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理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理剑

槐花飘香

  • 武侠

    类型
  • 2019.06.18上架
  • 23.78

    连载(字)

9位书友共同开启《理剑》的武侠之旅

见习乱踩 见习无痕的超级粉丝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长夜漫漫

理剑 槐花飘香 24 2019.06.16 17:35

  夜。

  没有一点点的星光,月亮更是一点点影子也没有。

  风,静悄悄的。

  一丝一点也没有。

  如此寂静的夜,子夜时分,正是人们睡梦沉沉的时候。

  汉阳府城外,一片密林之中,一条长长的马队,正悄悄地行走着。没有人说话,连马儿也静静地,一点点的嘶鸣声也没有。

  只有马蹄声,脚步声,在这午夜的天地间低沉的回旋。

  这是武昌镖局的护镖长队。

  武昌镖局是嘉靖朝南北五大镖局中的马首。二十年来,畅行两京十三省。大小镖货,长短镖程,从来没有过闪失。

  武昌镖局的龙头旗,无论飘向哪里,黑白两道的朋友,都会给点面子的。

  总镖头姚伟东,二十多岁离开武当,一把凌虚剑,闯荡江湖。好好恶恶,随心而动。与黑道白道,都没有太大的恩情,也没有太多的仇怨。

  作为武当掌门乾元道长的唯一一个俗家弟子,不仅得到了掌门的一手功夫,而且获得了掌门的凌虚剑。

  当年,乾元道长与少林玄空方丈,华山孙楠掌门,力闯魔教昆仑总坛。魔教几近毁灭,教主跳崖,不知所踪。此后,江湖风平浪静了一段时间。

  乾元道长所持的就是这把凌虚宝剑。

  姚伟东的功夫,二十年前,在江湖上,就算得上数一数二的了。现在,四十多岁,如日中天,功夫更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凭着武当的门头,掌中的功夫,姚伟东开创了武昌镖局。他厌倦江湖纷争,只想过太平日子,越富贵越好的太平日子。所以,闯荡了两年多,他开创了武昌镖局。

  他不嫉恶如仇,也不作恶多端。人前的印象,文质彬彬,又缥缈无定。

  他接的镖,无论黑白,无论金银钱帛,无论死活物种,只要给够银两就行。

  这批镖,很不一般。从杭州府到北京城。

  应该走水路,沿京杭大运河直接北上。

  现在,镖旗出现在了汉阳府城外。

  这是一件怪事。

  更奇怪的事,不只有这一件。

  很不一般的镖货,押镖的却是二当家姚伟杰领头。镖师倒是镖局的一流好手。

  二十五辆马车,一百多人马,静悄悄的,昼伏夜行。

  这也是一件怪事。

  武昌镖局的货,和其他镖局的货一样。一般都是晓行夜宿,趟子手一路高喊。虽然不同于官员们的鸣锣开道,肃静回避,道理却是一样的。

  这样,黑白两道的朋友们才知道,这是谁家的货,东主是谁。能否劫道,各人自家会明白的。

  最最奇怪的,还不是这些。

  二十多年来,平安无事的武昌镖局的镖队,让别人给拦住了。

  这才是真正的奇怪事。

  两匹马上,坐着两个人,站在路中间。

  漆黑的夜,他们衣着随便,并不伪装,也没有蒙头护身,做出个劫道的样子。

  看着像是过路的。

  如果是艳阳高照,红日在天,你绝对不会想到劫道这件事。

  现在,午夜子时,密林黑道。你要把他们当做过路的,那也只能说明你是真的傻。

  “朋友,我们是武昌镖局的。”姚伟杰说道。“在下姚伟杰。”

  “知道。”对面马上的一个人回答。

  “借过一下。”

  “请便。”

  “谢了!”

  “不必。”

  两匹马一直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什么意思?”姚伟杰问。

  “没有意思。”那个人回答。

  “你不够资格。”他补充道。

  “我大哥不在这里。”

  “你也不必在这里。”

  “为什么?”

  “此路不通。”

  “就凭你们两个?”

  “一个就够了。”

  ***

  杭州西湖边,杭州府衙,书房。

  “姚总镖头,此事拜托你了。”

  “府台大人,请放心。此事包在姚某身上。”

  “十颗夜明珠,可是无价之宝啊。”

  “姚某亲自送到。”

  “那五十万两银子呢?还有苏绣十万匹。”

  “已经在路上了。姚某二弟押货。”

  “镖师怎么样?”

  “没问题。河北保定府胡家刀,也是江湖上有名的快刀。胡氏金银铜铁四兄弟都在。”

  “还有苏州的快剑石云飞。”姚总镖头挺有信心。

  府台钱喜容还是不太放心。压低声音说道:“护送夜明珠,你一个人吗?此事必须万无一失。”

  “人越少越好。目标小,不会引人注意。”姚伟东说道。

  “只怕万一啊!”

  “见着严阁老,把密信一并呈上。”钱喜容神情严肃地说道。

  “好的。告辞。”

  两匹快马,姚伟东带着一个随从,从杭州府衙出来,直奔西北方向。

  ***

  “上!”姚伟杰说道。

  胡氏兄弟走到前面来。

  老大胡金,细高细高的,像根竹竿子。风一吹就没了似得。

  老二胡银,宽肩窄腰,络腮胡子,双眼突出,鼻梁高挺。

  老三胡铜,虎背熊腰,长大马脸,铁塔一样,杵在那里。

  老四胡铁,五短身材,瘦的皮包骨头。

  四个人在一起,鬼魔鬼样的,大白天出来,一般人也会吓个半死。单手拿着一把鬼头刀,姿势一模一样。

  “保定府胡家刀?”马上人问道。

  “眼力不错。胡家兄弟,金银铜铁。”老大说道。

  “金银铜铁,刀刀见血。”马上人说道。

  “朋友抬举。见笑了。”

  “这回只怕见着的是自己的血了。”

  “手上见真章。”

  “出招吧!”

  “我们一起上。你们呢?”

  “我自己。”

  四把鬼头刀,分上中下三路,直奔马上人。马上一人一跃而下,亦直奔四人而来。

  下来的人个子不高不低,短衣芒鞋,随从打扮,使一把三尺长剑。

  五个人分分合合,数回合交手后,胡铜挂了彩。

  一会过去,胡铁被震飞出去。

  四去其二,胡金,胡银也停手了。

  马上另一人从马上下来。一袭长衫,书生打扮。看着年纪不大,二十出头。左腰间斜斜的挂着把长剑。

  “姚二当家的,见血了,实在不好意思。属下手底下没有把握。见谅!”

  “请教贵姓?所为何事?”姚伟杰说道。

  “姓名就免了。打扰了。事情不大,只要留下十颗夜明珠。山水有相逢,朋友还是可以考虑的。”

  “武昌镖局,阁下就算不放在眼里,武当派不会也不认吧!”

  “你误会了。武昌镖局,武当派,包括你们姚氏兄弟,我不仅放在眼里,而且也放在心上。”书生说道。

  “胜了胡家兄弟,你们两个吓不到我的。”姚伟杰说道。

  “还有一把快剑,快剑石云飞。他那把剑最好还是不要拿出来。”

  “你怕了。”

  “是的。我是怕了。我只是怕他能拿出来,却不能收回去。”

  石云飞一步一步的从后面走过来。

  “未必吧!”

  “不信,可以试试。”

  “出招。”

  “小乔。”书生向后退了一步,说道。

  “你?不出手?”石云飞说道。

  “你还不配。”小乔说道。

  一招“蛟龙出水”,一招“飞瀑倒挂”,瞬间即到,石云飞的快剑,端的不简单。

  小乔把长剑直挺,直直的刺出去,只听“哎呀!”一声,“咣当”一声。

  石云飞的快剑落地,右手鲜血淋漓。

  所有人都知道,石云飞的右手废了。仅仅一剑,一招,一瞬间,一个成名已久的快剑石云飞,成了断剑石云飞了。

  出招的,还只是一个随从,一个书童。

  所有人傻了。快剑石云飞,胡家兄弟,加上姚伟杰,这里的几大高手,瞬间折戟。姚伟杰慌了。

  “夜明珠。”书生说道。

  “不在这里。还在杭州。”姚伟杰哆哆嗦嗦的说道。

  “当真?”

  “当真!”

  “如果骗我,随时取你性命!”

  “走吧!”书生说道。

  “银子,苏绣,你不要?”

  “走吧,别啰嗦!”小乔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