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情义系统闯江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问话

情义系统闯江湖 香煎薄脆 2007 2020.03.26 22:50

  眼见薛桂服软,梅迎海心中一笑,转头朝郑寻开口说道:“郑兄弟,从今天起薛桂就被分到你手下做事,你有什么事情可以找他。”

  梅迎海的话让郑寻有些疑惑,这比试就是比试,怎么打完了还送自己一个手下。

  难道是要派来监视自己?

  郑寻皱眉道:“梅帮主,这不太好吧。薛兄武功高强,怎么能让他来我手下做事,这不是浪费了人才吗?”

  梅迎海摇了摇头,朝郑寻说道:“郑兄弟有所不知,这薛桂是我五义帮的老人,熟悉帮里的情况。郑兄弟初来乍到,所以派薛桂辅佐你尽快熟悉情况。”

  一旁的薛桂也插了句嘴,拱手说道:“郑管事放心,我薛桂既然分到郑管事手下,就一定会尽心尽力替管事办事。”

  两人都表了一番态,事已至此郑寻也不好在拒绝。

  郑寻朝薛桂拱了拱手,说道:“那今后就要多多仰仗薛兄了。”

  薛桂面上一凝,严肃道:“郑管事言重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微微点了点头,郑寻也不深究这薛桂到底是不是被派来监视自己的,反正这事也由不得郑寻做主,只能见招拆招了。

  郑寻转头朝梅迎海发问:“梅帮主,不知道还有哪些兄弟被分到我的手下,是不是也让我认识认识?”

  梅迎海摇了摇头,说道:“此事不及,关于小七的事情四弟还有些想要问你,你还是先去一趟吧!”

  话音一落,梅迎海又朝薛桂看了两眼,说道:“让薛桂先下去恢复一下伤势,等你从四弟那里回来,再让薛桂带你去见见你手下的兄弟。”

  聂七毕竟是聂青松的儿子,又是五义帮的少帮主,他走火入魔失踪的事情实在是一件大事,也难怪聂青松又找郑寻追问。

  心下了然,郑寻点了点头,开口说道:“那好,我就先去找聂帮主一趟。”

  梅迎海点点头,朝后边挥了挥手,叫来一名手下。

  “你带郑管事去找聂帮主。”

  一名青衣帮众上前朝郑寻示意。

  “郑管事,请跟我来。”

  郑寻快步跟上,跟着这名青衣帮众进了内宅,七绕八绕到了一间书房。

  那青衣帮众停在屋外向郑寻摆手示意。

  “郑管事,聂帮主就在屋里。”

  点了点头,郑寻推门进去。

  书房内,聂青松捧着一本书正静静地看着,十分入神,好像并没有察觉到有人进来。

  郑寻见状,轻轻咳了一声。

  那聂青松才猛然惊醒,抬头看向郑寻。

  “聂帮主,身体恢复的怎么样?”

  郑寻面带笑意,朝聂青松说道。

  见到来人是郑寻,聂青松急忙放下手中的书,起身相迎。

  “原来是郑少侠,聂某的身体已经完全痊愈,还要多谢郑少侠带来的血炎散。”

  郑寻见到这聂青松如此客气,连忙拱手说道:“聂帮主言重了,郑某不过是替少帮主将血炎散带回来罢了。”

  话音一顿,郑寻又朝聂青松说道:“现在郑某已经是聂帮主手下的一名管事,上下有别,少侠之名不必再提。”

  聂青松脸上一凝,微微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好,既然郑管事已经是我五义帮的一员,我也不再客套。这次找你过来就是想问问犬子的下落,不知道郑管事可有什么线索。”

  听到聂青松提起聂七的情况,郑寻面上一沉,摇了摇头。

  “少帮主那日中了七十二根截心针,走火入魔闹了一番,就逃了出去不知所踪,我也不知道他的下落。”

  聂青松脸上看不出什么变化,只是点了点头,追问道:“原来如此,不知道郑管事能不能将那天的具体情形详细的和我说一说。”

  郑寻回想了一番,将那天从追魂谷外遇见聂七,到聂七身中七十二根截心针走火入魔的全过程,事无巨细都一一说出来。

  那聂青松一言不发默默听着,等到郑寻说到聂七与傅黄泉交手后受伤逃走,才微微叹了一口气。

  “倒是可怜了小七,竟然要为我这个不争气的父亲去受那傅黄泉的折磨。”

  话音一顿,聂青松懊恼地摇了摇头,又对郑寻问道:“小七中的是那苗疆秘术,截心针?”

  郑寻点头道:“不错,据那傅黄泉所说这截心针能使人进入无念无想的超凡境界,可惜九死一生,少帮主虽然侥幸活了下来功力大增踏入贯体境,却也因此走火入魔。”

  聂青松拿起刚才看的那本书递给郑寻,默默闭了眼睛,喃喃自语。

  “截心针,据说此针有万虫噬心之痛,中针者大多挨不上三针就会疼痛难忍昏迷过去,待到七十二针过去便有如人间炼狱,生不如死。”

  “小七平日里养尊处优,也不知是怎么挨过这噬心之痛......”

  郑寻闻言心中一沉,默默看向聂青松递过来的书。

  《苗疆秘录》,却是一本记载苗疆秘闻的古籍。

  郑寻看向那闭目沉思的聂青松,出言安慰道:“所谓血浓于水,想必少帮主是为了救下父亲的性命,才忍受得住万虫噬心之痛。”

  聂青松闻言双目一睁,朝郑寻看来。

  “说得好,小七是为了救我这个不中用的父亲才愿意受这万虫噬心之痛。那不知道郑管事又是为了谁去求那鬼手阎罗傅黄泉?”

  郑寻闻言一顿,一言不发呆立在原地。

  那聂青松倒也不急,只是默默看着郑寻,并不出口相问。

  也不过了多久,才见郑寻缓缓说道:“村妇,是红河镇的一名村妇。”

  聂青松心中一惊,有些诧异。

  “一名乡野村妇?这人是你的亲朋好友?”

  郑寻摇了摇头,开口说道:“不,她只是红河镇上一名卖面条的小贩。”

  “为了一名普普通通的乡野村妇,郑管事竟然能舍命相救?”

  郑寻好像无视聂青松的问题,陷入了沉思,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起赵乐业跪在地上磕头的场景,还有彤彤盯着他的眼睛说着相信郑寻的画面。

  “她是妻子。”

  “她也是母亲。”

  “她更是我的救命恩人。”

  聂青松默默听着,好像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