,上学路上要注意安全,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也不要轻易让陌生人靠近……

  何芷新买的手机里存了三个号码,何婧,左岸,表姨妈。

  表姨妈一直夸何婧再婚的丈夫怎么怎么对何婧好,挣钱都给何婧管,随便何婧怎么花。不抽烟不喝酒,不外出应酬,整天不是在家画画赚钱,就是去菜场买菜给何婧做好吃的。对何婧的女儿豆豆更是比亲生闺女都要好,都没见过对女儿那么好的亲爸,捧在手心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

  这样的好男人打着灯笼都找不着,何婧却不珍惜和野男人跑了!

  何芷知道表姨妈说话多少有些夸张,不过警察调查的结果应该不会夸张。一个被邻里大妈交口称赞的好男人,被左岸形容为从动漫里走出来的花样美男,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何芷按下早熟记在心的一串号码。嘟嘟几声过后,响起小女孩的声音。

  “喂,你找谁?”

  突如其来的童声让何芷以为她记错了妹夫的电话。

  “你是妈妈吗?妈妈你怎么不回家,粥粥爸爸好想你,你快点回来吧。”

  软糯奶气的声音把何芷的心都萌化了。

  “你是豆豆吗?我不是你妈妈,我是你大姨,你知道大姨吗?”

  语气迟疑着,“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呀,你的声音就是妈妈呀,你真的不是我妈妈吗?那你知道我妈妈在哪儿吗?你可以让她回家吗?”

  孩子一声声稚嫩的发问,让何芷的喉咙发紧,握着手机不能说话。

  手机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他问是谁的电话,豆豆奶声奶气地说不是妈妈是阿姨。

  听筒里发出“噗嗤”一声,应该是男人拿过手机坐在了沙发上。男人的声音很沙哑,一声“喂”之后清了清嗓子。

  “我是何婧的姐姐何芷。”

  何芷镇定了情绪。

  “哦,何芷。”

  伍彤州重复一句。

  “你什么时候方便,我想和你谈一谈。”

  何芷的耳朵紧紧地贴在手机上。

  “随时欢迎你过来,家里的地址是……”

  “我知道那里,明天上午十点我准时到。”

  伍彤州说的地址是何家老宅。

  何芷想不明白,妹妹再婚以后怎么会住回了娘家老房子。

  “咚咚咚”,敲门声吓了何芷一跳。

  别墅院子大门有门铃,只要在院门外按门铃,屋门口的门禁监控能看到来人。

  意识到来人是穿过院子站在了屋门口,何芷的心紧张起来。她快步走到窗边朝门口望去。

  外面很黑,什么也看不见。

  何芷回来的时候忘了开院里的灯,屋里也只开了一盏沙发旁的落地灯和门厅的LED射灯。

  “咚,咚咚……”

  敲门声透出急躁任性没有礼貌,好像无休无止声声不息。

  “开门,我知道屋里有人。”

  男人的声音很野,让何芷想起了一首老歌,“一匹来自北方的狼。”

  “你找谁?”

  何芷扬声冷冷地问,伸手按下门边一排开关。

  院里终于亮起灯光,门旁的一块显示屏也现出了画面。原来何芷把屋门口的监控也打开了。

  可能是发现了头顶上的红外线监控摄像头,屏幕上的男人仰着脸对着镜头咧了咧嘴。

  “我叫柯杨,来找你们谈撞车赔偿的事。”

  柯杨说完盯着屏幕,这种被人监视的感觉很不好。平时都是他在屏幕前监视别人的一举一动。

  门开了,何芷站在门里没有打算请柯杨进去。

  这一年来做物业公司保安队长,柯杨已经习惯了被人怠慢。

  “说吧你们想要我怎么赔偿?我的工资不高还要还房贷。因为你们告状,我现在连工作也没了,你们要让我赔钱我可一分钱也拿不出。”

  柯杨双手抱肘咧嘴笑着,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

  何芷本来想表明身份,撞车赔偿的事应该等左岸来处理。可是眼前这个男人的态度让她改变了主意。

  “你的意思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你分析得差不离吧!”

  柯杨又笑,好像在说别人的事。

  “我要你的命也没什么用,又不能红烧也不能烫火锅。”

  “哟嚯!瞧你穿着气质好像挺有素质的,怎么说话这么刻薄。那意思在你眼里我的命还不如一头牛?也行,要钱没有你又不要我的命,那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以后咱们谁也不欠谁。再见!”

  柯杨说完转身就走。

  “等等!”

  “怎么又想反悔了?”

  柯杨转身站住,笑嘻嘻地拍着保安制服上的泥土,看着何芷朝他走近。

举报

作者感言

白箩染

白箩染

天气转凉了,脑袋比以前清醒了一点。不过要上架500均订才能有全勤,还是不做梦了。   认真把想写的故事写完就心满意足了。   求收藏推荐票,好歹看着作者忍受腰椎间盘突出疼痛码字的份上(ಥ_ಥ)

2020-10-10 17:4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