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理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腊月初八(二)

理剑 槐花飘香 3154 2019.07.06 08:59

  两个人走向了胖子。同时,从背后拔出了刀。

  两把刀砍向了胖子。胖子闪开了,动作一点也不慢。他没有拿出武器,仍然是一双空手。

  两把刀,使得是八卦刀法。动作,身形,脚步。完全和洛阳镖局王家的八卦刀法一样。王瑾涛坐不住了。

  两把刀,越来越快,胖子的身形也越来越快。快得你已感觉不到他的身体状况了。

  “哆,哆”两声,两把刀,一把钉在台子上面,一把插在擂台的立柱上。

  两个长发人,立即退出来,跳下了擂台。一转眼就窜的没影了。

  胖子双手绞合在一起,两眼盯着两只手,就像一个爱美的女人,盯着一双特喜欢的金耳环一样。他站在那里,呆呆的,其他什么地方也不看。

  王瑾涛看着他们两个离开。自己感到悲哀,这世上,竟然还有人把八卦刀法使得这么娴熟,而他自己却不知道那人是什么来路。

  胖子连胜两场,让人对他刮目相看了。

  又有人上来了。

  “点苍一剑黄鹰?”柳岩脱口而出。

  “没有错,就是他。”天极道长说道。

  “看来越王剑的魅力实在太大了。点苍黄鹰已经退出江湖十多年了。钱财动人心,一点也不错。”弯刀柳岩说道。

  “十年前,黄鹰退出江湖,也是因为黄金珠宝。那一年,他在昆仑隘口,从大漠魔王那里偷走二十箱黄金,魔王追到点苍。他耍赖,金盆洗手。有点苍做后台,在人家地盘上,魔王只好自认倒霉。”

  “现在,大漠魔王知道了一剑黄鹰重出江湖,估计又是一场血雨腥风。”天极道长说道。

  “不知道他能不能对付得了那个胖子?”

  “看着吧。”

  黄鹰四十来岁,身高体壮,不算太肥胖,但也绝对不是瘦人。黑衣芒鞋,一把三尺长剑。

  他一上来就直接动手,什么话都没有说。

  长剑直挑胖子的一双眼睛。

  他看的很清楚,胖子一身肥肉,进攻上中下三路,哪一路都不容易。唯一的弱点,就是脸。

  点苍的高手,确实厉害。胖子仅凭双手已经抵挡不住了。他拿出了兵器。竟然是一把大剪刀。

  奇怪的人用奇怪的东西。

  他的剪刀,肯定不是用来剪布做衣服的。他那剪刀也大得惊人,有一尺多长。张开剪口,可以剪断美女的杨柳细腰。

  现在,他的剪刀,向点苍黄鹰剪来。黄鹰当然不是美女,也没有杨柳细腰。

  但,剪刀是不分男女的。它向黄鹰的腰,手,胳膊,颈部,剪来。哪里合适剪哪里。

  黄鹰的剑,一直没有离开胖子的脸。

  两个人拼了四五十招,仍然没有输赢。

  二人正打的难分难解的时候,正明道长突然离开了裁判台,挺着长剑,硬生生的把他们两个分开了。

  “你干什么?”两个人同时问道。

  “胜负已分,不必再打了。”道长说道。

  “谁说的?哪里是胜负已分?”两个人都不愿意。

  “我说的。怎么了?”

  “凭什么?”

  “我是裁判啊!”

  “你不能胡判吧!”

  “我有理由。”正明道长说道。

  “理由就是,黄鹰已经退出江湖了。江湖的事,你不该参与。你来了就是输。”

  “姚总镖头不是说,无论什么人都可以,无论什么功夫也都可以吗?”黄鹰分辩道。

  “他说他的,我判我的。怎么样?”

  “没有道理!”

  “有道理。你知道龟兔赛跑吗?”正明道长忽然问道。

  “知道。”黄鹰不解的答道。

  “谁赢了?”

  “乌龟赢了。”

  “为什么?”

  “兔子骄傲,中间睡了懒觉,乌龟很努力,一直跑到了终点。”

  “胡扯八道。”正明道长大声说道。

  “故事就是这样的。”黄鹰说道。

  “对,对,对。就是故事的事。故事是人编的。对吧?编故事的人肯定是乌龟,要不然,就是乌龟的亲戚。所以乌龟赢了。对。就是这样的。”正明道长突然很高兴了。因为,他发现了别人不知道的事情。

  龟兔赛跑的故事,说乌龟赢的,肯定是乌龟。因为,谁都不想跟别人说自己输。乌龟也一样。

  能发现这种问题的人,肯定不是乌龟。

  黄鹰无语了。真是牛头不对马嘴,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他怎么可能扯到一起来了?

  “那又怎么样呢?”黄鹰说道。

  “那就是,你输了,他赢了。越王剑归胖子了。谁胖就是谁的了。姚伟东,姚伟东,快把你那把破剑送给胖子吧。”正明道长说道,超兴奋的样子。

  “快,把你们师叔弄到一边去。他的疯癫病又犯了。”姚伟东朝着旁边的几个伙计说道。

  “你胡扯呢!姚伟东。你二师哥正清都说我从来没有疯过。我因为太清醒了,所以师父说我有疯癫病。”

  几个伙计,连同几个镖师,也没有把正明道长弄走。

  “散场了,散场了。越王剑谁想要,谁就来找我。要多少有多少,包你满意。什么模样的都有,你想要哪种给你哪种。”正明道长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他的这么一搅和,姚伟东的一场武林大会泡汤了。

  越王剑到底有没有,事情到底怎么回事,还是一塌糊涂。

  姚伟东拿他的大师兄一点办法都没有。

  当年,乾元道长将武当掌门传给正清的时候,就说过,正明是大弟子,但是,经常犯疯癫病。

  武当派上上下下,都知道大师兄的毛病。一言不合,心情不好,就疯疯癫癫的。

  疯癫状态下,就喜欢教别人武功,道理,尤其是歪理。

  他的武功,别人不敢学,他的道理,别人一样的不敢信。

  但是,他的武功,可以说是武当第一。正清道长,姚伟东,以及其他师兄弟,没有一个能和他比肩的。

  比武场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人们只有散开了。回家的回家,去客栈的去客栈。

  姚伟东陪着其他四位裁判一起,回到了武昌镖局。

  正明道长一个人在大街上溜达。疯疯癫癫的,一边走,一边把自己的剑拿给别人看。告诉那人,这是把越王剑,值好多好多钱。

  “正明道长挺可怜的。”杨峥说道。

  “他没有当上武当掌门,急火攻心,才有这种病的。”天极道长说道。

  “不是这样的。他是因为失足从玉柱峰顶上掉下来,在山谷里面,生存了两年多。不知道是因福得祸,还是因祸得福。他在山谷里,寻到了一本武林秘籍,学会了失心剑——别人的称呼,他也将错就错,说自己练的就是失心剑。从此,武功大进,连乾元道长都不是对手。不过,也是因为这个,经常疯疯癫癫的。”弯刀柳岩说道。

  “真是可惜又可怜。”杨峥又说道。

  “我可怜?你可怜?大家都可怜。关中百姓更可怜。”他突然一把抓住了杨峥。“你跟我走吧!”

  杨峥功夫也很好。

  回旋漂移,凌云一步。

  理剑出手,神鬼皆愁。

  天山的轻功,剑法,都是一绝。

  天山老人,也是很好的师父。

  可是,杨峥被正明道长抓着,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从天山下来一年多,这是绝无仅有的事情。杨峥简直感到恐怖了。

  小乔刚反应过来,想要抓住杨峥的手。但是已经晚了。弯刀柳岩和天极道长,也是眼睁睁的看着,杨峥被正明道长拉着,很快的,消失在他们面前。

  ***

  玄真大师看着因越王剑引起的武林争斗,就这样消弭的一干二净,心里暗自高兴。

  他和正明道长从关中地区赶过来,就是为了阻止这件事发生的。

  只是,正明道长忽然又疯癫起来,是任何人都无法预料的。

  青城派掌门陈疯子陈元彬这次倒没有疯。因为正派武林对付魔教的时候,乾元道长救过他一回。江湖上,讲究的就是恩怨情仇。所以,姚伟东致信给他,请他坐镇,虽然远在千里之外,他也只能来坐坐。

  洛阳的王瑾涛,作为洛阳镖局的当家人,与姚伟东生意上的往来,一直都不少。这种事情,凑凑热闹,捧捧场,绝对不能推辞的。

  现在,因为同门师兄的无意搅和,姚伟东不管有什么想法,都也无济于事了。

  越王剑还在武昌镖局。姚伟东在江湖上搅起的风波,没有因为正明道长的搅和而停止。虽然比武场上,已经没有人再为此事纠结。但是,武昌城里,公开的,暗地里的争斗,真不知道还有多少呢。

  姚伟东的麻烦,不仅没有送出去,而且是越来越大了。

  江湖上更多的人,知道了越王剑和藏宝图的事情。离开武昌城的人,几乎没有。来到武昌城里的人,却越来越多了。他们自己没有争斗。

  人们都在打听,越王剑藏在哪里,有什么人在守着。

  藏宝图是不是和越王剑在一起。

  乔三是不是真的拿走了藏宝图。乔三去了哪里。

  越王剑是不是真的,有谁见过。

  姚伟东和武昌镖局的镖师们,也都很紧张。因为,所有人的终极目标,都是他们。

  越王剑,藏宝图,巨大的诱惑。来的这么多人,哪个不是贪心十足的?

  更可怕的,还不是他们的贪心,而是,他们之中,有很多武功绝高的高手。

  他们没有拿到越王剑,会在莫名其妙的时候,杀掉毫不知情的人。

  不管知情不知情,只要是武昌镖局的人,他们都会有危险。

  因为江湖人想当然的认为,所有武昌镖局的人,都知道越王剑在哪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