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的火影之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二章 血继限界

我的火影之旅 扶摇的咸鱼 2234 2017.06.22 22:30

  林间的空地一片宁静,空气中的尘埃在一道道垂落的光柱间飘舞,也将少年的小手照的如玉般白皙,只见他左手青光缭绕,右手蓝光弥漫,双掌轻轻合在一起,一股预想不到的斥力伴随着一声噼里啪啦的响声瞬间推开了双手。

  失败的很彻底。

  就像磁铁的同极相斥,两种属性一开始就势如水火,难以交融。

  不过最郁闷的还不是这样而已,真正让他感到头疼的是同时注入两种性质变化形态,单独一种他可以,但是两种就不行了。

  这也是血继限界向他展示的难点之一——一心二用。

  有点类似学习仙术的那时。

  但是两种程度是不同的,打个比方,左手画方右手画圆这件事你也许能够做到,但如果是左手画龙右手画凤呢,复杂的程度飙升不止一点点,那么你还能做到吗?

  这也是忍界为什么掌握两种性质变化的人也不少,但能拥有血继限界的人却凤毛麟角。

  叹了口气,虽然早就知道很难,但没有想到这么难!

  两种属性完成了性质变化之后的融合被称为血继限界了,也就是说这是写轮眼也无法模仿的高级遁术,想要取得成功当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鼓捣血继限界的原因是,他觉得在忍术方面他感觉自己已经走到瓶颈了,接下来只能靠另一条路线,多面开花来取得突破。

  而他现在尝试的就是第二条路,融合,血继限界。

  有血继限界的人出门在外走路都带风,逼格都比正常的忍者要高出不少,当然他也不是为了点逼格强行要合个血继,而是他觉得这确实是一条可以走走看的路线。

  如果单纯的是两种忍术的组合他也是试验过的,但是在身体内将两种性质汇合之后形成新的物质再表达出来,这就不同了,把前者比作是小学程度的话,那么后者已经是高中的程度了,难度是翻越好几倍的。

  那些先天的血继家族忍者本能的就能同时融合两种性质的变化,但是一个正常人如果想要后天学会,就必须让你的身体本能的记住这种组合。

  嘴上说来终觉浅,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不过不管有多难,他有这个自信能够学会它,这种自信不是盲目的,它的来源就是外挂之首——多重影分身术。

  这个忍术搭配九尾就能发挥出BUG排行榜NO1的作用,当然没有九尾也不用灰心,依旧好用。

  四个影分身在几声烟雾之后出现在他的身边,本体嘴角浮现一抹笑容,那么五倍加速外挂要开启了……

  ……

  另一边,水门在玖辛奈的指点下也开始了阴封印的尝试,这个S级的辅助忍术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光是将查克拉集中到额头上已经让他脑门青筋微微凸起,不尝试的人永远不知道这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玖辛奈看着水门的脑门上汗如雨下的样子,有些心疼,又有些感动。

  先前她问水门为什么要这么拼,这么努力的时候。

  水门露出的笑容让她有些说不出话,他只是双眼一眯,微笑道,“我要强大到能将一切都背负下来,这样你就不用上战场了。”

  看着眼前这个瘦弱的少年,玖辛奈眼眶有些湿润了。

  人柱力的宿命不是待在村子做一个花瓶而已,必要的时候他们是绝地反击的武器,像这种两大忍村联合而来的战役,木叶敢说自己一定能全身而退吗,保不准她就要上场了,她不是怕上战场,而是惧怕自己变成九尾的那个刹那。

  以那种让人恐惧的姿态出现在所有人的视野中,没有什么比这样更糟糕了。

  但是这种想法在对方这句话出口之后就消融了,有人在为她而拼尽全力着,有人在为了她而不顾一切着,那么她是不是也可以再勇敢一些呢。

  作为已经上过战场的水门,他明白那种憎恨与被憎恨的感觉,就在陆鸣当时光华一散的刹那,他心里的野兽已经被打开过一次,他懂得那种样子的可怕,他不想看到玖辛奈被染上那样的扭曲的情绪,如果可以,一切都由他来承担吧,他要强大,强大到能独揽下这一切,而阴封印就像是打开这扇强者之门的钥匙,这是必须的,就算再痛苦,再难受他也必须承受下来。

  ……

  七月快过了一半,夏日也终于开始展现它真正的酷热,街道被晒出了热气腾腾的感觉,空气中的水气似乎也被蒸发了个干净。

  而此时一蓝一白,两位少女从小店里欢声笑语的走了出来,纤细的手上提着一个篮子,径直向着某个方向踱步而去,轻快的就像两只欢乐的百灵鸟,给路上的行人带起一股不一样的清凉。

  而树林中,水门惊讶的望着眼前的一幕,蓝色的眼眸中仿佛见证了新世界大门打开的刹那。

  一股全新的查克拉形态在他的感知下出现了,他清楚的看到陆鸣两只手的中央,一抹浅蓝的光点安静的悬浮着,如同一个听话乖巧的小孩。

  但是他却丝毫不敢有小瞧它的想法,因为它比他所见到的任何属性的遁术都要霸道与凶险。

  水门试着拿起苦无轻轻在其中划过,而苦无反被切割成了两段,这与单单的风属性不同,除了风属性的锋利还有一股雷属性的霸道的冲击力。

  “不行了,维持不住了!”说完这句,他手上的蓝色光点就突然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只坚持了八秒!”感觉虽然对了,但还是很不稳定,不过确确实实的已经成功了,这点毋庸置疑,突如其来的成功让他显得有些亢奋,心跳扑通扑通跳的快的飞速。

  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每天五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除开一些吃饭必要的事项,他几乎有十六七个小时用在血继限界的开发与尝试,加上五倍的加速影分身,想想自己的这段时间的状态,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下来的,眼中的血丝明显,脚步也有些虚浮,回想起当年的通宵游戏练级,最高的记录也不过是三天而已,而现在他却坚持了一个月,他自己都不得不为自己来点掌声。

  “你已经很厉害了。”水门拍了拍他的肩膀,只不过这句厉害远远不够把他心中的赞叹表达出万分之一,在他的心里,这何止是厉害,血继限界在他看来就是家族忍者的专属标志,这怎么会是一个平民的忍者能拥有的东西,陆鸣用自己的天赋和努力打破了这种专利的垄断,为普通的平民忍者硬生生的开辟出了一条新的道路,这个背后的意义在他看来是重大且非凡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