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理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德州扒鸡

理剑 槐花飘香 2211 2019.06.17 22:36

  德州府,北接京津,南邻济南。京杭大运河边上的主要城市之一。

  德州扒鸡,保店驴肉,乐陵金丝小枣,是德州三宝。

  德州,九达天衢,神京门户,自古以来就是“南来北往客如云,饭店客栈多如林”。

  临河的聚仙楼,上下两层,每天都是人满为患。这一天,来了两个人,坐在靠窗户的位子上。

  桌子上一份扒鸡,侧卧盘中,鲜艳焦嫩,焦黄透香。一份驴肉,一份嫩笋,一碟花生米。

  一坛陈年竹叶青老酒。

  一个人站在一旁,正给坐着的一位倒着酒。坐着的一身员外爷打扮,上下一身新衣服。

  桌子上还有一个包裹,两把剑。其中一把就是凌虚剑。

  只不过剑都用布包着,看不出来。

  “哈哈,哈哈哈,姚总镖头,来到了德州地界,也不知会兄弟一声。你也太见外了吧!”一个眉目清秀,中等身材的壮汉笑着说道。

  “李兄,你好!”姚伟东答道。

  “不好,见不到你不好,见到了你是更不好。”来人说道。

  “噢?”姚伟东不想和他说话。可是,大白天,人多眼杂,又在外地,身上还有重要的东西。绝对不能惹恼他。

  李涵州,李涵民,“黄河双煞”,怎么会跑到这里了。这两个黑吃黑的家伙,在黑道上是出名的难缠。

  “想不到啊想不到,哈哈哈,汉阳府外面的五十万两银子,咱没有份,十颗龙眼大小的夜明珠却跑到这里来了。”他不怀好意的笑着说。

  这家伙的信息倒是挺快的。

  短短几天的时间,他们现在已经知道了。

  “李兄误会了。你说的东西都在舍弟那里。我只是路过宝地。”

  “你要是路过长沙府,九江府,兄弟我只能相信了。路过德州到京城,姚兄,这可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何况,我们已经知道,汉阳府的镖车被劫了。恐怕你还不知道吧!”

  “不可能。谁会在我家门口动我的镖车。”

  “人家什么都没有要。只听了令弟一句话就走了。”

  “夜明珠在我大哥那里。”

  “江湖上不知道的已经不多了。你好赖算一个。”

  “绝对算一个。”

  坐在角落里面的一张桌子上的四个人,其中一个说道。

  四个人,黑衣,黑裤,黑鞋,腰带一样也是黑色的。坐在那里,虽然是黄昏时候,看着仍然是森气沉沉的。

  说话的是领头的人,在他肩膀上面,有两条金黄色的短道道。其他三人都是三条。这是山东黑道上有名的帮派——海沙帮。他们一直都在渤海湾,烟台附近活动。德州距烟台虽然很近,他们经常也不会来的。他们以海为生,属海盗海匪之类。

  “什么?他算一个?”李涵州问。

  “不知道汉阳府镖车被劫,他算一个,不知道自己带着夜明珠,装糊涂,他算一个,他身上的夜明珠,要的人,我们算一个。”

  “明白了吗?”黑衣人说道。

  “那扒鸡,也有我一份。”从门外走进来几个道家人。领头的直接走到姚伟东对面,坐了下来。双眼瞪着桌子上那只嫩黄的扒鸡。

  “道爷说笑了。荤腥没胃口。”李涵州笑了。

  “还是老朋友理解我。扒鸡就算了。好像还有龙眼。龙眼还是很好的啊。”道爷也笑。

  “长春观弟子出家修行,应该不会插手世间俗事吧。”李涵州说道。

  “多谢提醒。只是祖师爷邱真人好像是要弟子多结善缘,广施福祉的。”

  天,渐渐地黑透了。伙计连油灯也不敢点。空旷的大厅里,除了这几个人外,一个客人都没有了。

  大家都一动也不动。

  各人心里都明白,一旦行动,将有人流血丢命。

  “沙舵主,打个商量。你们和天极道长,远道而来,一家拿走两颗。我们一路跟踪,长途跋涉,留点辛苦费,占六颗。怎么样?”李涵州说道。

  “我叫沙问天,就是傻了,问问天的意思。你的意思,这么傻,只有问问老天,看他答应不答应。”

  “不用问,老天爷不答应。”天极道长说道。

  “我也不答应。”姚伟东说道。“我还没有死。夜明珠还是我的。怎么处理,还是我说了算。”

  “你不用着急,想死很快的。”沙问天说道。“我劝你趁着还活着的时候,赶紧的,扒鸡,驴肉多吃点。竹叶青也是好酒。多喝点。”

  “我的凌虚剑好像不吃素。我姚伟东闯荡江湖二十多年,不是吓大的。”

  “嗤”地一声,破风而来。

  “哪个孙子,暗算老子。”沙问天突然跳了起来。

  “是老子我。”随着声音,从窗外飘进来了一个人。

  “什么人?”

  “你二爷李涵民。满意了吧?海沙帮还是滚蛋的好。别把小命搭进去了。”

  “

  蠢货,一对笨蛋。先对付姓姚的,才是正事。”

  “黄河双煞,总是爱黑吃黑,你不晓得吗?”李涵民说道。

  “蠢货,货又不在我这里。”

  “你死了,不就少了一个黑吗。”

  “不知道谁先死。”

  “老二,别理他。拿到货走人。”李涵州边说边向姚伟东走来。

  姚伟东慢慢的解开了布条,亮出了凌虚剑。

  黄河双煞,凭的是一双黑沙掌,朱砂掌,一黑一红,并肩作战。

  对阵起来,阴风阵阵,冷气飕飕。两兄弟,四只手,围绕着姚伟东前后进击。凌虚剑左突右绕,护身有余,间或剑光闪烁,直奔李氏兄弟面门。

  三十多招以后,高低上下,显现出来。李氏兄弟已是进攻少,回防多。武当派的两仪剑法,不是谁都能小看的。何况姚伟东已经在上面历练了三四十年。

  “牛鼻子老道,你坐等收货吗?”李涵民叫到。

  “老道怕人黑吃黑,不敢帮忙。”天极道人说道。

  “咔嚓”一声。

  “哎呦。”李涵民叫到。

  他的右手已报废,软软的垂了下来。姚伟东趁机逼向李涵州。

  李涵州虚晃一下,闪过剑锋,一把拽起兄弟,向门外窜去。

  姚伟东长出了一口气,三分去了其一。他面对天极道人。

  老道没有看他,随手把扒鸡拿过来,撕了一个鸡腿。在嘴里慢慢的嚼了起来。

  姚伟东转向沙问天。

  沙问天没有动作。

  就在这一瞬间,姚伟东突然将随从推向天极道人。天极道人闪避一下,姚伟东窜出大门,一跃十丈,瞬间无影无踪了。

  天极道人又坐下,点亮了油灯。倒了一碗酒,自己喝上了。

  沙问天一脸茫然。

  就这样让姚伟东跑了?

  德州扒鸡,确实是好东西。色鲜肉嫩,回味无穷。

  回去只能向帮主交代德州扒鸡,保店驴肉,乐陵金丝小枣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