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不良少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谁的赔罪

不良少夫 圆不破 3186 2009.05.15 18:28

    赫连容的眉稍轻挑了下,站在门口并未进去,碧桃笑道:“少奶奶,是不是很惊喜?”

  “你惊喜吗?”赫连容扭着看着她。

  碧桃脸上的笑意被赫连容的面无表情一点点压下,她略带紧张地吞了下口水,“少奶奶……”

  “谁弄的?”赫连容转身回到院子里,看起来并不打算进屋。

  “是、是……”碧桃的眼睛不住地朝旁边厢房的门上扫,赫连容跟着看过去,那门便轻响了一声,跟着被人从内拉开。

  赫连容耐着性子等他出来,待看清了那人,就算她再冷静也闪了一下,“……少阳?”

  “二嫂。”未少阳脸上带着些许尴尬,回头瞟了一眼赫连容的卧室,虽强加掩饰,却也是极不自在,“嗯……我还以为……”

  碧桃看看未少阳的神色,踌躇了一下小声道:“是婢子……三少爷只想把镜子拿给少奶奶,摆到屋里的主意是婢子出的,婢子以为少奶奶会喜欢……”

  赫连容瞥了她一眼,摆摆手让她们下去,转身对未少阳道:“为什么这么做?”

  “这是……我……”未少阳已经有点不知该怎么应对了,碧桃明明说女人看到这种情况的第一反应肯定都是“哇……”,没说还有这种反应。

  他你你我我地吱唔半天,赫连容也不催他,就等着,最后未少阳垮下肩头,带些沮丧地道:“原本我想说这些镜子是二哥托我送过来赔罪的,现在看来不用说了。”

  赫连容的神情有些古怪,脸上似笑非笑地,她一直以为未少阳是个挺沉稳的人……

  “我这就去……收起来……”未少阳不再看赫连容,回身进了屋,赫连容也跟着进了屋,看他这一下那一下地收着镜子,抱了满怀又不知道往哪放,终于失笑出声,“行了,一会让碧柳她们收吧。”

  未少阳便又局促起来,“我是想……”

  坏了,脑子变笨了……这是未少阳现在唯一能想到的。

  赫连容笑着摆摆手,“不用说了,我明白。不过有些事是讲缘份的,没有缘份强求也没用,所以以后不用因为担心我和你二哥而做这些事。”

  “其实这只是一个原因,二哥毕竟弄坏了你的镜子,不过我不知道那是一面什么样的镜子,所以只好……”未少阳指了指屋里,轻轻地笑笑。他已恢复了些镇定,只是拇食二指还会时不时地捻在一起,有时紧张他就会这么做。

  “还是谢谢你。”赫连容连看了几面镜子,无一例外地精巧细致,哪件都是精品,“不过……”她笑着叹了一声,“因为那镜子是我生母的遗物,所以哪面镜子都不能代替那一面。”

  未少阳错愕半晌,瞄着屋里明晃晃的镜子,突然觉得有点讽刺,“对不起。”这是他现在最想说的话。

  赫连容朝他笑笑,其实提起那面镜子她还是会心疼,又有一种遗憾。其实在西越的时候她应该对她老爹再好一点的,而不是整天想着去找什么回到未来之法,把眼前的人和事物都看做是注定不会停留的过眼云烟。

  所以赫连容不想修复那面镜子,留着那些划痕,给自己当做惩戒,如果她将来还有机会见到她老爹,就当面承认错误吧,然后再和他一起把镜子修复成原来的样子。

  “咱们出去说话。”知道了镜子的来历,摆得到处都是的反光体让未少阳有些郁闷。

  赫连容便跟着他出来,静静地看着他背景等待他的下文。

  其实未少阳没事了,他只是急于打破屋内的尴尬,正想说几句“天气真好”的话混过去,突然还真让他想到一件可说的事。

  “过几天是嫣表妹的生辰,她一早就提议说出去放纸鸢,二嫂也和我们一起去吧?”

  赫连容一愣,“嫣表妹?”她脑中现出一张温婉乖巧的面容,虽然每天都能在晚饭时碰面,却极少说话,见了面顶多也就是点头一笑。“她约你去?”

  未少阳点点头,赫连容又问:“只约了你一个?”

  未少阳笑道:“二嫂别担心这个,嫣表妹不会介意的,出去玩人多才热闹。”

  赫连容瞄着未少阳真诚的面孔半晌失笑,看来这个精英三少有些方面也是不太精英的,比如说和女人交往。对自己如此,对严嫣只怕更是如此。

  “你们去吧,我不太喜欢放纸鸢。”

  “出去走走也好。”未少阳好容易想到这件事,怎么能轻易放弃,“我还打算叫四妹和四弟一起去。”

  赫连容无语望天,看着头顶白白大大的月亮,悠悠长长地叹了一声。

  “二嫂怎么了?”未少阳又有点紧张,“不开心的事别去想了。”

  赫连容“嗯”了一声,还是拒绝,“还是你们去玩吧,我这几天打算跟娘去学绣花……”

  “不然让娘也跟着出去走走。”

  赫连容眨了半天眼睛,“啊?”

  未少阳笑笑,“二嫂还是担心嫣表妹吧?不如我让她来请你?”

  “喂……”赫连容忍住想白他一眼的冲动,这小伙儿看起来挺正常的啊,怎么独缺这根筋?

  未少阳扭过头,无辜地问:“怎么?”

  赫连容无语地摆摆手,“你先别和她说,我……看情况吧。”

  “好。”未少阳说完了事情也松了口气,叫过碧桃碧柳吩嘱她们把屋里的镜子收了,直看着屋子恢复原状,才将装满镜子的箱子扣上,对赫连容道:“这些镜子二嫂还是留着,虽代替不了你那一面,选几面可心的平时用也好。”

  这些镜子倒很是精美,赫连容也不客气,未少阳便请辞离去。

  送走了未少阳,候在一旁的碧桃酸着一张小脸跪下,“请少奶奶责罚。”

  “起来吧。”赫连容径自进屋,“以后没事别乱出主意。”

  碧桃连忙答应,站起来跟着赫连容进屋,张罗着给她梳洗铺床,很是卖力。

  第二天一早,听雨轩居然来了客人,这可真是稀罕事,赫连容嫁来这么多天,除了胡氏,没人来看过她。

  赫连容来到堂屋,便见三小姐未秋菊坐在那里,见赫连容进来也不起身,笑了笑,“二嫂早啊。”

  赫连容虽然也不太待见她,但伸手不打笑脸人,既不知她来的用意,便不好冷颜面对,便在她对面坐了,“三妹这么早过来有事?”

  “也没什么,就是来看看二嫂。”未秋菊的笑容里带着的可不只是“看看”而己,“二嫂生在西越,初来云夏,肯定不太习惯吧?”

  这话问得似乎有点废,赫连容笑笑,没有搭话,就这种待遇,是个人类都不会觉得习惯。

  “我也知道二嫂嫁进咱们家是受了点委屈的。”未秋菊端起桌上的茶碗,轻轻地用碗盖拔弄着水面上的茶叶,却没有喝的意思,半天笑道:“咱们家呀,就这样,欺软怕硬,开始我还真为二嫂担心,不过幸好,二嫂有自己的办法,大哥那事,轻飘飘的就得了奶奶的好感,也让大嫂欠了你的人情,以后自然不好过于为难。”

  赫连容摸不准未秋菊的意思,也不说话,拿起碧柳刚放下的茶碗,学未秋菊似的轻轻拨着,未秋菊等了半天也不见赫连容回话,有点沉不住气,放下茶碗时故意手重了些,赫连容这才抬起头,像才想起来似的,“三妹来有事?”

  “二嫂!”未秋菊直了直身子,“我也不绕弯子了,你说大哥这事要不是我先透露给你,想必你也不会找韩家少奶奶串通得这么顺利吧?”

  赫连容也放下手中茶碗,抬头直视她,“你的意思?”

  未秋菊抿了抿嘴,“其实若说能力,我们家子轩比起三哥来都不差半分,只是欠了点机运,二嫂你和韩家少奶奶走得这么近,能不能也给子轩在衙门谋个一官半职,就算是个县丞也好啊。”

  赫连容垂下眼帘,伸手又去拿那茶碗,未秋菊按捺不住地从对面坐到她旁边来,伸手按住那茶碗盖子,“二嫂,你帮帮我,我也帮帮你,要是我去和奶奶说这事你其实早就知情,你这好日子只怕也过不了几天。”

  赫连容反倒笑了,“大哥这事我是从你这知道得不假,但我也并未从中做什么手脚,那天在奶奶面前说不知情,只是想质问质问罢了。而我和韩家少奶奶的交情也仅限于我帮着她找了一次韩少爷,私交并不紧密。最重要的一点,大哥领的官职是皇上赐给我的嫁妆之一,知府大人无论如何也会发下差事的,只是官职大小有待商榷,话也好说一点,现在并无这种楔机……三妹你不会想让我再嫁一次,再换个官职回来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