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理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同行千万里(一)

理剑 槐花飘香 2383 2019.06.25 01:19

  武昌,长江边上的重要城市。

  明洪武年间,增高增大城池。用陶砖砌就,长四十多里,高两到三丈不等。

  武昌,依山傍水,高观枕流。

  城东东湖,正值夏季,水面泛舟,欣赏清香荷花。看碧波万顷,青山绿水,别有一番情韵。

  此情此景,陈子辉却没有心情去欣赏。他骑在马上,想着心事。

  旁边,几匹马上,坐着杨峥,小乔,儿子陈佳和,以及几个家丁。一辆马车,车里坐着妻子和女儿。

  从襄阳到武昌,有家眷,马车,不紧不慢的走着。好在一路畅通无阻,现在已经平安到达武昌城里。他的心情,应该好一些。但他不能。

  魔教。

  魔教。

  他仍然在想着魔教。

  凭他的本事,就算找到要找的人,又能怎么样呢?四十年了,魔教的人又是什么情况呢?

  寻找魔教,与他们联系。该不该与小乔说,尤其是杨峥。他会同意吗?

  人虽在江湖,但他终究是个官宦子弟。二十多年,在天山上,他所知道的,就是父母仇,家国恨。只想报父仇,杀倭寇。江湖,他懂吗?

  东湖西岸,一个繁华地段的大街上。一个高大的门楼。牌匾上写着四个大字“武昌镖局”。一副对联:平安走五湖四海,道义行天下九州。大门口的台阶上,一边一个护卫。

  走到门口,一行人下了马。陈子辉上前,拱手说道“请了。”

  答道:“你好!”

  陈子辉说道:“襄阳陈子辉。”

  “稍候!”

  其中一个人,拿着陈子辉的拜帖,急急的往里去了。

  一会儿,回来。

  “请进!”

  他领着陈子辉一行人,进入镖局。家眷马车,另有他人安排。

  廊沿下,姚伟东笑脸相迎。

  “贵客临门,有失远迎!该打该打。”

  “不速之客,见谅见谅!”陈子辉答道。

  大家进入客厅,寒暄一番,各自就坐。

  “陈兄身着重孝,老爷子……”姚伟东说道。

  “西登极乐了。”

  “陈兄,节哀。”

  “事已如此,不提了。今来打扰,有一事相求。”

  “陈兄请讲。不必客气。”

  “愚兄想出趟远门,家眷请兄弟帮忙照顾一下。”陈子辉说道。

  “小事一桩,陈兄请放心。”

  “大恩不言谢!愚兄谨记在心。”

  两个人说话之间,姚伟东一直在看着杨峥。

  “姚总镖头,大事一了,恭喜恭喜!”小乔说道。

  “客气客气!不知两位有何贵干?”姚伟东说道。

  “你放心。这次不是找你来了。我们只是陈兄的朋友。顺便来的。不必多心。”小乔说道。

  “我不担心,你们要的东西,现在已经物归原主了。”姚伟东说道。

  “不知陈兄,要去哪里?能否告知?看兄弟能不能帮上忙。”姚伟东转向陈子辉说道。

  “没有什么大事,河南,陕西那边走走。”陈子辉说道。

  “你们一起去?”

  “那得看杨公子的意思了。具体的情况,我还没有和他们说。”

  “也好。你们先在这里休息几天,散散心。在武昌,一切由兄弟代劳。”姚伟东笑着说道。

  一切顺利,比陈子辉想象的更好。

  “爹爹,来了贵客,也不给我说一声。”一个女孩子说着话跑了进来。没有看到女眷,她立即停下了。“佳欣姐姐呢?”

  “还不见过陈伯父!”

  “伯父,你好!”

  “好,好!两年不见,瑶瑶也这么大了啊。”

  “是啊,岁月不饶人。我们都快老了。”姚伟东说道“你伯母他们在后院你母亲那里。去吧!”

  “佳和哥哥,这两位是谁?”

  “杨峥公子和小乔……叔叔。”陈佳和不知怎么称呼小乔。

  “你们好!我叫姚瑶。”她倒一点也不怯生,没有一般女子的忸捏姿态。

  “你好!”杨峥回答道。

  ***

  夜深人静的时候,窗户一声轻微的响声。

  “杨公子,杨公子。”很低的声音。

  杨峥开了门,陈子辉一闪而入,随手把门关上。

  “杨公子,最近我家中之事,你都知道。”

  “知道一些。”

  “黑龙会找我们,不是寻仇,也不是抢劫。为的是魔教。”

  “噢!”

  “我爹爹是魔教十长老之一。不知道黑龙会怎么会知道。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年了。他们想让我爹联系魔教,替他们做事。”陈子辉继续说道。“因为黑龙会与倭寇好像有关系,我爹怎么可能会答应他们。”

  “老爷子做得对。”

  “他们没有达到目的,就动手绑架要挟。以后的事情,你都见到了。”

  “禽兽勾当,我会要他们血债血偿的。”

  “是的。有仇不报非君子。男子汉大丈夫,必须顶天立地。”

  “你想怎么做?”

  “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请讲!”

  “我爹提到的小匣子,我拿到了。我想联系魔教,重树声威,与黑龙会对抗。上可以杀倭寇,灭黑龙会,下可以报家仇,慰藉死者。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有把握吗?”杨峥问道。

  “凭我和佳和,恐怕不行。需要公子领头,召集魔教散居的英雄豪杰。”缓了一下,陈子辉又说道,“公子的人品,家世,武功,都是一流的。再加上我爹的遗物和我。我们一起,一定能成功。”

  “好。我一直也在想,孤掌难鸣。这是个很好的机会。我们抓住它,就有能力打击倭寇了。”

  “如果这样,我们明天就向姚伟东辞行。”

  “他为人怎么样?我听说,他只是为钱做事。我们的事情,应该不和他讲为好。”

  “我也这样想的。所以现在来和你说。一路上,我没有拿定主意,才没有对你讲。不要见怪。”

  ***

  三伏天的武昌,热的像蒸笼一样。大清早的,就热汗淋淋。

  陈子辉向姚伟东辞行。

  送别的,有陈家妻女,姚伟东夫妻,女儿,姚伟杰和几个镖师。

  陈佳欣原本闹着要去,因为姚瑶也要跟着,只好作罢。

  打点行装,上马而行的有四个人。陈子辉,陈佳和,小乔,杨峥。

  此去路上,艰难险阻,生死难卜。但是,好男儿志在四方,哪里还顾得上这些。

  越过长江,北岸就是河南。淇县,在河南北部。

  四个人,走了两天,到了信阳。信阳属大别山区,山不太高,但丘陵沟壑到处都是。夜晚来临之际,他们来到一家客栈。

  客栈不大,但整洁干净。

  老板是个老头子,很老很老的那种。腰弯的厉害,走路不方便,而且一直咳嗽着。两三个伙计,一个厨师。

  小客栈大都是这样的。

  柜台后面的架子上,全是酒水。竹叶青,女儿红,杏花村……大小坛子,摆满了架子。

  “一碟花生米,一碟牛肉,”

  “炖小子鸡,炖猪蹄。”

  襄阳离信阳很近,信阳的炖菜,是很出名的。

  所以,陈子辉要了这些。

  “酒?”一个伙计说道。

  “竹叶青。”陈子辉说道。他喝川酒比汾酒,绍兴女儿红多,故而一问及答。

  菜齐,酒到。一路风尘仆仆,四个人,举杯,一饮而尽。拿起筷子,却没有夹菜。

  因为,手软了。

  身子也软了。

  老板却笑了。

  别人都是笑弯了腰。

  而,老板,却是笑直了腰。

  直的向标枪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