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温柔的煞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前任

温柔的煞气 白箩染 2193 2020.11.26 23:48

  新年新气象,婚姻登记处贴心地为新人们准备了颇为隆重的领证仪式,凡是领完结婚证的新人都可以免费享受。

  工作人员介绍完最新的服务内容,何芷马上表示不需要任何服务,拿起结婚证看也没看一眼马上塞进包里,起身朝门外走去。

  “我们有安排活动,就不占用公共资源了,谢谢你们的服务,简直太贴心了!”

  柯杨拿起结婚证认真翻看一遍,然后追上何芷,告诉她拿错了结婚证。

  “?”

  工作人员递上来两张结婚证怎么可能拿错,何芷继续朝停车场走。

  “行,反正是假证婚,你拿了我那张结婚证应该也没什么问题。不过离婚的时候需要上缴结婚证,你到时候可不能出示错了结婚证。”

  柯杨开口不离结婚证,听得何芷牙疼头大。

  结婚证都是一样的,为什么非要分个你我呢!

  上车以后,何芷从包里拿出结婚证翻开一看,持证人写的是柯杨,这才明白原来结婚证持有人是分男女的。

  何芷尴尬地把手里的结婚证递给柯杨,柯杨这时倒不急了,双手握着方向盘直视前方。

  “那回家再换给你吧。”

  直到这时何芷才看到她和柯杨的合影,看着大红底色上相依相偎的一对男女,恍惚有些不认识了。她怎么可以笑得那么温柔可人,他又怎么可以笑得那么阳光灿烂!

  不知道离婚时上缴的结婚证是存档了还是销毁了,想到照片上的两个人将被锁进尘埃或者焚于烟火,何芷的心隐隐有些痛。

  她把柯杨的结婚证重新装回包里,再抬头看时,发现柯杨正在往市南开去。

  “你要去哪儿?”

  何芷本来是想请柯杨吃晚饭的,这时见他开车往市南区去,以为他有什么事情。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柯杨专注地望着前方,挺直的鼻染下弧线分明的双唇紧抿着,好像要去的地方很严肃。

  既然柯杨不说去什么地方,何芷也不想再问。

  不论怎么说今天都算是一个愉快的日子,大病初愈,又完成了争取豆豆抚养权的第一个条件。明天处理完何婧的后事,就可以着手注册一间投资公司了。

  下一步就看蓝浩和伍彤州谁能赢得豆豆的抚养权,然后她就可以出手决战了。

  夹道的林荫路越走越窄,路两边大片大片的水塘开启了水泵,扬起一米多高的水花在夕阳下像极了五彩透明的伞花。

  “马上就到海边了。这里有间海上餐厅,我想你会喜欢。”

  柯杨酝酿了一下午在哪里请何芷吃“新婚的第一餐饭”才合适,此时说出来还是有些担心不符合何芷的品味。

  去五级星酒店餐厅吃浪漫大餐固然好,可是现在他囊肿羞涩,唯一能消费得起,也是他认为平生吃过最浪漫的饭店也只有这间海上餐厅了。虽然装修简陋了点,但是可以边吃海鲜边看海景,今夜还有半弯月色映海,想来也是很美的。

  “吃海鲜?”

  “嗯,你不喜欢吗?”

  柯杨扭脸诧异地看着何芷。在穗城生活的人应该没有不喜欢吃海鲜的吧!

  “还可以。”

  何芷皱了皱眉,随即又笑了。难得柯杨有喜欢的餐厅,她不忍拂他的好意安排。

  “你先去坐。”

  餐厅三面望海,随便坐在哪里都可以欣赏海景。

  远处有船经过,好像穿行在夕阳中,“呜呜”的鸣笛声伴着海浪的拍岸声,让人心生温暖,感叹活着真好。

  海风撩起长发,何芷伸手将长发在脑后挽成一个结。

  临桌来了一对男女,男人财大气粗地将宝马车钥匙扔在桌上,大声叫服务员过来点菜。

  “这里风好大,发型都吹乱了。”

  女人拨弄着额前被海风吹乱的头发,靠着男人的手臂撒娇。

  “那你过去坐。”

  男人滑开手臂指了指他对面。女人撇撇嘴,从手腕上摘下橡皮筋把一头波浪长发束成马尾,随即意识到这样的发型会暴露她的大圆脸,又马上在额前揉搓起来,掏出小镜子整理搓下来的额发,颇有技巧地拢在两侧耳边。

  “服务员!”

  男人叫了一次服务员没人过来,不免有些生气,提高了嗓门又叫了起来。

  一位大姐拎着茶壶快步走了过来,她告诉男人这里没有菜牌,都是去前面厨房现秤海鲜现点现做。

  “什么破饭店!就你非说这里好。”

  男人嘟囔着起身,拎了拎H扣皮带,抓起宝马车钥匙朝前面厨房走去。

  “快点回来啊,不要点太多也吃不了。人家还要减肥呢!”

  女人扭着腰对着男人的背影说道。男人好像没有听见,转弯不见了。

  女人坐直了身子发现何芷在看她,她马上笑了,指着男人身影消失的方向。

  “我老公。”

  何芷点了一下头。她并不关心女人和女人的老公,她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很可怜,男人从进门到离开一直没有看过女人一眼。女人却忙着对镜补妆,时时顾着自己的形象。

  夫妻之间如果这样相处也太累了!

  何芷扭头望着大海,看大海比看糟心的女人舒服多了。

  “柯杨!”

  尖锐的声音一惊一乍。

  “你跟踪我?”

  女人站起来冷眼盯着走近的柯杨。

  何芷看着这一幕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情况。难道柯杨来此还带着警队交办的工作任务?

  “你想多了吧!”

  柯杨径直走到何芷跟前坐下,拿起茶壶给何芷倒茶。对女人没有多看一眼。

  背对着的女人不依不饶,走到柯杨身前,伸着涂满浆果色指甲胶的手拍在柯杨面前的饭桌上。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从警队辞职就是想更方便地破坏我和我老公的婚姻。柯杨我告诉你,不是我无情无义,是你这个人根本不配拥有婚姻。”

  “喂这位小姐请自重,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呢?”

  柯杨静坐如泰山,对过桌来挑剔的女人置之不理。何芷可不想任人欺负,听这几句话她已经明白了女人的身份。

  女人应该就是和柯杨谈了三年恋爱,婚礼前毁婚另嫁富二代的那个前任女友。

  “你是谁?凭什么插嘴我们之间的事。”

  “我是他妻子。你再不离开我的饭桌别怪我不客气了。”

  “你是柯杨的妻子?骗鬼呀!他的情况我和我老公都知道,他又穷又没有正经工作,没有女生会嫁给他。你要帮他也不用这么说吧!”

  女人是识货的,从她走进饭店看见何芷的穿着就知道价格不菲,再看何芷放在椅子上的包能买她的包三四个。这么漂亮又有钱的女人会是柯杨的妻子,打死她也不相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