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温柔的煞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天有不测

温柔的煞气 白箩染 2025 2020.11.19 23:21

  一辆绿色出租车从院门前开过去十几米又缓缓倒了回来。

  司机下车飞快地打开后备箱,拎出一只帆布行李箱放在地上,又马上回到驾驶位开车离去。

  一位身形瘦削的老太太手里领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站在院门口,老太太把帆布行李箱往脚边拉了拉,东张西望找不到门铃,扬脸朝楼上望来。

  何芷朝柯杨的母亲招了招手,示意她直接进来。刚才门岗打来电话询问,有客人来访要登记。

  何芷估计应该就是柯杨的母亲过来了。

  “这楼梯可真高!这要是腿脚不好可真受罪。”

  “阿姨好。”

  何芷迎向柯杨的母亲。柯杨的母亲马上松开妞妞的手,上前扶住何芷让她上床躺着。

  “我是来照顾你的,哪能让你下地忙活。你叫我柯妈吧,我和柯杨他爸肯定比你爸妈年纪大。如今都是一家人了,叫姨显得见外了。”

  “柯、妈……”

  何芷一时之间有些不适应,感觉穿越回到了旧社会。

  柯杨的母亲倒是自来熟,不用何芷帮她安排,她觉得柯杨住的房间比较合适直接征为己用,让豆豆和妞妞都跟她一起睡隔壁,让何芷好好养伤。

  “伤筋动骨一百天马虎不得。如果现在不好好养着,以后肯定要受罪……哎哟,这里买菜可不太方便,我得去小区外面的菜市场多买些菜回来放冰箱备着。你爱吃什么跟我说,不要跟我客气。柯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这都天黑了,他又去忙什么了……”

  “他说会回来吃晚饭,如果赶不及可以给他留点饭。”

  何芷忧心忡忡地望着窗外,不知柯杨这时有没有抓到葛铭豪。

  柯杨准备去接母亲过来的时候,肖楠打来电话说去拘捕葛铭豪的警员们扑了个空,他不在他母亲家。跟踪葛铭豪的警员可以肯定,葛铭豪回到他母亲的住所以后没有出来过。

  肖楠担心今天的拘捕行动已经惊动了葛铭豪,万一葛铭豪逃跑了,何婧失踪案就又要搁置了。柯杨马上意识到葛铭豪应该从他家半山大院后面的小道逃跑了。

  如果葛铭豪从伍彤州家别墅后院出入,此时必定还在芙蓉嶂别墅区。

  发现院里有一辆破自行车,柯杨的母亲如获至宝,骑自行车去买菜要比走路出小区省不少时间。

  突然没有大人管着,豆豆和妞妞好像冲出笼子的小鸟,开始在楼上楼下奔跑玩捉迷藏。过了一会兴许是跑累了,两个小姑娘又在隔壁玩起了过家家游戏。

  “妈妈——”

  豆豆惊喜的呼声传来,何芷以为豆豆和妞妞扮妈妈爸爸的游戏,这时妞妞大声喊“豆豆”,她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豆豆,妞妞,你们两个过来。”

  何芷靠在床头喊道,探身望着门口,只有妞妞一个人进来。问她豆豆呢,妞妞说豆豆跟她妈妈走了。

  “什么?走去哪儿了?”

  何芷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如果说下午豆豆喊妈妈是因为分不清梦境和现实,可妞妞也这么说,她不得不相信何婧真的来了。

  单腿跳下床费力地蹦向门口,顺着妞妞指的方向望去,二楼没有一点动静。

  “豆豆的妈妈从门口进来,豆豆喊妈妈,她妈妈过来把豆豆抱下楼了。”

  妞妞描述刚才发生的情景,伸手比划着豆豆被抱起来的样子。何芷让妞妞呆在屋里锁好门,她马上回来。

  何芷边喊着“何婧,何婧!”边顺着楼梯扶手滑下二楼。明知道如果真是何婧来了不可能不叫她这个姐姐,姐妹情深,就算当年她为了避免情伤尴尬远走国外,姐妹之间还是会心有牵挂。可是如果不是何婧,豆豆怎么可能认错妈妈……

  想到下午在茶室的一幕,何芷此时难免心有惊悚。可是豆豆被真真切切地抱走了,就是世间真有鬼,自己的妹妹又有何可怕!

  何芷连蹦带跳地奔到茶室前,拉开门,门里一片漆黑。打开灯,茶室的暖黄灯光下,豆豆躺在榻榻米上像是睡着了。

  “豆豆,豆豆……”

  何芷边喊边扑到榻榻米前,想要俯身抱起豆豆,突然感到眼前浮起一片蒙蒙白雾,一张脸出现在她面前。

  “何婧……”

  十年未见的妹妹,还是她记忆中的模样,亲切柔美娇丽,让人怜惜疼爱。

  何芷开口叫了一声,唇角还未绽开久别重逢的笑意,身子软绵绵地朝地倒去……

  好像沉沉地睡了很久,大脑终于有了意识。她努力想睁开眼睛,眼皮却重如千斤怎么也睁不开。耳边能听到细微的声音,叹息声和脚步声,杯碗轻拿轻放碰在铝合金台面声。

  张嘴想说话,嘴唇好像被胶水粘住了无论如何也张不开。

  何芷放弃了行动,尽量用耳朵捕捉有用的信息。

  “如果再不醒是不是就总也醒不了了?”

  柯杨的母亲惆怅的声音。

  她在说我吗?

  何芷的心扑通一下。想要翻个身,发觉浑身不能动,好像插满了各种仪器和管子。

  果然是在说我!

  我怎么了?要死了吗?不,成为植物人了?不,我能听到他们说话,我可以思考……

  何芷悬起的心微微放下半分。

  “她一定会醒来!”

  柯杨的声音和他平时的声音完全不同,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我说如果,万一……儿子,妈不是怕嫌贫爱富的人,妈是担心你有没有能力照顾她。她这医药费……”

  柯杨的母亲欲言又止。

  “只要能治好她,花多少钱都值得。”

  柯杨一直望着何芷,何芷还像一个月前一样一动不动。

  “可是咱们哪有那么多钱呢!你把房子都卖了……何芷的别墅要是卖了也许还能保她治一两年时间。

  可是她这个样子,她那个别墅也没法卖呀。我可以和你回老家,那妞妞以后上学怎么办,你姐和你姐夫可是把妞妞全托付给你了……”

  “妈你别说了,我都知道,我会想办法。”

  柯杨的眼睛突然起了雾,何婧的案子终于真相大白了,可是何芷被害成了这样,就算她醒来了,她能接受何婧被害的真相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