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星耀的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6.语文课老师

星耀的人生 念星辉 2051 2022.05.14 15:38

  刘星耀在木屋撒完桑叶后,回到自己房间里,手上抓了把新鲜叶子去喂另外的两条野蚕。

  打开铁盒子,发现它们正在叶子上啃得不亦乐乎,状态好得很。

  此时清水已经烧开,刘星耀洗净一只玻璃杯,倒上开水,再拿出一罐绿茶撒下几片茶叶,叶子在水中缓缓舒展。

  茶特有的清香便很快扩散开来。

  刘星耀总觉着茶有种魔力,初尝是苦的,回味是甜的。

  凑上去闻,芳香便铺满了鼻间,使人整个身心都平静下来。仿佛梦回田园,亲近自然。

  他搬个凳子坐在门口,明媚的阳光洒在身上感觉暖洋洋的。他一只手品着茶,一只手捧着书,津津有味地看起来。

  ——

  塔承乡浩凌生态园,一处新建的气派洋式别墅坐落其中。

  璀璨的水晶吊灯下,朱雯馨同叔叔、婶婶三人一同坐在餐桌上就餐。

  叔叔朱浩天腰杆笔直,专注吃着饭。

  婶婶唐烨显得气质端庄,面容素雅。她笑着问:“雯馨啊,第一天在这边学校过得怎么样呀?”

  朱雯馨用筷子夹了块带鱼放在碗里,眯笑着回答:“还不错呀,同学们都挺友好的。”

  一旁的朱浩天问:“学校老师教的如何,学得过来吗?”

  朱雯馨实话实说:“上午就教了物理课。嗯……我确实有些听不懂。老师布置的题目想不出来。”

  看到叔叔眉头皱了皱,她赶紧解释:“不过那道题目我们全班就只有一个很厉害的男生写出来了。”

  朱浩天说:“人外有人。虽然这里学习条件没以前好,但你还是要上课好好听,多虚心向好同学请教。”

  “嗯,我知道了。”她把带鱼放入嘴里细细品尝,对婶婶说:“嗯~婶婶你做的带鱼越来越好吃了!”

  唐桦听后微笑起来:“喜欢吃就多吃点。”

  ——

  看书半个小时后,刘星耀起身向后院西边的另一栋木屋走去。

  后院被水泥墙围住了,风越过围墙,吹在桑树叶梢上,发出“沙沙”一片响。

  刘星耀打开锁推门而入,便看到一束阳光透过屋顶的玻璃窗照了进来,形成了一道明亮的光柱,密密麻麻的尘埃在光柱内飞舞闪烁。

  室内杂乱摆放着许多基础实验器材:烧杯、量筒、试管等。

  地上还随处摆放着各种稀奇古怪的机械设备。

  这都是刘星耀自己瞎捯饬出来的。例如放在墙角生灰的“打字器”:一根长竹条一端固定者可卸载钢针,另一端固定着一块正方体木头作为底座。

  这是小学五年级时。他为自己养的一只小猫做专属餐盘,这工具就是用来在白瓷盘上打点,雕刻“猫”字的。

  室内空气中弥漫着各种化学品混杂的奇怪气味,不能说多难闻但也绝对算不上好闻。

  但久居鲍鱼之室不闻其臭,刘星耀渐渐倒也习惯了。

  刘星耀从桌子上抽出几本高年级的物理化学书,准备带去学校有空多看看。

  不多久,耳边隐约传来门口刘得文和刘凯洋两人的呼唤声。

  刘星耀便赶紧收拾好书包,随他们一同出发了。

  下午一二节是语文课。

  上课铃响起,过了十多分钟老师都还没来。

  班上同学躁动起来,一个个新的旧的朋友交头接耳、聊天打闹。

  直到一个中年肥胖妇女走进了教室。

  她扶了扶自己脖子上挂着的一个巨大宝石项链,皮笑肉不笑地对同学们说:“抱歉啊同学们,我刚才有个事耽搁了一下。”

  台下的万春予低着头对身边的胡郡透露:“什么有事?分明就是聊天。我来的时候,在停车场看到她和另外一个中年男老师在办公楼二楼有说有笑的。”

  胡郡呵呵一笑,不做评价。

  台上的陈栖霞也不多做解释,也不自我介绍,拿起辅导书就直接开始‘念课’了。

  没错就是‘念课’。

  这位语文老师的讲课方式就是坐在讲台上,端起辅导书按上面内容一字不漏地念给大家听,就算是上课了。

  台下有买了相同辅导书的同学拿出书来一一对照,发现这个老师真是兢兢业业,读得一字不漏,非常客观。

  但上课效果真就是味同嚼蜡了,把原本喜欢上语文课的精神小伙刘星耀都给整得昏昏欲睡。

  他观察中还找到了商机,“这要是把课录音发到网上去作为催眠曲,应该会受不少网友欢迎!”

  这语文课上出了佛学的味道,就像在听念经,感觉万物皆空了。

  刘星耀忍不住吐槽:“得文啊,我觉得你以后混不下去可以当个初中语文老师啊!”

  刘得文把目光从小人书上移过来,笑着说:“嘿嘿,我这当老师不是误人子弟嘛。”

  哟,难得他有自知之明!

  刘星耀拍了拍他肩膀,安慰道:“没事没事,今天我也才发现语文老师这么好当,只要认识字就行。误人子弟?你照着书上念就保证思想正确嘛!”

  得文明白过来,瞄了一眼台上忘我诵读的老师:“哈哈,也对!”

  他认真听了几秒钟,便很快了无兴趣,继续看自己的小说了。

  一旁的刘凯洋也实在受不了她这神奇的讲课方式,下了个精辟地断论:“真是讲他妈了!”

  这时,台上的语文老师陈栖霞皱了皱眉头说:“那边靠窗的最后一排同学!上课的时候请不要说话,以免影响其他同学学习。”

  全班同学齐刷刷向刘星耀三人这边看来,整的最后说话的刘凯洋低下头,面红耳赤。

  这陈栖霞似乎新官上任的三把火还没烧完,一点台阶都不给他们:

  “上课请抬起头,还有中间的同学请摊开书本,靠窗的同学请不要看着窗外!天上没有字!”

  全班同学听后都想笑,可念及上节课刘星耀还回教了他们做题,便不太好意思,都哼哧哼哧尽力憋住笑。

  旁边的刘得文直接爆粗口:“这傻逼老师,老子看小说关她什么屁事,就特么逼事多。”但他不敢大声,范围仅限他们三人之间。

  刘星耀脸上也有些挂不住,顿时有点火了。

  他望着台上趾高气昂的老师,心里突然有了个主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