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温柔的煞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老板的婚礼砸了

温柔的煞气 白箩染 2110 2020.10.28 06:00

  轻柔的音乐突然转为激扬,一辆饰满粉红和白色玫瑰的敞篷老爷车,缓缓从酒店侧道驶来。

  婚礼司仪一手举着金光闪闪的话筒,一手激动地朝鲜花老爷车挥舞着,高声宣布新人入场。

  嘉宾们纷纷起立,回身向老爷车行注目礼。

  “花车车,新娘子,仙女……”

  豆豆想看坐在老爷车里的新娘子,抱着柯杨的肩膀还是看不着,又去抱柯杨的头。

  柯杨把豆豆举到头顶,让豆豆骑在他的肩膀上。

  “这下看清楚了?”

  “嗯嗯。”

  豆豆兴奋地点着小脑袋,双手紧张地抓着柯杨的耳朵。

  柯杨的耳朵被豆豆给扯得发红,看得何芷都觉得耳朵根子疼。何芷让豆豆抱住柯杨的头应该不会掉下来,豆豆扭回伸长的小脖子,不好意思地抱住了柯杨的两边太阳穴,又觉得不够安稳,干脆把棉花团似的小身子整个趴在了柯杨的脑瓜顶上,双手捧着柯杨的下巴。

  “不要弄她,这样挺好。”

  柯杨握着豆豆的小腿躲开何芷的干预。

  这时一对新人已经在几个花童的簇拥下从老爷车里走下来。在嘉宾们聚光灯似的目光下,新郎刘健满面红光挺着腰杆,一身订制高档礼服衬得他意气风发,挽着臂弯里的新娘稳步走向扎满鲜花的高台。

  人群中发出新娘子好漂亮的议论声。

  新娘似乎对周围的议论声很享受,颔首微笑顾盼生辉。拖地头纱和婚纱裙尾被小花童扯成一道流瀑,纤细的腰肢款款袅袅,走上高台的台阶时,身体又向新郎靠近了几分,侧脸甜笑眨动长睫脉脉含情。

  “听说新娘子二十七岁,看着比二十二的还鲜嫩啊。那眼睛真水灵!”

  “不知在哪家医院整的,我也想整整。”

  ”听说不安全,我不敢!”

  近旁的两个中年妇女小声议论着。

  “可惜大老婆辛苦了半辈子,最后还是得给小三腾地方。女人到了年纪,想整也整不了二十岁的样子了。男人有钱以后都不是东西……”

  何芷朝那两个妇女望去,两个人挤了挤眼睛马上开始咬耳朵说话。

  何芷低头苦笑。

  成功男人的婚姻之路都是何其相似!

  高台上新人互相鞠躬行礼交换婚戒,男司仪卖力地和新人互动制造热烈气氛。

  这时突然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一辆重型摩托像失去控制一般从酒店侧道冲了进来。不等大家反应过来,随着一声轰隆巨响摩托车撞向高台。

  眼看着高台架子倾倒下来,司仪和乐队鸟兽般散去。

  一对新人站在台上却是目瞪口呆浑身僵住。

  一道身影如闪电般冲向从高台,又如大鹏展翅飞跃而落。

  众人惊呼未定,有人看到高台上的一幕开始鼓掌,随即掌声雷动。

  柯杨放下左右手臂挟持的新郎和新娘,眯眼打量摩托车倒地处,一身黑衣的青年被酒店保安按在地上挣扎着。

  “放开他。”

  刘健从惊恐中缓过神色,上前让酒店保安松开青年。

  “他是我儿子。”

  “呸!”

  青年朝刘健狠狠瞪了一眼,被钳制的双手乍一松开,抬手朝刘健胸前挥去。

  “多大的仇这时候来闹事?”

  柯杨一把抓住了葛铭豪的拳头。

  葛铭豪震了几下胳膊都摆脱不了柯杨的控制,嘴角抽动了两下松开了手。

  “少管老子的闲事!这个老家伙不要脸,没人治他我来替天行道。”

  “铭豪!有事咱们父子私底下可以谈,今天你这样做就不对了。赶紧下去,等会我去找你。”

  刘健的助手得到老板的指示慌不迭地上前挽住葛铭豪,在酒店保安的护送下带去酒店休息室。

  婚礼司仪不失时机地宣布新人礼成,邀请嘉宾到自助餐区享用浪漫茶点,稍后婚宴会准时举行。

  刘健安抚好新娘,高举双手向大家抱拳道歉。

  人们踩着缤纷洒落的鲜花涌向餐区。

  何芷松开豆豆,豆豆立刻朝柯杨跑去。柯杨抱起豆豆走到摩托车旁,看了一下又蹲下仔细研究。

  “有什么问题吗?”

  何芷已经猜到这出闹剧的前因后果。

  儿子砸老子婚礼现场不外乎是替母亲出气。

  “这辆摩托车可以买我那辆破吉普车至少一百辆!”

  “我不是问你摩托车的价格,你看出刘健有什么问题吗?”

  何芷拧眉,感觉柯杨的思维和她不在一个频道上。

  “问题大着呢!是不是呀豆豆?”

  柯杨捏了捏豆豆的小脸。

  “那个叔叔摔伤了吗?”

  “那个叔叔没有摔伤。”

  “那他为什么要撞舞台呀?舞台多漂亮呀!”

  豆豆嘟着嘴想不明白,为什么扎满鲜花的舞台还没表演歌舞就倒塌了。

  “嗯,可能那个叔叔有病。咱不说他了,咱去吃好吃的。”

  柯杨没有深入何芷的话题,抱着豆豆去茶点区,拿来一大盘果点放到何芷面前的圆桌上。

  “不想吃?这家酒店的茶点很有名。如果没人请客我都吃不起。”

  柯杨胃口大开,一边照看豆豆吃,一边不停往自己嘴里塞。

  “你说刘健有什么问题?”

  “嘘!”

  柯杨拿起一块长条果糕伸向何芷面前。

  何芷别过头,心里开始对柯杨不满。柯杨明明就是来混吃混喝的,从刘健进场到登台行礼,柯杨哪有多注意他一眼。

  “我说新娘有问题。”

  “新娘?”

  明明是来查刘健与顾诗怡失踪案的关系,这会又扯到刘健再婚的新娘了!

  何芷盯着柯杨紧抿着嘴角。

  柯杨把果糕塞进嘴里有滋有味地咽下,发现何芷盯着他,马上呵呵笑了。

  “新娘很漂亮!”

  何芷握着拳很想当胸给柯杨来一下。

  “和顾诗怡长得很像,你一会仔细看,慢慢品。”

  柯杨拿餐巾给豆豆擦嘴角溢出的果汁。

  “……”

  何芷很想把新娘和顾诗怡联系在一起,但是她没见过顾诗怡。

  这时柯杨也想起何芷没见过顾诗怡的相片,马上一本正经地道歉。

  “怪我一时大意了,不过没关系,一会你见到新娘就想像那是顾诗怡,她们的长相有七八分相似,估计气质也差不多。如果没猜错的话,刘健的原配年轻时长得也应该差不多那样。”

  “你为什么那么肯定?”

  “据科学权威统计,男人对喜欢的女人的类型比较专一。”

  “……”

  何芷再次无语。

  这是哪门子的权威统计!

  

举报

作者感言

白箩染

白箩染

作者在起点女生书友圈,时时分享生活点滴,欢迎留言握爪爪????

2020-10-28 06: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