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理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再遇黑龙(二)

理剑 槐花飘香 2232 2019.06.23 12:59

  夜。

  仲夏之夜。

  虫儿在鸣叫,萤火虫飞舞在田间地头。池塘旁边,偶尔传来一两声“扑通”声,那是青蛙。

  襄阳城外的一个小山,山中的密林之中,有一处秘密居所。地处偏僻,人迹罕至。

  这天晚上,有两个人,踏着月色,迎着微风,来到这里。

  两个人没有从正门进去,而是直接翻墙越脊,落入院里。乌漆嘛黑的院子里,却有一扇窗户,亮着灯。

  他们敲了两声窗户,门立即开了。两人闪身进去,关上门。

  “郭堂主,肖付堂主死了。”来人说道。

  “陈子辉有这么大的能耐?”原本等在屋里的人说道。

  “没有。半路杀出来一个程咬金,横手截了皇杠。”来人说道。

  “怎么回事?详细说。”

  “原本,我们抓住了陈奇的小孙子,要挟他联系魔教,要魔教余党为我们所用。”来人说道。

  “后来呢?”

  “陈奇那个老家伙,死活不肯答应。无奈之下,肖付堂主让手下杀了那个孩子。”

  “此事不妥。”屋里人说道。

  “是啊。情形立即变了。陈子辉疯了一样,两把斧子狂砍。”

  “他没有什么威胁。只是二三流角色而已。”

  “陈奇也出手了。”

  “他倒需要提防。魔教十长老,都是硬茬子。不过,他年近七十,也不会构成太大的威胁。”

  “你们去了多少人?”屋里人问道。

  “二十六个。”

  “回来多少?”

  “十五个。”

  “除了陈家人,来的帮手有多少人?”

  “两个。”

  “两个?”

  “是的。只有两个。”

  “两个人,杀了你们十一个,连肖清河也丢了命?”

  “是的。”

  “湖广一带,不应该有这么样厉害的高手啊。”

  “来人中有一个,认识陈子辉。我想,应该是二十年前,杨元盛那里的人。”来人说道。

  “多大年纪?”屋里人问道。

  “四十多岁。”

  “应该是。陈子辉在杨元盛死后,回到陈家庄,就没有再在江湖上行走。”

  “可怕的不是他,而是和他一起来的那个人。”来人说道。“他使一把二尺来长的短剑,两招就把肖付堂主杀了。”

  “两招?肖清河师出名门,两把鸳鸯刀,闯荡江湖三十多年,两招要他命的,绝无仅有。”

  “属下不敢胡说。那人速度好快,我们什么都没有看清楚,肖付堂主和他一接触,立即被洞穿下腹,倒地身亡。我们……我们不敢耽搁,迅速撤离了。”来人心有余悸的说道。

  “有这么厉害的角色?多大年纪?”屋里人问道。

  “二十多岁吧?”

  “啊?!编造谎言,逃避责任。你们不怕受到责罚吗?”屋里人提高了声音,口气突然重了好多。

  “属下不敢,望堂主明察。”

  “我会的。你们先回去吧。”

  “只怕他们不会善罢甘休。我们该如何应付?”

  “静观其变。”屋里人说道。

  两个人退了出去。依然原路返回。黑魆魆的院落,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

  怡红院,是襄阳城里最大的风月场所。入夜时分,灯红酒绿,歌声迷离,舞姿曼妙。门前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这个时候,这个地方,真是良辰美景,人间天堂。

  “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

  只怕扬州城,也不如此时此刻的怡红院。

  “只羡鸳鸯不羡仙”,怡红院的鸳鸯们,此刻正双双对对,卿卿我我。

  老鸨更是忙的不可开交。

  就在这时,门外走进来两个人。前面一个,二十来岁,腰间斜挂着一把短剑。后面一个,四十出头,腰间斜挂着一把长剑。

  两个人慢吞吞的走进来。

  但是,大厅里,歌舞停了。

  因为,后面的那个人,手里拎着一个招牌。

  招牌上写的是“怡红院”三个字。

  “这位爷,开玩笑的吧?”老鸨笑着说道。

  “哼!”

  “喝多了?”

  “哼!”

  “捣乱来了?”

  “哼!”

  “原来是个哑巴白痴。轰出去!”

  立即上来了几个打手。

  不过,站着冲上来,很快又躺着爬下去了。

  “哎呀!”

  “妈呀!”

  人们四处乱窜,纷纷逃开。

  “砸场子的来了。”

  “砸场子的来了。”

  老鸨大声的叫唤起来。

  逃出去的人,又都围在了门口。

  人是很奇怪的东西。

  危险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保命,没有危险的时候,又很是好奇。

  这种人一般不会想到,好奇心,才是最最致命的危险。

  老鸨的大声叫唤,起了很大的作用。妓院的各个角落里,冒出了一批又一批的黑衣人。

  杨峥笑了。

  小乔也笑了。

  “我们没有找错地方。”

  陈老爷子的仇要报,陈家家眷的仇,也要报。

  在德州,黑龙会横岔一杠子,让姚伟东借机溜了,这个仇,也要报。

  真正重要的原因是,黑龙会里,不应该出现扶桑人。

  有倭寇在组织里面,不管是黑道白道,都绝无存在的道理。

  这就是杨峥和小乔的理由。

  杨峥的父亲,被严嵩诬陷致死。直接的原因就是,倭寇勾结贪官赵文智,罗织伪证,贿赂严嵩。

  父亲屈死,母亲将杨峥托付给小乔,让小乔带着书信,去天山找她二叔。

  他们走后,母亲也随父亲去了。

  这一切,所有的事,都因倭寇而起。

  二十年来,家仇国恨,刻骨铭心。

  现在,离开天山,行走江湖,不为别的,只为能多杀几个贪官和倭寇,为父母报仇,为百姓平患。

  二十年来,学武学剑,只盼望早点学艺有成,完成心愿。

  杀完倭寇,除尽贪官。

  现在,在德州,遭遇扶桑人,来到襄阳,又见黑龙会。

  杨峥当然要找上门来。

  “居然敢到这里来撒野。真是不要命了。”一个黑衣人说道。

  “李香主,他们两个,就是前几天在陈家庄捣乱的。”说话的黑衣人,五十多岁,两眼深陷,高挑鼻梁,脸上有一条刀疤,约有七八寸长。陈家庄的事,他在场,当夜,去密林小院报信的也有他。

  “老赵,没弄错吧。”李香主说道。

  “绝对不错。那把剑,太不一般了。只有二尺来长,谁见到了,就会记得住。”

  “好,既然这样,不用堂主费心,今天就了结了他。”李香主说道。

  两个人站了出来,使得是锯齿刀模样的兵器,外沿是锯齿锋刃,里侧中间是护手。

  两人头顶光秃秃的,明光发亮,四圈过耳卷发,红得发紫,长不及肩。一看就是藏边域外之人。

  小乔扔掉牌匾,拔剑出来。

  锯齿刀一左一右,迎面扑来。奇形怪状的兵器,威力不小。两人身高体壮,走的是稳重套路,步步为营,步步紧逼。

  小乔亦不紧不慢的与他们周旋。以慢对慢,从容应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