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温柔的煞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不能一起睡

温柔的煞气 白箩染 2108 2020.11.24 23:17

  新年的第一天,何芷努力想表现得愉悦一些,听柯杨的母亲讲老家的一些人和事,不时微笑着附和一声。

  此时柯杨正在芙蓉湖边协助肖楠和警员们寻找宋美君的下落。

  一个死去十年的陌生女人会经常出现在她的梦里,好像要向她诉说什么,这样奇诡的缘份,必然与她的生活有着某种联系。

  何芷跟想解开这个谜。

  医生拒绝签字让何芷出院,何芷也只能如困笼之鸟在病床上焦急等待着柯杨的消息。

  “……柯杨的堂弟腊月初四结婚,噢就是这个月十六号。他叔早就打电话让我们过去参加婚礼了,这下好了,到时候咱们一起过去。”

  “我跟你们一起?”

  何芷瞬间尴尬。

  她要以什么身份和柯杨母子去参加他们家庭成员的婚礼呢?如果被人误会她和柯杨的关系就不好了。

  “啊,你身体还没完全康复,一个人在家我和柯杨也不放心。出去走走对你的身体好,我们老家的空气新鲜,水也特别好喝,腊月还能看到漫山开花的雪梅,可好看了……”

  柯杨的母亲说得一脸真诚。

  何芷低头暗笑自己怎么有点小人之心呢!就凭这么长时间柯杨的母亲对她无微不至地照顾,她也应该把柯杨的母亲当成自己的母亲一样看待,陪她回一趟老家有何不可。

  “好的,到时看看柯杨怎么安排吧。”

  放在床边小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看见左岸的名字何芷皱了皱眉。

  左岸连续拨打了三通电话,耳边终于传来了何芷的声音,他马上咧嘴笑哈哈地开口:“祝你新年快乐!”

  “有事你快说吧,我准备要午睡了。”

  面对何芷冰冷拒绝的态度,左岸笑得更开心了。

  “我保证你听了我的话就不想睡午觉了。”

  左岸顿了一下,耳朵紧贴手机想要听听何芷的反应,对方并没有追问他,对他的话似乎不感兴趣,这让他有些泄气。

  “是一个好消息,蓝浩想要回豆豆的抚养权。既然何婧不在了,豆豆理应回到亲生父亲的身边。”

  “蓝浩委托你要回豆豆?”

  何芷按着心口故作镇静。

  蓝浩这时要回豆豆,还真是司马昭之心啊!何婧不在了,何婧名下的财产都将由豆豆继承。一个视女儿为累赘,生怕影响到他再婚家庭幸福的男人,豆豆现在在他眼里变成了摇钱树!

  “这种事哪还用委托律师啊,事实不是明摆着吗?总不能把豆豆交给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的男人养大吧。你应该比我更了解男人吧……”

  左岸干咳了一声,嘿嘿笑着掩饰他的言外之意。

  “既然是你打电话告诉我这个消息,那麻烦你代我转告蓝浩,我会抚养豆豆,他不够资格获得豆豆的抚养权。”

  何芷已经控制着情绪了,说完还是难免双唇颤抖,赶忙挂断了电话,哪怕再说一句话,她都无法控制心中的愤怒。

  “何芷,固执对你没好处。你未婚未育又没有固定工作,从哪方面来讲,你都没有资格争豆豆的抚养权。就是打官司法官也会判你输的,你还是不要搅和这事吧。”

  左岸发来的信息让何芷更加愤怒了,可是冷静下来一想,左岸说得没错,伍彤州不也是这样反驳她的吗?要想争取豆豆的抚养权,首先要具备扶养儿童的条件。

  稳定的工作不是问题,现在注册公司非常简便,她随时可以拥有一间注册资金千万的公司。可是结婚就难办了,这么短的时间去哪找结婚对象……

  从来没有过像现在这么忧心难解深陷烦躁不安之中,何芷闭着眼睛平稳心绪,眼前却不停晃动着伍彤州和蓝浩的脸。

  两张脸都对她充满嘲笑,一声更比一声高地大叫着“豆豆是我的,我是豆豆的爸爸”。

  “何芷,何芷,柯杨来电话了。”

  柯杨的母亲从床底下拣起手机递给何芷,然后一脸关心地问何芷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说着拿起一条细软的干毛巾叠成长条形在何芷的额上按了按。

  “我没事。”

  何芷惨白着脸,额上的冷汗被抹去以后感觉清爽了许多。在柯杨母亲的注视下,接起柯杨的电话。

  在芙蓉湖没有找到宋美君,刘健新婚妻子的尸检报告证实死亡时间是圣诞节前夜。也就是在葛铭豪被关押在警局期间。

  “搜索工作已经结束,工作组已经离开你的别墅,肖楠让我转达她的谢意,有机会她要请你吃饭。我再收拾一下就去医院……”

  听着柯杨在电话里的声音,何芷的心突然扑通了一下。

  可以结婚的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

  柯杨肯定会理解她为了争取到豆豆的抚养权假结婚,只要把豆豆从法律上变成她的家人,她就可以带豆豆去任何一个可以快乐生活的地方安家,到时再和柯杨离婚,相信他会同意的。

  “不用收拾了,到时候请物业保洁上门打扫,你快点过来吧,我有事和你商量。”

  何芷被自己温柔中透着羞涩的声音给吓倒了,说完脸颊顿时感到发烫,放下手机双手捧着脸,心跳得更厉害了。

  在柯杨回来之前,何芷在心里已经拟好了假结婚的一系列条款。等柯杨的母亲去水房打热水,何芷抓紧时机向柯杨坦城表明心迹。

  “豆豆的抚养权我志在必得,希望你能帮帮我,在穗城除了你,我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人可以帮助我。”

  “你的意思假结婚?”

  “是,等拿到了豆豆的抚养权,我会给你补偿。”

  “哦?为什么要假结婚,结婚证是不是真的?”

  一个曾经的警探长问出这样的问题,何芷顿时哭笑不得。

  如果假结婚证能骗过法官裁决孩子的抚养权问题,那她在网上买一张假结婚证就好了,还用得着为这事苦思冥想烦恼吗!

  “结婚证当然得是真的,必须按法律流程走。”

  “那就是真结婚喽!”

  柯杨笑着大口喝水。

  “不是真结婚,除了结婚证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

  何芷一向对自己的思辨能力和口才非常自信,此刻却觉得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涨红着脸,一时竟牙齿硌着舌头吞吐起来。

  “噢我懂了,结婚然后再离婚,婚前协议约束彼此权力和义务是吧?你直接说不能一起睡觉就完了。”

  柯杨放下水杯笑呵呵地望着何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