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理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王府山庄(二)

理剑 槐花飘香 2198 2019.08.04 13:53

  王府山庄一下子热闹了。

  江湖上的人,无论黑道白道,大小门派,远近路程的,都赶到了这里。

  不仅仅因为十万黄金。

  江湖上最近流行一个传言,吕尘早年间能够独闯江湖,因为他拥有两件宝贝。

  一是金丝软甲,状如绸缎,光滑柔软,韧如钢丝。刀剑砍上去,丝毫无损。

  一是天海剑法。一百多年前,天海大侠凭此剑法,狂扫魔教八大护法,十大长老。让魔教元气大伤,以至于多年以后,让武当,少林,华山门派,联合武林正派,轻易的打残了魔教。现在魔教仍然不能在江湖上兴风作浪。

  黄金万两,珠宝满箱,对于江湖人士来讲,都是小意思。

  能轰动江湖的,只有绝世武功秘籍,顺便弄到金丝软甲来护身,那就更好了。

  王府山庄不是一般的地方。

  吕尘的大儿子吕正,是当朝的御史大夫。虽然江湖事情江湖了,又有谁能保证,官府不参与呢?何况吕尘的二儿子吕良,就在衡山微元道观。衡山距离此地,不过百儿八十里地,一两个时辰就能赶到。

  但是这都无所谓。

  利欲熏心。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又有几个人能参透钱财名利呢!

  苏庄的空房子,空院子里面,都占完了。这一次,似乎比以前在越山寻找越王剑的人更多了。

  越王剑有没有,一直是一个谜,谁也说不清楚。

  十万黄金。

  金丝软甲。

  天海剑法。

  这些东西都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着的。

  “老爷,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看门的老头,一直在叨咕着。

  “小人的把戏!”吕尘说道。

  “你是说,这是姚伟东干的?”

  “除了他,没有别人。”

  “现在怎么办呢?要不要和少爷们说说。”

  “不用!他们还成不了气候。人虽多,但是都是各怀鬼胎,没有人来打头阵的。起哄的多,办事的人少。不要怕。”吕尘自信满满的说道。

  大门口的人已经有很多了。有人在砸门。吕尘和看门的老头一起出来了。

  “吕庄主,打扰了。”

  “有话就说,没事滚蛋,别搁这啰嗦。”吕尘毫不客气的说道。

  “好!爽快。我们来这里的意思,你也明白。交出天海秘籍,我们走人。”一个人说道。

  “凭你漠北两头笨熊,白送给你,那也是害了你。”吕尘说道。

  “就凭你和我师父齐名,你也能算得上我们半个师父。我师父不在了,你呢,也早就退出江湖了。留着它也没有用。赏给我们兄弟,我们兄弟感你大恩大德,一定好好伺候你老人家的。”漠北双熊满面笑容的说道。

  “不要脸!”人群里有人大声说话。

  “真有这么不要脸的。”更多的人开始起哄了。

  “不用我说什么了吧?”吕尘鄙夷的说道。

  “好!你说,怎样你才会交出秘籍。”

  “很简单,赢了我手中剑。”吕尘随手抖了一抖手里的长剑。三尺长剑发出嗡嗡的声音。

  “好!接刀吧!”两人说话之间,立即动手了。

  漠北双熊身高马大的,使用两把鬼头刀。力大刀沉,只攻不守。一时之间,吕尘也奈何不了他。

  “看来天海剑法不怎么样吧?”

  “漠北双熊,二流的把戏,他居然应付不过来。”

  “我看他没有什么秘籍吧?”

  “大智若愚,大巧若拙,你连这都不知道吗?”

  “如果他一招制敌,收拾了漠北双熊,不就说明了他手里真的有天海剑法吗?”

  三个人交手半天了。

  人群中只有议论,没有人插手。看来,吕尘料想的对。

  想吃肉的人多,冒险打老虎的人少。在江湖上,有一点点好处,跟风的太多了。所以,江湖纷争,永远不断,恩恩怨怨,纠缠不清。

  “小子,撒手吧!”吕尘说道。

  白熊的刀,脱手而出,斜飞了出去。人们散开了,刀插在地上。没有人伸手接住那把刀。刀在地上摇晃了几下,就不动了。

  黑熊也退了回来。

  白熊拾起了地上的刀。

  两个人看了一下吕尘,说道:“好,我们要不了就算了。反正我们也不用剑。”

  “嘘,嘘嘘,”

  “脸皮真够厚的!”

  “熊皮就是厚啊!”

  他们两个不管别人怎么说,竟自走到人群里面了。

  “原来是黑龙会的人。”

  “那是济南分会的。那个就是他们堂主。”

  “罗树强来了。”

  “黑龙会来的多了。”

  “看来他们的胃口真不小。”

  “吕前辈,小侄有礼了。”

  “不必,老朽担待不起。”

  “我们同在长沙城,多少有点情义。天海剑法,金丝软甲,我不想向你讨要。只想向你打听一样东西。还望不吝赐教!”

  “胡堂主不必绕圈子,有话直说。”吕尘说道。

  “十万黄金,还望吕前辈拿出来。见者有份,可是,前辈你不能整个的囫囵吞了吧!”说话的是,黑龙会长沙分会的堂主,胡少南。

  “胡堂主说的不错,见者有份。可是,老朽我没有见到,怎么可能拿出来分呢?”吕尘针锋相对的说道。

  “在苏庄附近,我们黑龙会一直盯着的黄金,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呢?这里方圆百里,出了你老前辈,还有谁能有这个能力。”胡少南说道。

  “老朽已经退出江湖好多年了。武林中,有耳朵的人都知道。就算黄金在我面前,我也不会打他注意的。”吕尘说道。

  “当真?可是我不是小孩子。如果黄金在别的什么地方,你老前辈可能不会去动。但是,在你面前,而且就在苏庄,你还能会不动它吗?”胡少南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

  “老朽这样说,信不信由你。”

  “我们去里面搜一搜,怎么样?”

  “不可能!老朽虽然已经金盆洗手,但是家里也不会是一贫如洗。富可敌国不敢说,家财万贯还是有的。就算什么都没有,老朽的名声,也不能让你们随意糟蹋。”吕尘生气了,大声的说道。

  “那么,小侄领教一下前辈的天海剑法。”胡少南拔出了剑。

  湖湘一剑的胡少南,衡山剑法还是不错的。除了前几天,吃过杨峥的亏,还真没有遇到过什么像样的高手。

  剑刺向吕尘。

  吕尘的剑也刺向胡少南,他并没有在意胡少南的剑。

  好像两个人在拼命,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样子。

  你刺中了我,我一样也刺中了你。

  然而,突然,吕尘的剑,随着他的身体,转到了胡少南的后面了。速度,才是最重要的。身形移动的快慢,往往最能决定人的生死。

  高手对阵,尤为重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