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理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酒肉穿肠过

理剑 槐花飘香 2321 2019.07.11 12:23

  “没有杀掉唐勇?”教主黄琪问道。

  “我们没能做到一击制敌。黑龙会的人及时赶到,罗俊他们就没有机会了。只好退回来。我们还得保存实力。”秦玉说道。

  “不知道罗家英那里怎么样了?”

  “他去四川唐门了?”

  “希望能有一个好消息。”

  ***

  在山谷里面,每隔一段时间,正明道长总会出去,弄些吃的,用的东西回来。知道了出口,他现在比十几年前要好的多了。

  不仅仅只有吃的,居然还有酒。杨峥感到很奇怪。

  “你拿酒回来干嘛?”

  “喝啊!”正明道长说道。

  “练武之人必须得有酒。各种酒都能活血化瘀。虽然每一种酒又各有千秋。”

  “酒都是辣辣的东西,有什么区别吗?”杨峥表示惊奇。

  正明道长也惊奇。

  “你没有喝过酒吗?”

  “很小的时候,尝过。以后没有喝过。”

  “你师父不让你喝?”

  “他是我外公。怕我太小,喝酒误事。”杨峥说道。

  “也是,天山老人是正人君子,给人的印象,不能是醉醺醺的醉鬼模样。只是,他远出塞外,不了解喝酒的好处。”

  “喝酒有什么好处?”

  “喝酒的好处多了去。”

  “高兴了喝酒,无酒不成席。伤心了喝酒,一醉解千愁。不光是这些,各种酒又各有特色。”

  “酒有什么不一样的?”

  “不一样。像杏花村,是汾酒,清香型,入口清香纯正,绵甜味长。竹叶青酒,也是基本的汾酒,加配十几种名贵药材,味道清醇甜美,能疏肝益脾,活血补血。绍兴女儿红,是花雕黄酒,酒色橙黄清亮,酒香馥郁芬芳,酒性柔和,酒味甘醇。”

  “你说的这么好,我真的好想喝一点了。”杨峥说道。

  “好!”正明道长拍开了酒坛上的泥封,给杨峥倒了一碗酒,自己也倒了一碗。

  绍兴女儿红,柔和甜美,没有想象中的那种辣辣的感觉。杨峥只感觉到了,口齿之间,清香甘甜。

  “好酒!”

  “所有的酒都很好。就看你会不会品。”

  “我听外公说,酒会麻醉自己的神经。”

  “是的。它不仅能够麻醉自己,也能够麻醉别人。正如我,我喝多了,有些人就因为我疯了。”正明道长说道。

  “行走江湖,如果像你现在这个样子,一定会处处碰壁的。因为你太直接了,也太简单了。”

  “那又怎么样呢?”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出家人都明白的道理。就是外表不管怎么样,只要心中有佛就行了。在江湖上,你只要初心不变,做事不妨洒脱一点。”

  “我以前是不是太古板了?”杨峥问道。

  “也许。我在天山,整天面对的都是这样的人。而且,我每天的事情,就是学文练武,长大了好报仇雪恨。”他继续说道。

  “仇恨,可以让你强大,但,不能让你幸福。我们活着不仅是为了了却前人的恩怨,更是为了自己和后人的幸福。”正明道长说道。

  “你好像不是学道之人,而是学儒的大师。”杨峥看着正明道长,说道。

  “所以,我是疯子,经常疯疯癫癫的。我的武功,没有人愿意学,我的剑法,没有人敢去练。”正明道长说道。

  “我也不敢练。而且它连贯不起来,没法练。”杨峥说道。

  “你的轻功还没有练成。这个小册子,我可是练了两年,才体会到它的好处的。”

  “两年时间,太长久了。”

  “你有凌云步,鬼神剑,速度很快,这种摇摆步,失心剑也是快捷无比的。你会很快熟练的。”正明道长说道。

  杨峥在玉柱峰下的山谷里面,跟随着正明道长学习剑法。

  山谷外面,江湖上为了越王剑,依旧风起云涌。

  “越王剑在越山。”

  江湖上传言,姚伟东的那把剑,是假的。真的,还在乔三手里。有人在越山,看到了乔三。

  “越王剑在凤凰山。”

  因为,也有人在凤凰山那边,看到了乔三。

  这些事情,没有影响的杨峥。正明道长,没有把它们说给杨峥听。他只要杨峥快点把剑法练好。

  越王剑,毕竟不是什么大事情。倭寇继续在东南沿海祸害百姓,才是最重要的。

  朝廷的打击,使得倭寇不敢明目张胆的为非作歹,胡作非为。但是,军队没有达到的地方,山川河谷,密林之中,随处都有可能有倭寇的踪迹。

  黑龙会与倭寇到底有没有关系,江湖上也没有真正有力的说法。

  除倭寇,消灭黑龙会,甚至消灭魔教,这些事情,都得有人来做。做的人,能力越强,责任越大,成功的几率就越大。

  杨峥能够成功。

  只是年轻不懂事,冲杀有余,智斗不足。需要加以磨炼。

  ***

  从关中到四川,需要越过秦岭。罗家英带着教主黄琪的麒麟剑,赶往四川唐门。

  全是山路,崎岖不平。几十里地荒无人烟。

  一个小酒馆,在山路拐弯的地方。小小的旗杆上,挑着一个小小的酒旗。

  如果不是在这个地方,谁也不能把这所房子当做酒馆,就算他在外面挂起一个酒旗,写上:三碗不过岗,也是毫无用处的。

  因为,他只有三间茅草房。墙壁歪歪倒倒的,顶子上的茅草,被风刮走了不少。剩下的,还黏在屋顶上,却已经不能够遮风挡雨了。

  阳光从茅草缝里漏下来,照在一张桌子上。桌子旁边,坐着三个人。有两个人身后,又各自站着一个人。三个人面前,有几样菜,一坛酒。

  已经进了四川,罗家英很是小心。干粮他们带的还有。只是有酒馆,进去喝两杯,应该不会有事的。还可以顺便准备一些水,留着路上喝。他们三个人走了进去。

  “来了。”

  招呼的竟然不是酒馆的老板和伙计。

  桌子边上坐着喝酒的三个人中的一个,端起酒杯,向罗家英打招呼道。

  “你是?”罗家英警惕性很强。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金剑罗家英,就好。”

  “师父,应该就是他。”

  “没错,就是我。你们不敢报上姓名吗?”

  “兄弟张文昌,久仰兄台大名。今日得见,实在高兴的不得了。”

  “黑龙会的。”

  “我师父是衡山派的。”唐勇说道。

  “你是唐勇?毒死自己亲爷爷的那个畜生?!”罗家英恨声恨气的说道。

  “不劳你费心,那是我们的家事。”唐勇有恃无恐的样子。

  “你们想干嘛?”

  “想见你们教主一面。”

  “不可能。有事和我说,一样的。”

  “你做不了主。”张文昌说道。

  “你也做不了主。”罗家英一样的说道。

  “看来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

  “好像是的。”

  “拔剑。”张文昌说道。

  罗家英拔出了剑。

  傍晚的太阳,已经落到山下了。余晖虽然洒了下来,山谷里,树林里,还是渐渐的暗了下来。

  “来的都是客。坐下来喝一杯吧!”

  一个人从外面进来,一边走一边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