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侯夫人改嫁之路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谋划

侯夫人改嫁之路 嘉陵一梦 2092 2019.03.16 07:17

  唐季风好不容易把陆如茵安抚到不哭了,才叫来丫鬟打水,两人洗漱完毕,都躺在床上,陆如茵从来都是一个人过日子,猛然间床上躺了个异性,还是很美的异性,她心里突突的跳个不停,不知道该怎么办,唐季风的手忽然伸过来把她的手拉住,摸到她手心里的汗,问她:“你怎么了,是病了吗?”

  陆如茵结结巴巴的说:“病了病了,”等反应过来说了傻话之后,又急忙说:“没病,没病,就是这两天没来由的心慌”。

  第二天起床,唐季风已经不在了,陆如茵托着困乏的双腿下床,心里无比纠结又有点幸福,纠结是夫君不是自己的,是原主的,幸福是前世单身,这辈子把自己送出去了,而且还是那么俊美的夫君。

  唐季风这次办完了差事,暂时留在京中,每天忙完公务都会回来,夫妻俩感情也越来越好,老太太就派人传话,侯夫人该去请安了,这闭门思过的时间已经过了。

  陆如茵真想翻白眼,原主有什么错,我又有什么错,还闭门思过,没听说,哪个生母想见孩子,还得别人同意,原主又不是小妾,她可是堂堂正正的侯夫人,这几个寡妇越来越过份,本来当不当家都无所谓的事,但你们这么欺负人,那我就要替原主行使侯夫人的权利了。

  陆如茵让唐季风陪她去春晖堂给老太太请安。

  他们进去的时候,大太太二太太都到了,还有四个美貌女儿。

  陆如茵穿越后,一直听秋菊说他们,但真人从没有见过。

  老太太并不老,看起来只有五十出头,其实她已经六十多了,她四十岁了才生的小儿子季风,前面还有三个儿子,兄弟四个分别是伯霖,仲雷,叔云,季风,唐季风是老四。

  唐季风向老太太问安后,坐下喝茶。

  四位姑娘也向陆如茵和唐季风请安后,坐下吃点心,只有陆如茵没有点心吃,老太太身边的郑妈妈拿着美人锤过来,把它交到陆如茵手里,示意陆如茵去给老太太捶背,陆如茵就饿着肚子给锤,老太太悠闲的和其它两个儿媳以及孙女聊天,就是把陆如茵当透明人,陆如茵气的没法,肚子又饿,就轻一下重一下的锤,老太太看了看儿子的脸色,见没有其它的反应就放心了,她把陆如茵推到一边,把郑妈妈叫过来说:“还是你锤的舒服,这有的人干什么都干不好,不知道一天饭都吃哪里去了,光顶着个没用的皮囊晃来晃去”。

  唐季风抬头看了一下郑妈妈说:“母亲,这些奴仆本来就是伺候人的,您老一直体谅奴仆,让主人干他们的活,那主人都学会了,这些奴仆该干什么”。

  陆如茵看了眼唐季风,没想到他会替自己说话,刚才被老太太为难,她就没想过这个大孝子会帮忙说话。

  老太太一听唐季风的语气是向着自己媳妇了,她知道自己该改变策略了,以后不能在儿子在家的时候收拾儿媳妇,以前也是儿子离开家以后,她找借口收拾的,在这个以孝传家的时代,想收拾看不惯的媳妇简直是太简单了,儿媳妇有苦也说不出。

  果然没两天唐季风又出门了,这一去又是一个多月才回来。

  陆如茵趁着唐季风在家,她想把管家权夺过来,不能儿子被夺走了,连自己侯夫人的权力也没有了,她向唐季风提出来要管家,唐季风说:“母亲不会愿意的,我担心,你把管家钥匙拿到手也管不了,这个家里都是母亲和两位嫂嫂的人,你能把她们怎么办”。

  陆如茵说:“我不管,我儿子被她们笼络走了,侯夫人权利也被拿走了,还天天不把我当人看,她们哪里来的胆子,还不是你给的,你在外面杀伐果断,在家里却优柔寡断,让我在中间受气,不行,你今天非得给个结果”。

  唐季风头疼的不行:“我亏欠哥哥们,嫂嫂们在家里无依无靠,他们就是寂寞,想找点事做,你作为我的妻子,我们是一体,我想让母亲和嫂嫂们都能在这个家里过上安稳的日子,也不亏当年她们没有与哥哥和离,放弃娘家安排的好姻缘,非要和我们去乡下吃苦”。

  陆如茵一听他这话,火冒三丈,她们吃苦,我就不苦了,夺我儿子有理了。

  陆如茵肺都要气炸了,唐季风经常在外办差,不能常回来,他一走,老太太就把她叫过去服侍,一会儿这样不舒服一会儿那样不舒服的,经常一大家子吃饭,她站着伺候,等大家都吃完了,老太太又叫她去扶她在园子里消食,消食完毕又锤腿。等她回去全身都累瘫了,吃饭也没胃口,幸好有秋菊,累了就给她按摩,给她做好吃的饭菜,她伤心了就和她逗趣。

  候府大太太的房里,大太太正和大女儿元娘谈话。

  大太太把女儿过继给小叔子做了女儿,明面上让女儿叫她大伯母,但私底下一直叫娘,其实这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

  大女儿因为有了侯爷做父亲,也嫁了一个好人家,下来就是二女儿了,她在候府被抄家之前是有一个儿子的,等到把她们贬回乡后,她们生活一团糟,每天都是在悲伤中度过,儿子三岁,肚子很饿,家里又没人会做饭,邻居又不熟,族人根本就不管她们,肚子饿极了的孩子出去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口吐白沫中毒了,回来时间不长就去世了,当时小叔子也在,她哭的撕心裂肺的,小叔子向她保证,以后会照顾她的女儿,小叔子复爵后,果然答应了她的要求,把女儿过继了去,但女儿是人家的人,她老了还得靠儿子,她没有儿子了,那就得把陆氏的儿子夺过来,她是个寡妇不可能过继世子,但她可以笼络世子,只要把陆如茵解决了,世子就只认她一人,到时候她女儿在婆家也有人撑腰了,她在候府也有地位。

  大太太王氏问女儿:“你说你四叔回来,他问过你在婆家的情况吗”?

  唐元娘说:“母亲说什么呢,四叔他是男子,他就是祖母请安时才见一面,那有时间来问我,再说我又不是亲生女儿,他能让我以他长女的身份出嫁就已经不错了,我还敢苛求什么”。

  王氏说:“如果这候府将来的主人是和咱们最亲近的,那就另当别论。”

  元娘问母亲想做什么?

  王氏说:“陆氏一介平民女子一直想压在我头上,我可不会让她如意,我让她落在臭水沟里爬不上来”。

  元娘大惊:“娘!您不要乱来,陆氏是个头脑简单的人,女儿每次给她讲些在这候府的生存理念,她都深信不疑,遇上这么好掌控的义母,您把她拉下来,如果换一个新的贵女做我的名义继母,人家怎么会把我放在眼里”。

  王氏不以为然的说道:“她要是做了糊涂事,名声受损,唐家就会让她悄悄的死去,外界又不知道,到时候明哲还是候府世子,但他母亲失德,他羞于提起,你四叔那么年轻,肯定会续娶,到时候继母不会真心对待明哲,他自然把我这个养育他多年的大伯母当亲娘一样亲近了”

  元娘摇头:“娘!你不要胡来,要是四叔娶了继室,人家又生了儿子,明哲怎么会受重视”。

  王氏自信的说:“你还不了解你四叔的为人,他待陆氏还是有几分真心在里面的,这几年为了振兴这个家,他一直忙着在外拼搏,很少回家,他是对陆氏有愧疚的,明哲更是嫡长子,就是继母有子,都不会动摇明哲的地位”。

  元娘还是担心:“您不是说了,四叔待她很好,你们做的事他不会同意的”。

  王氏说:“你四叔这次去南方办差,又要走一个月,在这期间,陆氏死的不能再死了,你四叔回来,有你祖母和他说”。

  元娘摸了摸头上的冷汗,既然母亲计划完整,那只好这样了,谁让义母这两天不停的撺掇义父要夺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