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理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王府山庄(一)

理剑 槐花飘香 2261 2019.08.03 16:18

  “王府山庄?你去了那里?”方晓明惊奇的说道。

  “怎么啦。有什么好奇怪的?”杨峥也感到奇怪。

  “你听说过南北双盗吗?”

  “没有。”

  “很多年以前,在江湖上有两个独行大盗。一个是北方的郭秀,一个是南方的吕尘。他们的武功都很好。不过从来不参与江湖纷争。在江湖上的黄白之物,他们一但盯上了,就会想方设法的弄到手。而且他们失误的很少。”方建中说道。

  “郭秀好像已经死了。在德州的时候,听别人说过。他有两个徒弟,叫什么漠北双熊的。应该已经是黑龙会的走狗了。”杨峥想起来了。

  “吕尘就住在王府山庄。”方建中说道。

  “王府山庄是他的吗?”

  “是他退出江湖以后,亲手监督建造的。里面的花花草草,假山流水,亭台楼阁,水榭花都,都是他自己设计的。”方建中说道。

  “他姓吕,为什么山庄叫王府山庄?”唐小青也觉得奇怪。

  “这事说来话长了。他是一个独行大盗,本来无牵无挂的。他偷盗抢劫,但从不杀人放火。不得已的时候,他也只是把人打晕而已。”方建中说道。

  “有一年,他受伤了,伤口发炎,引起高烧,人就有些糊里糊涂的了。半夜三更的,他摸到了苏庄。倒在了一家门口。这一家老两口,带着一个女儿。吕尘在他们家里养伤一个多月。农村人家,没有那么多避讳。衣食三餐,没有把他当成外人。日久生情,两个年轻人好上了。”

  “但是,吕尘是个江湖人,年纪轻轻的,不可能一辈子守在苏庄。他离开了,继续在江湖上游荡。苦的是那个女孩,吕尘走了以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不久,她生下了一个双胞胎。”

  “十多年之后,吕尘回来了。他可能是厌倦了江湖生活。也可能只是想过来看看。但是他再也不会见到那个女孩了。因为相思之苦,因为生活之累,加上大旱之年,多重压力,她和她母亲都去世了。他看到的,只有一个爷爷,两个孙子,那是他自己的儿子。他们三个,是靠着苏庄的人接济,才等得到他回来。”

  “吕尘感恩,送给苏庄的人不少金银财宝。他曾经答应那个女孩,让她住进王府大院。现在他回来了,而她却不在人世了。”

  “吕尘一手养育两个孩子。又一个十年过去了,老大进京赶考,做了朝廷的御史。老二在衡山玄道观参禅悟道。剩下吕尘一个人,他就在苏庄西边的山边上,建了一个庄院。为了他的女人,所以他把庄院取名为王府山庄。”方建中说道。

  “他倒还真是一个有情有义,知恩图报的人啊!我要是能遇到这样的人就好了。”唐小青说道。

  “我看他的样子,好像有五十多岁了。你喜欢吗?”杨峥打趣的说道。

  “你想死啊?”唐小青笑着骂道。

  “姚伟东为什么要找上他呢?他金盆洗手,退出江湖好多年了。”方建中说道。

  “因为十万黄金的事情,发生在苏庄。苏庄的人畜,是他的人埋的,包括郭大鹏的人,也是。”杨峥说道。

  “郭大鹏的伤,一定是鬼影双怪干的。”方建中说道。

  “没有错。姚伟东想要吕尘保守秘密。”杨峥说道。

  “他答应了吗?”

  “没有。因为我没有给他机会。我告诉他们,那已经不是秘密了。他们的事情,我知道了。”杨峥笑了。

  “他们没有看到你吗?”方晓明问道。

  “他跑的跟兔子一样,谁能追的上啊。”唐小青笑着说道。

  “那叫比兔子还快。话都不会说,还爱插嘴。”杨峥说道。

  “我得找机会见到姚伟东。”过了一会儿,杨峥又说道。

  “你刚才别跑啊!那样的话,你不就见到他了吗?”唐小青说道。

  “不一样的事情。他追上了我,是要杀人灭口的。怕我知道他的秘密。我去找他,他还是武昌镖局的姚总镖头,堂堂正正的武林大家。你懂吗?小妹妹。”杨峥说道。

  “我不懂,只不过,就怕有的人口是心非。说是去找黄金,探人家口风,其实是去打听人家的小妹妹,在武昌镖局过得怎么样。”唐小青撇着嘴说道。

  “好了。别取笑他了。说正事要紧。”唐士林说道。

  “爷爷!”唐小青撅起了嘴。

  “当,当当,”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谁啊?”方晓明应道。

  “方前辈还好吗?我是姚伟东。”

  “说曹操曹操到。真是怪了。”唐小青说道。

  “我们避一下,不能让他看到我们在一起。”杨峥说道。

  “你不是要找他吗?”唐小青借机嘲讽了他一下。

  杨峥,唐士林和唐小青进到里面去了。书房里面,只有方建中爷儿两个。方晓明收拾了一下茶碗,抹干净了桌子,再看了一看,没有什么破绽了。

  方晓明打开了门,迎进了姚伟东。

  “方前辈,您好!”姚伟东鞠了一个躬,说道。

  “好,好。姚贤侄,劳你挂念了。”咳嗽两声,方建中说道:“晓峰在你那里,还好吧?”

  “都很好。”

  “生意兴隆,就好!年轻人,应该多打拼打拼。不能像我这个老头子一样,什么事也做不了。”方建中说道。

  “前辈说笑了。江湖上的事情,晚辈还是得来请教前辈的。”姚伟东说道。

  “江湖趣闻趣事,老朽还是知道的。”方建中开始打岔了。

  “苏庄的事情,前辈应该知道吧?”姚伟东直接切入主题。

  “噢,知道知道。吕尘那个老家伙,前几天还来看过我呢!”方建中说道。

  “我是说苏庄发生的事情。朝廷的十万黄金,在苏庄,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了。”姚伟东不管方建中怎样说,他只管紧紧咬着主题不放。

  “黄金,还十万呢!吕尘怎么没有告诉我一声。他藏起来了吗?不会的。他儿子在朝廷上当着大官呢。何况,老家伙早就金盆洗手,不干了啊!”方建中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不是他干的。”姚伟东说道。

  “是你干的。”

  方建中说道。

  “也不是我干的。因为不知道谁干的,所以我来请教一下前辈。”姚伟东说道。

  “你是官差,还是锦衣卫?”方建中说道。方晓明摇了一下头,方建中立即明白了,他不该这样问的。

  “朝廷的事情,我们老百姓最好不要问。”他的声音轻缓了。

  “随便聊聊,方前辈不要介意啊!我来长沙,有点事情,办完了。顺便来看看前辈,回去以后,也好给晓峰报个平安什么的。”姚伟东也转换了话题。他知道方建中这里,找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