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理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万黄金(一)

理剑 槐花飘香 2171 2019.07.25 21:10

  杨峥和唐小青从越山西峰下来,回到客栈。

  “你们谈的怎么样?”唐士林问道。

  “很好。爷爷,你看越王剑。”唐小青说道。

  “那里来的?”

  “就是神偷乔三的。这一把才是乔三从姚伟东家里偷出来的。乔三送给了峥哥哥,我就要了过来。”唐小青得意的说道。

  “这么大了,还不知羞啊!哈哈哈,杨峥,你以后麻烦大了去了。”唐士林冲着杨峥说道。

  “不怕。只要她喜欢就行!”杨峥说道。

  “乔三愿意和我们合作,一起来揭穿越王剑事情的真面目。他还想跟我一起打倭寇呢!”杨峥继续说道。

  “好啊!我们的人越多越好。最好的是,我们能有个帮派或者组织。这样的话,我们的行动就不会盲目无序了。”唐士林说道。

  “我和陈子辉千里寻找魔教,意思就是这样的。只可惜了。他留下,我离开了。因为你们圣教的教主黄琪。他既然活着,魔教还是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这边怎么做,我再想办法。”杨峥说道。

  “唐施主为何不离开魔教呢?”玄真大师说道。

  “当年我们歃血为盟,效忠圣教,我不能背信弃义。”唐士林说道。

  “爷爷,你可以不参加了。因为你的年纪大了。教主不会勉强你吧!”唐小青说道。

  “那样的话,我两头都不能参与。”唐士林说道。

  “可以呀!你就像姚伟东一样,整天在幕后操纵。”唐小青说道。

  “不可胡说八道。姚伟东的事情,我们还没有定论。你乱说的话,会得罪很多人的。”唐士林说道。

  “好了,我知道了。”唐小青吐了一下舌头,做了个鬼脸。

  “我准备去长沙。两位有什么打算?”杨峥说道。

  “我们当然和你一起啦!”唐小青急忙的说道。

  “是啊,我们一起去。看看正明道长那里有什么发现。”玄真大师说道。

  ***

  长沙方家堡。

  “你哥哥有没有消息过来?”方建中问道。

  “没有。爹。”方晓明答道。

  “最近怎么样?,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吗?”

  “前一阵子,江湖上一直都在传言越王剑的事情。”方晓明说道。

  “有什么头绪吗?”

  “好像还没有。听说,在北边,襄阳,越山闹得沸沸扬扬的。”

  “黑龙会参与了吗?”方建中问道。

  “肯定参与其中。他们一直都是唯恐天下不乱。”

  “姚伟东呢?”

  “哥哥没有给消息,我们还不知道他有什么行动。”方晓明说道。

  “晓峰在德州,离武昌太远了。想办法,让姚伟东把他弄到身边来。这样,你哥才能起到作用。”方建中说道。

  “好的。我们尽力而为。”

  “长沙这几天出了一件大事。朝廷拨往泉州的十万两黄金,在岳麓山附近丢失了。”方晓明说道。

  “什么?朝廷的黄金,也有人敢动?”方建中感到不可思议。

  江湖上的人,恩怨是非,都是在江湖上,用江湖的方式解决。江湖人物,一般不会和朝廷,官方有关系的。朝廷的军饷,十万黄金,竟然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有头绪没有?”方建中问道。

  “现在还没有。黑龙会的人会不会做,还不敢确定。他们应该也不会明目张胆的和朝廷作对的。”

  “那就是附近的强盗了。”

  “手段高明,一般的强盗做不到。无声无息的,十万黄金没有了,但是,护卫的军队,人员安好,没有伤害。”方晓明说道。

  “有多少军士?”

  “二百多吧。”

  “在哪里做的?”

  “岳麓山下的一个小村庄。现在,那里一个人都没有了。”方晓明说道。

  “军士怎么说的呢?”

  “进了那个小村庄,他们就开始瞌睡,很快就睡着了。等到他们醒来之后,什么都没有了。”

  “四川唐门的?看来可能是我们圣教做的。可是,谁做的呢?唐士林?他也和我一样,是个老头子了。不可能。他的后人?”方建中迷惑了。

  “其他还有什么情况?”方建中问道。

  “没有什么事了。”

  “我们继续等等吧。”方建中说道。

  ***

  岳麓山脚下。

  苏庄。

  一条由北向南的大道,从小小的村庄里通过。村庄坐落在岳麓山脚下。村庄西边,不到二里地,就是岳麓山。

  苏庄不是多么热闹,但也并不偏僻。

  但是,现在却安安静静的。好像是天南地北的不毛之地一样。

  村庄里没有一点声音。

  树梢被风吹动,树叶沙沙的声音,听的心里毛骨悚然的。

  黄昏时候,没有炊烟。

  没有人,没有鸡鸭,没有猪狗。出了起起落落的麻雀以外,一个活的东西都没有。

  死亡之地。

  正明道长心里想道。

  沿着那条路,正明道长走进了苏庄。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天。没有什么线索。

  路边的一个人家,家里没有人了。大门敞开着。正明道长走了进去。屋子里干干净净的,桌椅板凳,锅碗瓢盆,扫把笤帚,都和我们一样,摆放的齐齐整整的。

  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动过。

  正明道长又走进了两家,情况基本上都是这样的。

  好像村庄里的人,大家都约好了,三天前,一起离开这里。

  什么都没有带走。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去阎王殿报到。除此之外,不可能什么东西都不带。

  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呢。

  夜色渐渐暗下来了。岳麓山里,传来一阵阵的狼嚎。一个人待在这么个地方,正明道长也感到毛骨悚然的。

  他又溜达了一圈,还是没有什么发现。不管是活的还是死的,一个曾经来过这里的东西,他都没有找到。

  正明道长走进了一个人家里。他找到一些吃的东西,在厨房里面煮熟。然后,拿到屋里。他的运气真好,居然还发现了一坛酒。

  坐在桌子旁边,拍开酒坛的泥封,倒了一大碗酒。就着自己炒的菜,正明道长自斟自饮起来。

  夜越来越沉了,酒也喝了不少了。正明道长感觉已经好了。

  喝酒的人,感觉自己喝好了的时候,一般都是已经不再清醒了。

  正明道长此时,已经不知道谁是谁了。他起来了。摇摇晃晃的走到院子门口,来到大路上。

  长夜漫漫。

  渺无声息。

  正明道长在大路上走着。

  突然,

  “哎呀,妈呀!”一声惊呼。

  一个人影从正明道长面前一闪而过。

  声音是他发出来的。

  正明道长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本能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随后,立即清醒了不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