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理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暗度陈仓(一)

理剑 槐花飘香 2239 2019.06.19 09:26

  聚仙楼门口的两个大灯笼,在暗夜里显得特别明亮。

  大厅里天极道人还在喝酒,桌子上又添了几个菜。他带来的四个徒弟也都坐了下来。五个人若无其事的样子,好像刚才的打斗根本不在这里一样。

  海沙帮的四个人仍然坐在那个角落里,在灯光摇曳中,黑乎乎一片,更显得诡异。只不过诡异中又多少有点沮丧,沮丧,更见得阴森恐怖。

  除了他们,再没有其他什么人了。连伙计都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这时候,大门口的灯光摇晃了几下,几个长长的影子投射到大厅里的桌面和地面上。随着灯光摇曳,鬼影重重,整个聚仙楼就像是阎王殿一样。

  海沙帮和长春观的人,看到门口的一个人,露出了惊异的样子。好像大白天见到了鬼,阎王殿里见到了王母娘娘一样。

  从门外走进来五个人。

  第一个就是刚刚使用诡计,瞬间一纵无影踪的姚伟东。

  这一个莫名其妙,后面两个更是云山雾罩,让人摸不着头脑。因为这两个人是刚才落败退走的黄河双煞——李涵州,李涵民兄弟两。

  再后面两个人。

  一个二十来岁,书生打扮,腰间斜挂着一把剑,只有二尺来长。

  一个四十开外,灰衣剑袖,提着一把三尺长剑,走在最后。

  看神情,前面三个人好像被控制住了。

  “坐吧!”最后的汉子说道。

  姚伟东和黄河双煞,很听话的坐了下来。书生也坐下了,汉子站在他身后。

  “小二,上酒上菜。”

  过了一会,伙计不知道从哪里出来了。

  “小的侍候爷。”

  “捡好酒好菜随便上。钱少不了你的。”灰衣男子说道。

  “好嘞!”

  伙计忙活起来,也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有。

  生意好像都是这样的。只要有钱赚,就算刀架在脖子上,脑袋还在,一样挣钱。

  招牌菜德州扒鸡,保店驴肉,很快上来了。糖醋里脊,九转大肠,熘肝尖,香炸黄金小酥肉……一会儿摆了一桌子。一坛竹叶青陈年老窖。碗筷酒碗一并摆齐。

  灰衣男子拍下泥封,挨个倒了四碗酒。

  “诸位,请!”书生端起碗,说道。

  “姚大当家的,我们多说就没有什么意思了。十颗夜明珠,我拿钱买,还不行吗?”

  “不在我这里。我说的是真的。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在汉阳府城外,令弟这样说,我已经放过他了。你也这样说。你看我是相信你,还是相信他。”

  “那就随你好了。”

  “我曾经对令弟说过,他若骗我,我会杀了他。对你也一样。只是我已经相信了他,拿不到东西,只有杀了你了。”

  “你杀了我,还是没有。”

  “李氏兄弟?”书生转向了黄河双煞。

  “杨公子,别听他瞎说。他只是想金蝉脱壳,李代桃僵。这里天极道长和沙舵主都可以作证。”李涵州说道。

  “好。现在人齐了。夜明珠到底在哪里,我们可以好好聊聊。”书生说道。

  “就是让李氏兄弟抢走了。”姚伟东说道。

  “没让你说话。天极道长,请!”

  “老道什么也没有看到。无话可说。”

  “沙……沙舵主,你呢?”

  “我凭什么回答你的问题。”沙问天说道,一边端起了酒杯。

  “也许不凭什么,只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告诉我,他们两个谁在说谎。”书生说道,而且微微的笑了笑。

  “你还是说出来吧。”李涵民劝道。“不然,你会后悔的。”

  “为什么?”

  “汉阳府城外,劫镖的就是这两位。知道了吧。”

  “他们两个?胡扯吧。汗毛还没褪掉,能有多大能耐。”

  “你不认识他。这么说还可以理解。”李涵民说道。“有一把剑,剑身上刻了一个理字,剑长二尺二寸。不知你是否听说过?”

  “回旋漂移,凌云一步,理剑出手,神鬼皆愁。”

  “还不算井底之蛙。明白了吧。”

  “杨公子,多有得罪,赔礼了。”沙问天甩手一杯酒,平平稳稳的向书生面前飞过来。

  书生又是微微一笑,点点头,只见杯子突然转向,又飞了回来。

  “沙舵主,客气了。你看,夜明珠在哪里呢?”

  “在姚大当家手里。”

  “小乔。”

  “是,公子。”灰衣汉子答道。

  小乔把剑对准了姚伟东。一点一点的向他胸前移动。

  剑抵住前胸,插了进去,血开始滴出来了。

  “慢!”

  剑停了下来。

  姚伟东说道:“夜明珠是到了德州,但又离开了。”

  “什么时候的事?”

  “一个时辰前。”

  “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我把同伴推向天极道人的时候。他们都注意着我,我也趁机做出逃跑的假象,把目标转移到我。”

  “现在,他应该已经在船上了。三天后就会到严阁老府上了。”姚伟东笑了。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沙问天和天极道长都懵了。确实,在那种情况下,只想着姚伟东趁机窜逃,谁会在意他的一个小跟班?

  “高,实在是高。”沙问天说道。“只是,你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让一个小跟班带走吗?”

  小乔搜了一下,确实没有。

  “如果他不是跟班呢?长沙方家堡,不知各位清楚不?”

  “方家堡?一剑霜寒十四州的方晓峰?”

  “就是他。应该没问题吧。”

  “公子?”小乔看着书生。

  “伙计,住店。”书生没有直接回答他,说道。“黄河双煞,可以走了。”

  小乔解了两个人的穴道,他们怨恨的走了。

  书生拿起酒杯,开始喝了。姚伟东看着他,一会儿,也拿起筷子,自顾自的吃喝起来。反正走不了,他也放开了。

  天极道长端着酒杯走过来,坐在姚伟东对面。

  “方晓峰?他还在长沙吧。”

  “刚才那个不是吗?”姚伟东反问道。

  “不是,绝对不是!”

  “我说就是。”

  “是吗?你看看那边,桌子底下那个,是谁。”

  桌子下面躺着的,就是姚伟东推向天极道长的那个人。现在,还静静的躺在那里。

  “小乔,去看看。”书生说道。

  “不用看了。”天极道长说道。“他身上什么都没有。一个跟班,关键时刻的替死鬼而已。”

  “死了?”

  “没有,你可以问他,结果肯定是一无所知。”

  “好,很好。”书生说道。

  “什么意思?”

  “就这么耗着。就很好。”

  “嗯?”

  “严嵩老贼拿不到夜明珠,就很好。”

  “你要夜明珠干什么?”

  “毁掉!”

  “不惜花钱买?也要毁掉?”

  “是的。我只要他们不能祸害人就行了。”

  “好。老道一定助你一臂之力。”天极道长说道。“这事还得从长计议,不能操之过急。”

  “好,喝酒,住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