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理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再遇黑龙(一)

理剑 槐花飘香 2499 2019.06.22 14:36

  襄阳,连接川,鄂,豫,陕四省,华夏第一战略重地。

  三国时期,刘备三顾茅庐,诸葛亮一篇《隆中对》,提出占荆州,进四川,三分天下。从而刘备四川称帝,建立蜀国。

  荆楚地杰人灵,英雄辈出。

  杨峥和小乔,在德州没有截下姚伟东的夜明珠。十分遗憾,也无可奈何。在德州没有什么事情,想来襄阳会一个小乔的朋友。

  陈家庄,在襄阳东南鹿门镇。七月中旬,荷花开满池塘。傍晚的时候,荷花的清香沁人心脾。乡村的田野,水稻绿油油的一片。江南水乡,小桥流水,山清水秀,与德州简直就是两样天地。

  到陈家庄的时候,就是傍晚。

  “公子,有点不对劲。”

  “怎么了?”

  “这个时候,家家户户在做饭,应该是炊烟袅袅,饭香扑鼻。但是,你看。”

  “确实,而且太安静了。”

  “啊!”一声惨叫,突然响起。

  两个人寻着声音,快速赶去。

  “啊!”声音再次响起。

  声音从一个深宅大院里传出来。大门门头上面,有“陈宅”两个大字。

  “是陈子辉家。”小乔说道。

  两人绕过大门,从侧面墙上一跃上房。大院里的情形一目了然。二十多个黑衣人站在院里,陈家的人全在大厅里面。

  大厅门口,站着三个人。

  中间的是个老者,白须飘飘,约有六七十岁。左边的一个,五十上下,双目炯炯有神,瞪着对面的黑衣人。右边那个,二十左右,因为生气,激动,身体微微颤抖。

  两个黑衣人按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声音就是他发出来的。

  “陈老爷子,”站在黑衣人最前面的一个说道。“一个月的时间已过,你考虑的怎么样?”

  “肖堂主,井水不犯河水,我们不是一路人。”老者说道。

  “陈老爷子,魔教与我们没有太大的区别。魔教长老你都做了,进入黑龙会,更是如龙得水。有何不可?”

  “今昔非比,我已经是黄土埋到脖子了。还请肖堂主另请高明吧。”

  “没有商量余地了?”肖堂主说道。“老爷子,四十年前,魔教星散,你回到襄阳,安家落户。清福应该享够了吧。你可以无所谓,可是你儿子,孙子呢?”

  “各凭天命,生死无惧。姓肖的,你冲我来吧。”陈子辉说道。

  “你还不够格。凭你二十年前,在杨元盛那里干的事,我们现在就可以杀了你全家。”肖堂主说道。

  “想要魔教与你们同流合污,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老爷子说道。

  “怎么回事?”杨峥小声问道。

  “黑龙会想拉拢魔教,请老爷子出面,老爷子看来是不答应。”小乔答道。

  陈家老爷子陈奇,四十年前,是魔教十长老之一。使两把开山大斧,黑白两道,都闻风丧胆。

  当年,武当,少林,华山及其他武林正派围攻魔教,魔教措手不及,损失惨重。教主坠崖,生死不知,魔教四分五裂,各自为阵。到现在,仍然没有人能够聚拢起来。

  陈子辉二十多岁的时候,跟随杨元盛在东南抗倭。杨元盛被严嵩诬陷致死,小乔带着两岁多的杨峥,星夜上天山。杨元盛的部下,各自散去。陈子辉回到了襄阳生儿育女。

  现在,小儿子在黑龙会手里,成了他们要挟的筹码。老爷子进退两难。

  “杀!”

  肖堂主一声令下,黑衣人一刀砍向十岁的孩子。

  陈子辉挺斧上前,已经来不及了。刀起头落,小孩子气绝身亡。陈子辉两眼发红,双斧乱砍,毫无章法。

  老爷子纵步一跃,直奔肖堂主。黑衣人全部出动,冲向大厅。

  陈老爷子爷孙三人,抵不住黑龙会二十多人的冲击。混乱中,黑衣人冲人大厅,瞬间,哭喊声一片。对与家眷,这伙畜生就像虎入羊群一般。

  杨峥和小乔,即刻从房上跃下,对着黑衣人痛下杀手。

  杨峥的剑,清灵飘逸,快捷无比,黑衣人沾着不死即伤。小乔的剑,一样难以抵挡。两个人的加入,一会儿就干死了小半的黑衣人。

  “退!”姓肖的堂主叫道。

  黑衣人退到了院子里。

  陈家爷仨都挂了彩。老爷子伤势不轻,毕竟岁月不饶人。

  看着家眷死伤大半,老爷子欲哭无泪。陈子辉痛断肝肠,大儿子咬牙切齿。

  “兄弟!”拉着小乔的手,陈子辉泪如泉涌,说不出话来。小乔感觉得到,他全身都在颤抖。

  杨峥没有看他们。他实在受不了。如此的滥杀,疯狂的屠戮,畜生般的行径。针对他们,只有用剑说话了。

  他把剑对准了肖堂主。

  黑龙会襄阳分会的付堂主肖清河,使的是两把鸳鸯刀。师从四川青城派。出道三十年,最早做独行侠,后来,为了声色犬马,纸醉金迷,改做独行大盗。

  五十岁左右,被六扇门追拿,无奈进入黑龙会。他不思悔改,继续为非作歹,是个十恶不赦的家伙。

  杨峥的剑刺向肖清河面门,他左刀护面,右手刀平削杨峥腰肌。杨峥忽然不见了。肖清河一刀落空,急忙侧滑,反应神速。刚转身,却发现一把剑,剑尖还在面门上。好像剑尖就黏在鼻子上一样。

  他迅疾向上一纵,同时,五支袖箭射出。身体下落时,他后悔万分。因为,那把剑,从裆部直插肚腹。他亲眼看到的,却因力已绝,势已尽,自己撞上那把剑。

  肖清河死掉了。

  黑龙会的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立即从院子里退走了。

  老爷子身中两剑,一剑透过前胸。老爷子凭着一口气,支撑到现在,实在不易。

  “辉儿,佳儿,不能和魔教的朋友联系。黑龙会不仅仅是黑道,他们与倭寇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喘了口气,老爷子又说道,“佛堂里面,祖宗牌位下面,有一个小匣子,里面有魔教教主和三位长老的联系方法。当年我们十长老定下规矩,每个人只能与教主和另外三个人联系。这样,一旦有事,可以迅速集结。”

  “只是,四十年了,估计再也没有可能在一起了。魔教从来都是为钱,为权,为名,为势,但从来不与倭寇有关。”

  “此后的事,只能交给你们了。”

  “爷爷,爷爷。”陈佳和和一个女孩儿急忙叫着。那是他妹妹陈佳欣。

  “你们是?”老爷子看着小乔和杨峥。

  “他是杨指挥使大人的部下,内事随从,小乔。”陈子辉说道。

  “这位是杨大人的遗孤杨峥。”小乔说道。

  “爷爷,叔叔!”杨峥叫了一声。

  “苍天有眼,杨大人可以安息了。”

  “咳,咳”,老爷子又咳嗽了。血没有止住,还在流着。生命也如流血一样,渐渐地在离开他的身体。

  人的生命,很坚强,也很脆弱。当我们没有珍惜它的时候,它是坚韧不拔的,而当我们真正关心,留恋它的时候,却怎么也抓不住它。

  岂止人的生命如此。

  恋爱,友谊,青春,美人,鲜花,美景……所有美好的东西,哪一样又不是如此的呢?

  “爷爷,爷爷。”他们两个在叫着。老爷子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睁开。

  “爹……”陈子辉大声叫着。

  “老爷爷。”杨峥叫着,一边擦去脸上的泪水。

  陈佳和拿起两把斧子,向门口跑去,陈佳欣也提着一把剑,跟在哥哥后面。

  小乔一把抓住他们。

  “报仇雪恨,不在这一时半会。先和你爹一起,料理家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