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温柔的煞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不可思议

温柔的煞气 白箩染 2084 2020.11.14 23:40

  刑侦大队办公室。

  脱口秀女王赵雪芬中毒致死案正式结案。警员们显得很兴奋,只有坐在办公桌前的肖楠显得若有所思。红脸警员示意大家不要打扰队长沉思,他请大家一起出去喝奶茶。

  一阵敲门声打破了办公室的安静。肖楠抬头见是柯杨来了,忙伸手招呼他进来说话。

  “怎么样,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肖楠点了点头,从桌面的文件夹里取出一份化验报告单递给柯杨。

  “这药这么厉害!还好不算伤身。”

  看到何芷昨晚中了迷药量足以让人失去知觉麻痹大脑,柯杨瞪起眼睛。

  昨晚他在何芷家院外发现落地窗边的左岸,本来也没打算惊扰人家破镜重圆的好事。可是当他正准备离开时,发现左岸往一杯红酒里倒入一包药粉,又起身拉上了窗帘。

  那肯定不干好事啊!

  给女人下药这种下流手段都用上了,柯杨当然不能听之任之……

  昨晚打左岸还是太轻了,应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左岸喝掉下药的酒,再把他扔到湖边晾成鱼干。

  “顾诗怡当初也是中了迷药失去知觉被推下湖的。不过肯定不是一个女人能独自办到……”

  肖楠走到墙边的白板前,拉开盖在上面的罩布。

  白板上的导图多了葛铭豪的母亲。

  “你是怀疑葛铭豪的母亲替儿子顶罪,审问的过程中她的回答又无懈可击,所以你觉得葛铭豪的母亲看见了儿子犯罪的过程。时间过去太久,已经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葛铭豪的母亲不是真凶?”

  柯杨盯着白板上的人物关系图。

  被柯杨说中心思,肖楠的眉心皱起,扭头望着柯杨:

  “你觉得现在要怎么处理才好?”

  “我觉得最好先放了葛铭豪的母亲,葛铭豪肯定会联系他的母亲,让她不要多管闲事。”

  “?”

  肖楠一脸问号。

  “葛铭豪的目标是他的父亲。你不是说从伍彤州家别墅采集的鞋印,可以判断穿着者身高一米八左右吗?刘健的身高只有一米七三。”

  “这个我想到了,所以把刘健放了。正如刘健说的,他不认识何婧,他们从没有过任何交集。他在顾诗怡案中倒是有很大嫌疑,如果不是他前妻来认罪,把作案的经过描述得那么详细,我们肯定还要继续把刘健做为嫌疑人。

  至于宋美君案,到现在除了那只钻石耳钉再没有什么进展。伍彤州说那只钻石耳钉是他母亲的,何婧戴的耳钉是他送的相识三十天的礼物,何婧离家出走时戴走了。

  何婧的小白鞋出现在伍彤州家别墅阳台,屋里却并没有她的脚印,说明有人特意把何婧的鞋放在那里让我们发现。这个人除了伍彤州难道还会有第二个人?”

  “一定有第二个人!”

  想起第一次在伍彤州家别墅发现的那个穿潜水服的人,那个人的体形虽然和伍彤州相似,但那人跑步速度迅捷,跳水动作熟练,绝对不是不爱运动的伍彤州能做到的。

  “我会尽快查到那个人。”

  柯杨大概猜到了那个人是谁,不过此时他不能空口无凭和肖楠说。

  “现在可以肯定顾诗怡不是刘健杀的,可是要拘留葛铭豪也没有证据……”

  “你需要我做什么?”

  “你帮我找到葛铭豪犯罪的证据。昨天放他出去以后,他和伍彤州既没见面也没有电话联系。”

  肖楠紧抿着嘴唇。

  按上头的意思,在没有实质性证据的情况下,一个已经了结的失踪人溺水案要翻出来重审,显然不太科学。

  葛铭豪母亲的口供,很可能会被说成她精神失常有妄想症。一个失婚抑郁丈夫出轨上了年纪的女人,随便找个医院鉴定都可能判定有精神问题。

  “没问题,我会一查到底。我的直觉一向不会错,葛铭豪和何婧失踪案也脱不了干系。对了,伍彤州母校那边有回复吗?”

  本来打算这次去伍彤州的老家时,顺路去他的母校了解他在校时的情况,结果没能成行,柯杨委托肖楠出面调查,两天了也该回复了。

  伍彤州休学一年以后回校表现正常,专业课成绩排名靠前。他不喜欢参加学校的任何活动和比赛,毕业连集体照也没拍直接回穗城了。

  “看来这位伍彤州同学在校很低调。”

  “如果他不低调,以他的长相肯定是学校的校草迷妹成群了。”

  看完校方回复的信息柯杨感叹道。

  这时出去喝奶茶的警员们陆续回到办公室,柯杨准备离开,肖楠要送他出去,柯杨估计肖楠还有话要跟他说。

  肖楠看到柯杨开来的白色大奔,正要开口问,柯杨马上解释车子是别人的,这段时间他在帮忙开车。

  “不用瞒我了,中州的学妹都告诉我了……”

  肖楠苦笑一下,眼望着白色大奔犹豫着说:

  “柯杨,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总不会一直帮别人开车吧?”

  “等破了何婧的案子,我相信宋美君的案子也差不多能破了。到时候我带着我妈回老家,开荒种地养鱼养虾。咱们可说好了,以后我种什么你得找我买什么,我可以给你打折。”

  “哦,那也挺好的。”

  肖楠显得很意外,很难把高大威猛的警校学弟跟田园悠居的青年划上等号。

  柯杨呵呵笑着拉开车门上车。

  见多了人心算计和报复杀人,也许回归田园才是他最好的生活选择。

  早上出门时豆豆和柯杨姐姐家的女儿妞妞玩得正高兴不肯跟他走,这会他得回去把豆豆接上送给何芷。

  看了一下时间,已近中午,也不知这个时候何芷有没有起床。

  昨晚何芷处于失去知觉状态,柯杨抱她上楼放在床上,又觉得她穿着外衣睡觉会不舒服,只好帮她换上睡衣盖好被。

  如果等何芷醒来和他计较,他愿意赔礼道歉。

  从警局的化验结果看,那种迷药还能让人选择性失忆。

  如果何芷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那可再好不过了!

  左思右想要不要给何芷打电话以后,柯杨决定不打扰何芷休息。

  掏钥匙开门,门却从里面打开了。母亲朝柯杨一边眨眼一边笑呵呵地说:

  “你咋才回来,人家何芷都等你好一会了。”

  “何芷?”

  这名字从老母亲的嘴里说出来,柯杨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