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理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同行千万里(三)

理剑 槐花飘香 2327 2019.06.27 08:47

  云梦山东北方向,有一个骆家镇。镇上的人,多数都习武。长拳短棒,南拳北腿的,花样很多。

  “老人家,你好!”遇见一个年纪大些的人,陈子辉用带着鄂州腔调的官话说道。

  “你好!”老人家用标准的河南话说道。

  “打听一个人。”

  “谁啊?”

  “罗家英。”

  “死了。”

  “死了?”

  “死好多年了。起码有四十年了。”老人肯定的说道。

  “死了四十多年?这也太巧合了吧。”陈子辉说道。

  “不巧合。”杨峥说道。

  “有些人,很巧合的早死了。还有些人,很巧合的,四十年后,复活了。”杨峥继续说道。

  “什么?”陈子辉很迷惑。

  “小伙子说什么?”老人说道。

  “魔教长老,罗家家英,淇县昆仑,重整乾坤。”杨峥说道。

  “你是什么人?”老人有些激动的说道。

  “襄阳陈奇。”

  “铜斧陈奇?他在哪里?”老人迫不及待的眼神。

  “家父已经故去了。”陈子辉说道。

  “是啊,是啊。”老人喃喃的叨叨着。

  一会,他又恢复了平静。

  “家里坐吧!”

  ***

  武昌镖局的龙头旗,是红色绸面,上面绣着一个金色的龙头。从苏州接货,箱笼齐齐整整的五十件,装了二十个马车。

  赵文智交代清楚以后,就匆忙走了。他这次是绕道而行的。本来,到京城述职,见到严嵩,表忠心,尽孝礼,一切顺利。回福州,到杭州,是为了联系钱喜容。苏州收拢的二十万匹苏绣,是已经找好了买家的。货款已收到了一大半。

  从苏州到长沙,路途不近。由武昌镖局运送,费点钱财,但省心省事,而且,安全可靠。

  因为只是一些苏绣,姚伟东没有亲自押送。领头的仍然是兄弟姚伟杰。镖师除了快剑石云飞,保定府胡家兄弟,另外,又带了几个好手。

  经过治疗,休息,石云飞和胡家的胡铜,胡铁已经完全好了。

  对于一般的强盗,土匪,这些人足够了。何况,武昌镖局的牌子,在江湖上仍然还是响当当的。

  行走了一个多月,抵达目的地长沙。收货的是繁华大街上的一个绸缎庄。老板个子不高,很瘦。说话有些夹杂不清,不是官话,也不太像湖南方言。

  货款交割完毕后,姚伟杰与众镖师在长沙闲逛。后来,想起方晓峰是长沙人,就到方家堡来了。

  方家堡,在长沙城外西南十多里的地方。姚伟杰和石云飞两个来的。

  “你是?”接待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人,姚伟杰说道。

  “我是方晓明。各位?”

  “我们是方晓峰的朋友。到长沙有点事。事情了了,想过来看看。打扰了。”

  “谢谢各位挂怀。”方晓明说道。

  “一剑霜寒十四州的方晓峰,家里如此平常,真是意外啊。”姚伟杰说道。

  “名声和日子,大多都是两码事。各位不必在意。”

  “说的也是。叫英雄的未必就是真的英雄,叫狗蛋的也未必就是傻蛋。”姚伟杰笑了一下,说道。

  “各位,已经见到了。还有什么事吗?”方晓明说道。

  姚伟杰和石云飞走了。

  他们没有看到想看的,因为他们自己也不知道,想看什么,要看什么。

  世上总有些人,闲来无事的时候,喜欢找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聊以打发无聊的心情。

  看到别人的成功,他们嫉妒的要命,看到别人的失落,他们庆幸的要死。他们的日子,活在别人的世界里。

  ***

  一个齐尖的大门楼,两进两出的院落,就是老人的家。

  走进客厅,几个人坐定,有人奉茶上来。

  “铜斧陈奇,几时殁的?”老人问道。

  “今年夏天。黑龙会闯来闹事,家父中剑而亡。”陈子辉说道。

  “可惜了。一员猛将。”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老先生,话接前言,请问,罗家英?”

  “就是老汉。金剑罗家英。”老人说道。

  “这里是骆家镇啊!”陈子辉说道。

  “躲避仇家,只能如此。魔教的仇敌实在太多太多了。”罗家英说道。

  “小侄想重聚魔教,不知如何下手,望叔叔指教。”陈子辉说道。

  “难啊。时间太久了。人心恐怕早就散了。重要的是,就算没有散,我们都是死的死了,活的老了。”罗家英摇着头,说道。

  “不能这么说。老人家。”杨峥说道。“世间的事情,有些是事在人为的。像陈老爷子,还有子孙辈的。你老人家,也是有的。他们一样可以重振魔教的。”

  “我老了。如果你们真的想这样,我可以帮你们。因为我也想在活着的时候,看到魔教重整雄风。”

  “来人!”罗家英叫了一声。

  “老爷!”

  “去请少爷!”

  一会儿,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年来到客厅。

  “爷爷!”

  “叫陈叔叔,乔叔叔,和两位兄弟认识一下。”

  各位相互见礼,知道了少年叫罗俊。人如其名,少年英俊潇洒。

  “好。我与你们年轻人说说,魔教四十年前的故事。”

  那一年,魔教十长老在外地,联系准备魔教教主生日庆典的事情。昆仑总坛,人们都比较高兴。人一高兴了,就会大意。总坛戒备松散,让正派武林高手得知了。少林,武当,华山等等正派人物,突然进攻总坛。我们那里,没有什么绝顶的高手了。十长老,十二堂主,三十六香主,全在山外。总坛里,只有教主和八大护法。

  那一战,我们损失惨重。教主黄琪跳崖,生死不知。八大护法全部战死。十二堂主,三十六香主,在随后的时候,让正派武林人士杀掉了许多。我们十长老,后来聚集在昆仑山上的一个山洞里,写下了十张纸条。纸条上的话,最后那句,就是“##昆仑,重整乾坤。”

  那上面,有教主和其他三个长老的名字和联系方法。这就是我们以后重聚的唯一办法。

  我们十长老知道这些,其他人就不会知道了。

  “其他人,我们怎么联系呢?”杨峥急切的问道。

  “找到教主,或者他的后人。”

  “找不到呢?十长老不会一个魔教教徒都找不来吧!”杨峥说道。

  “没有教主的麒麟剑,或者魔教的风火令牌,教徒是不会听令的。这就是四十年来,魔教四分五裂,难以重聚的原因。”罗家英说道。

  “麒麟剑,风火令?”

  “麒麟剑,就是一把一寸来长的短剑,麒麟形状。风火令牌,就是一个牌子,一边是风字,一边是火字。底部是一个印章,刻着一个虎虎生威的麒麟。”

  “那么,现在怎么办呢?”陈子辉说道。

  “联系其他长老及他们的家人,我们一起上昆仑山,寻找教主及其后人。同时,去到我们总坛那里,碰碰运气。说不定有所发现。”罗家英说道。

  “你是说,寻找教主遗体,遗物。或许能找到麒麟剑,风火令什么的。”杨峥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