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理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腊月初八(一)

理剑 槐花飘香 3215 2019.07.05 08:26

  腊月初八,是祭祀祖先和神灵的日子,是祈求丰收和吉祥的日子。

  在中原地区,腊八粥,又叫千家饭。据传说,北宋末年,民族英雄岳飞,在河南八仙镇抗击金兵。正值寒冬腊月,数九寒天,士兵们没有吃的。周围的百姓,纷纷煮饭熬粥,送到前线,岳家军打了个大胜仗。这一天就是腊月初八。为了纪念岳飞,人们记住了这个日子。

  腊月的武昌,一样的寒风凛冽,北风萧萧。今年的腊八,武昌的人们,不仅仅在家做起了腊八粥,泡上了腊八蒜,煮上了腊八面。他们还说起了武昌镖局的比武。

  腊月的时候,天地里没有庄稼活,人们都闲着。闲人本来就爱找点闲事做。现在,有实在的热闹话题,热闹事,他们自然不会放过了。

  这一天,是个阴天。

  虽然是早晨,天仍然黑沉沉的。人们起来的都挺早。祭祀罢了祖先和神灵,祈求了来年的幸福和安康。早早的吃过了腊八粥,他们就来到了大街上。三五成群的奔向一个地方。武昌镖局所设的临时的比武场。

  “你说奇怪不奇怪?老张。老姚家总是弄些乱七八糟的事。”

  “什么乱七八糟啊!”

  “上一辈的人,姚老大,跑到武当山当道士。没几年,送回来一个孩子。给老二当儿子养。到最后,大家才知道,孩子是老大的亲骨肉。”

  “这也没有啥奇怪的啊!”老张说道。

  “这孩子就是姚总镖头姚伟东。两岁多,跑到武当派学艺。二十多岁吧,回家来,开起了镖局。现在,成了最大的镖局了。”

  “人家有本事。你眼气人家吧!”

  “是啊。以前,姚家老向他们家借吃借喝的。姚家现在发达了,却不大搭理他了。”旁边有人说道。

  “我才不眼气他呢。他不就是有一个好爹嘛。武当派掌门。够拉风的。江湖上,官场上,都给点面子。”那人继续说道。

  “听说,朝廷都很看重武当派的。”

  “那当然了。成祖爷一直敬着真武大帝呢!哪个皇帝敢不重视武当。”

  闲人的闲话说着的时候,他们就不知不觉的到了比武场。

  比武场在武昌东湖旁边的一个教场上。教场是朝廷军队的演武场和点兵场。一般情况下,只有武昌府尹或是指挥使,才能使用。

  现在,它却成了临时的江湖比武场。这就足够证明,刚才那个人所说的,都是事实。姚总镖头的武当关系,可以让武昌府尹给点面子。点兵场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用的。

  点兵场里已经是人头攒动,水泄不通了。

  佩剑的,带刀的。

  男的,女的,老的,小的,长袍马褂的,短衣箭袖的。

  卖瓜子花生的,卖水果糖梨的,卖生煎馒头的。

  看热闹的,凑热闹的。

  最最重要的,就是,自己觉得自己能耐不小的。

  他们是主角。他们来这里,不是凑热闹的,而是冲着越王剑,藏宝图来的。

  满满的希望,是不是会变成失望,谁也不知道。

  擂台就是教场原有的。

  裁判台上,有五张椅子。

  杨峥和小乔从后面看过去。五个人,居然有三个,他们认识。

  中间的一个,是擂台的举办方,姚伟东。

  只因为他要送出这把越王剑,他竟然轰轰烈烈的办一场江湖武林盛会。场面大的足足引起两京十三省震动。其影响,不亚于一个月前的关中地震。

  他还是一袭员外服装,他好像很喜欢这身衣服。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他都这样。从容不迫,雍容文雅,自信满满的样子。

  左边第一个,是少林寺的玄真大师,第二个,是武当派的正明道长。他们也从关中赶到这里来了。正明道长的到来,没有什么可费解的,只是,玄真大师,怎么也搅和进来了呢?

  右边两个,杨峥不认识。

  “最右边,是青城派掌门人,白胡子老头陈疯子陈元彬。挨着他的那个,是洛阳镖局的总镖头王瑾涛。”弯刀柳岩说道。

  “青城派掌门人怎么会来这里呢?”小乔也感到迷惑。

  “那是武当派掌门乾元道长的关系。虽然乾元道长驾鹤西去了,姚伟东如果相约,陈疯子还是会来的。”柳岩说道。

  “杨公子,你们好!”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传来。

  “天极道长,幸会幸会!”杨峥看到了一群道士走了过来。最前面的就是天极道人。

  在德州,天极道长和他的弟子们,帮助杨峥他们,对付黑龙会。虽然无果而终,但情分却是一样的。

  “姚伟东又在耍什么把戏?”

  天极道长说道。

  “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柳岩说道。

  “崆峒的弯刀柳岩。真是该死,没有看出来。”天极道长说道。

  “道长抬举我了。”

  “越王剑,真的有吗?”天极道长说道。

  “你知道乔三这个人吗?”柳岩问道。

  “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不过,听着好像是个假名字。哪里有人真的叫什么张三李四,王二麻子的。纯粹是个糊弄人的事吧。”天极道长摇摇头,说道。

  “神偷乔三,江湖上是有这个人的。轻功不错。溜门开锁,他认第二,江湖上找不出来第一。”黄河双煞肯定的语气,让天极道长无话可说了。

  “哈哈哈,老道见识浅了,黑道的英雄,老道不认识更好。”

  “我们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杨峥岔开了话题,他不想让两个人都尴尬。

  “现在,比武正式开始了。江湖上的任何功夫,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飞镖暗器。总之,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能赢就行。”

  “江湖上的事情,生死各安天命,与官府朝廷无关。历来如此。在这里,我也不多说什么了。”

  “最后的胜者,可以拿走这把越王剑。”姚伟东在最后,提高了声音。几乎整个比武场的人都能听得到。

  他很懂得人心。知道人们为什么到这里来。

  “那把剑,真的是越王剑吗?”

  “你能保证吗?”

  “如果拿到了,却是假的,怎么办?”

  “有没有藏宝图?”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剑都给别人了,你有什么好处?”

  “你是不是在骗人?”

  “他就是个骗子,想给武昌镖局捞名声。”

  姚伟东的话还没有说完,擂台底下就乱成了一锅粥。好像就因为今天是腊八,人们专门来给姚伟东送碗腊八粥一样。

  “越王剑,绝对是真的。台上的人,你们看到了吗?你们可以不相信我。但是。少林的玄真大师,武当的正明道长,青城的陈掌门,洛阳的王总镖头。你们总不会不相信吧!”姚伟东大声的说道。

  “别啰嗦了。我们是来夺宝的。不是来找你聊天的。”

  “管他真假,抢到手再说。”

  “不是你的,真假跟你有什么屁关系。”

  起哄的闹起来了。

  所有的热闹,都有捧场的。

  也就是“秦桧还有三朋友”。

  不然的话,再好的戏,也会冷场的。

  “好。我来也。”一个年纪不大的小伙子,从下面一跃而上,稳稳的落在擂台上。

  他在台子上晃了两圈,没有人再上去。

  “好。姚总镖头。越王剑拿来给我吧。”他冲着姚伟东伸出了手。

  姚伟东一时懵了。

  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啊!

  眼看着事情就要砸锅了。姚伟东左右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办。

  “慢着,留下越王剑给我吧!”擂台下有一个人,一步一步的从擂台边的楼梯上走过来。

  这个人实在太胖了。一身的肥肉,一走一颤的。胳膊腿都跟大象腿一样粗。腰,不像水桶,简直就是水井口。楼梯在他的脚下,“咯吱,咯吱”的响着。

  他终于走到了擂台上。擂台似乎也在摇晃了。

  “姚,姚,总镖头,给,给我,就,就对了。”他说话已经开始喘了。好像上擂台,是个很费劲的事情。

  “笑话。你这么笨,能拿得动吗?”少年人说道。

  “你不用管。我只要剑。拿动拿不动,是另外的事。”胖子说道。他似乎不再喘了。而且,对着少年人笑了。满脸的肥肉都在抖动。抖得没有了眼睛,没有了鼻子,只有嘴巴和嘴巴里面的两排雪白的牙齿。

  少年人没有说话,从背后抽出了一把刀。一把薄刀,薄的跟剑一样的刀。

  少年人刺向了胖子。

  胖子迎了上去,好像他的肥肉不怕刀剑一样。

  刀扎进了胖子的肚子。

  少年人笑了。

  真是个傻家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真是胖的可怜。

  少年人还在笑,可是,笑容僵住了。

  不但如此,而且,后脑勺和脸面互相转了个方向。脸朝着屁股,后脑勺瞅着了肚脐眼。

  笑容只有僵死了。因为,人,已经没有任何进的气和出的气了。他在笑声里,毫无痛苦的死掉了。

  那把薄如剑的刀,随着少年人倒地,也一起掉在了地上。

  胖子自然有胖子的好处。

  刀扎在肚子上,肚子上的肥肉,却闪到了两边的腰际。

  就在这一瞬间,胖子的双手,拧断了少年人的脖子。

  被人嘲笑的胖子,走路都累的大喘气的胖子,出手竟如此的迅速。

  人不可貌相。

  胖子转向了姚伟东。

  姚伟东还没有搭话,台下突然窜上来了两个人。

  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肩上。僵死的面容,看不出年纪。两双空手,什么武器都没有。全身宝蓝色的衣裳,上衣,裤子,鞋子,甚至袜子,都是宝蓝色的。

  “你也要越王剑?”姚伟东冲着他们俩说道。

  两个僵死脸面人没有说话。只是向姚伟东挥了挥手。

  姚伟东走到一边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